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1章 代价!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21章 代价!

杜月妃率先打断了陈六合,说道:“先别着急回答,让我猜猜。” 红润姓感的嘴唇轻轻贴着瓷器茶杯,无比优雅动人的抿了口茶水,杜月妃才继续道:“能让你做出这么大让步,甚至不惜留下祸患的!一定能对你北上大局产生影响的好处!或者说,对你的北上之路,有着极大的帮助!” 陈六合笑了起来,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杜月妃继续。 杜月妃妖娆一笑,接着道:“而能满足这个要求,能让你动心的,很可能就是龙殿给予你的帮助!有李观棋在,龙殿不可能倒戈你!因为你跟李观棋两人,是不死不休的。” “那么,这样一来的话,龙殿唯一能开出的筹码,恐怕就是你跟唐望山之间那不为人知的关系了!” 说到这里,杜月妃顿了顿,目光睿智的审视着陈六合,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龙殿为了救下李观棋,应该是给了你让你能够在北方站稳脚跟的利益!” 听到这里,陈六合忍不住打了个响指,道:“杜月妃就是杜月妃,不愧是一只既聪明又令人害怕的竹叶青!基本上,你都猜对了。” “那现在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吗?”杜月妃笑得妩眉。 “很简单!我用李观棋的命,换取了我能入主龙殿的机会!”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 闻言,杜月妃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惊诧,她凝眉道:“入主龙殿的机会?” “没错!龙殿虽然是个整体,也无比庞大,但四大龙王,向来都是各自为营!不遇到关乎龙殿生死存亡的危机大事,很少联合在一起!”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之所以放了李观棋,是因为,放了他之后,我便能得到唐望山光明正大的支持!龙殿的其他龙王也只能对此默认,绝不会持有反对态度!” “换句话来说,就是,我随时可以成为龙殿的一员,只要我和唐望山都愿意的话,在他退位之后,我甚至能够接替他的位置,继任龙殿龙王。” 陈六合笑吟吟的看着杜月妃道:“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有机会入主龙殿?” 听到陈六合的话,杜月妃彻底惊住了,脸上难得的出现了诧异的神情! 她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真的没有想到,不是她想不到,而是这太过惊人,她不敢去想! 谁能想到,为了一个李观棋,龙殿高层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竟然会让陈六合这个敌人,深入到龙殿的内部,并且得到如此巨大的支持和资源? 好几秒钟后,杜月妃才强行让自己的心绪稍微平稳了一些,她吸了口气,道:“一个李观棋,能让龙殿这么重视吗?你相信他们给予的承诺?” “呵呵,你可千万别小看了李观棋!他在龙殿的地位,可能比外界想像的还重要!他或许,是被给予了厚望,龙殿的那些老不死,想倾力栽培他,有意要让他蹬位龙主,一统龙殿啊。” 陈六合冷笑的说道:“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在乎李观棋的小命,才会不惜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也要保全李观棋!” 杜月妃凝眉道:“的确,从这件事情就完全能看出李观棋的重要性了。” 陈六合淡淡说道:“至于害不害怕李不悔和唐望山会骗我?我想这完全不用担心,不是我相信李不悔,而是我相信唐望山!” “把你引入龙殿内部,这不亚于引狼入室啊!他们就不怕养虎为患?李观棋在你手中败过一次,谁敢保证不会再败?万一,到最后,你高歌猛进,力压李观棋,那龙殿,怕是真的有可能易帜了!”杜月妃分析有理的说道。 陈六合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道:“这就是那些老不死的聪明之处吧!在他们的心里,这应该也只能是一个缓兵之计!因为他们认为,我陈六合肯定活不长久,入京之后,不说十死无生,最起码也是九死一生!” “到时候,只要我一死,对龙殿来说,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陈六合笑着说道:“再说了,现在就算让唐望山一脉对我鼎力相助,那又如何呢?要知道,龙殿可是有四大龙王,我想翻起什么浪花,难度太大。” 陈六合失笑摇头道:“龙殿的那些老头儿,才是真正的老谋深算啊,如意算盘打的比任何人都要响!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就已经看透一切了。”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也很清楚,我不会把很多精力放到龙殿去,因为我的目标一直都在京城。”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嘴巴有点干,喝了口茶水。 听了陈六合的一席话,饶是杜月妃,也不禁愣神了片刻,内心的波澜是起伏不跌的。 这里面的事情,说起来简单,其实太过复杂了,这又是一盘看不见硝烟且刀光剑影的棋局啊,就算是她杜月妃,也要沉下心来好好捋个清楚。 半响后,杜月妃赞叹了一声:“他们是老狐狸没错,怎么我觉得,你比他们还要老谋深算?他们想到的事情,你也同样想到了,并且还这样胸有成足,你又是在作何打算?” 陈六合轻笑的说道:“这个世上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没有什么是绝对的!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走着走着,就会发现,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和预谋中的截然不同。” “龙殿敢抛出这根橄榄枝,我就敢接着,我还怕他们不成?我陈六合一直都是在跟人争斗,我还没怕过谁。”陈六合嗤笑的说道。 杜月妃怔怔的看着陈六合,忽然摇头失笑了一声,道:“你啊,真是深扎在很多人心中的一根刺,太过让人头疼了!我现在完全能够明白你那些对手为何对你如此忌惮!” “连我,都不得不说一声,你真的很恐怖。”杜月妃由衷的说道,能把事态在短时间内分析的如此透彻,这样的陈六合,难道还不足以让人惊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