第2627章 下马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27章 下马威

想到这些,陈六合忽然哑然失笑了起来,他发现,他跟周嘉豪这三个字,似乎犯冲! 在中原省的时候,他就杀了周家儿郎周嘉豪,现在,又是周嘉豪从中作梗…… “谁也没想到,他们竟敢有这么大的胆子。”王金彪脸色沉沉的说道:“这一次,的确是我大意了,让他们钻了空子!” 顿了顿,王金彪又道:“六哥,这一次时间,怕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周嘉豪跟谷阳的背后,一定有北方人的影子,所以才会给我造成很大的麻烦,甚至是危机。” 陈六合气定神闲的说道:“这是必然的事情,若是没有北边的人唆使他们,给他们充当靠山,他们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明目张胆的跟我为敌?” “即便那时候,我在江北的处境不妙,都以为我要一败涂地!可我只要还没死,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既然敢动,就肯定是有三两分底气的。” “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六哥在江北不但没败,还大获全胜,这么快就回来了!此刻,他们一定在担惊受怕,惶恐难安。”王金彪阴鸷的说道。 陈六合冷哼了一声,道:“说说看,现在的杭城,具体是什么情况!” 王金彪沉了沉脸色,道:“情况对我们不是太好!谷阳笼络的实力很庞大,足以能够跟我正面抗衡!而且,他似乎得到了某些外来力量的帮衬,实力强劲。” “这段时间,他对我连续展开了多次暗杀,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我虽然安然无恙,但我手底下的一些心腹高层,都出现了死伤。” 说到这里,王金彪咬了咬牙,再次开口:“另一边,慕家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在意见不合,跟周嘉豪翻脸之后,也受到了周嘉豪的压制,生意上每况日下。” “因为有北边的人在从中作梗煽风点火,周嘉豪在杭城,所得到的支持还是不小的!算得上是势头迅猛,给我们带来了很大冲击。”王金彪说道。 听到这话,陈六合挑了挑眉头,再次露出了一个冷笑,道:“周嘉豪的能力,还是毋庸置疑啊,本事是绝对有的!” 王金彪恶狠狠的说道:“有本事又能如何?现在六哥回来了,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周嘉豪再厉害,也翻腾不出来什么太大的浪花!那些还在观望的人,也知道该做出一个什么样的选择。” 陈六合看着车窗外,幽幽的叹了一声,显得有些落寞,道:“这个世上,总是少不了一些自作聪明非要去作死的人!有多少人,想上我这条船都上不来,周嘉豪倒好,已经立身在最中心的船舱内,却偏偏还不想踏实……” 就在几人说话期间,忽然,车队停下,前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交通意外! 王金彪很快收到消息,是头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出了车祸! 听到这个消息,陈六合并不慌张,他不动神色的打量了车窗外的地理位置,这是在城区之外的远郊,还没驶进真正的市区内。 公路两边,都是居民楼,楼房不高,十几层的样子。 看到这里,陈六合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意味深长的问道:“金彪,你这车,是防弹的吗?” 王金彪先是愣了一下,便很快回神,道:“六哥,是防弹的!六哥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把我们逼停,想在这里对我们下杀手?” 陈六合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等下不就知道了吗?” 他这句话还没落下呢,“砰”的一声闷响就传来,只见一枚狙击弹,击打在陈六合身旁的车窗玻璃上! 不过这是防弹玻璃,并没有被直接击碎! 而坐在车内的陈六合,更是镇定的令人发挥,这惊魂一幕出现,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上一下,脸上的表情更是毫无波动,只是淡淡的转过头,瞟了眼楼房上第七楼层的一个窗口。 如他所料的那般,这是精心设计的一次袭杀,狙击手,就在居民楼的第七层。 有狙击手袭击,王金彪大惊失色,通过低频通讯器,快速让人前来保护! 整个场面都乱了起来,王金彪的手下以最快的速度围了上来,把这辆车围得水泄不通,让狙击手根本就看不到车内的情况,更别说开枪狙击陈六合跟王金彪了。 车内,陈六合歪头看了眼同样无比镇定,不显得有丝毫惧怕的王金戈,他失笑道:“娘们,一段时间没见,胆子肥了很多啊,一点都不怕?” 王金戈横了陈六合一眼,道:“什么没有经历过?这有什么可怕的吗?” 陈六合有趣道:“也是,炸弹你都见过,子弹从眼皮子底下扫过的经历都不止一次了,这样的场面,对你来说还不是小儿科吗?” 听到陈六合的打趣,王金戈也懒得去搭理,但是手掌,却很自然的紧紧抓着陈六合的手掌! 她并没有告诉陈六合,她之所以一点都不害怕,不是因为她见多识广习以为常了,而是因为,她的身边,坐着一个神一样的男人,陈六合! 有这个小男人在她身边,别说是遇袭,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也用不着她去害怕啊! 因为,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一定会帮她挡风遮雨! 陈六合对如临大敌的王金彪说道:“好了,让人散去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六哥,还是在等等吧,谷阳现在是丧心病狂,一定迫切杀你,这次暗杀怕是不会这么简单。”王金彪凝重的说道。 陈六合气定神闲的摇摇头,说道:“别那么紧张!这里可是通往机场的在市郊公路,车流巨大,谷阳的胆子就算再大,也不敢在这里闹出太大的动静!” “那个狙击手,已经走了!况且留在这里跟这几只小虾米浪费时间没有太大的意义!”陈六合一锤定音的说道。 王金彪这才让人散开,如陈六合所料的那般,没有在发现危险事件,车队绕过事故现场,继续前行,一路平顺的驶进了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