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9章 关心则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59章 关心则乱

没过多久,秦若涵来了,来的很冲忙,满脸的焦急与慌张,或许是一路小跑,使得她的脸色红润,呼吸都变得急促。 当看到院子里的陈六合时,她二话不说的跑了过去,抓起陈六合个胳膊就左看右看:“你......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看着此情此景的秦若涵,陈六合有些哭笑不得,而沈清舞则是嘴角翘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较有兴趣的打量着。 “我能伤到哪里?完好无损的。”陈六合苦笑一声说道:“你也知道了?” “杭城的各大新闻都报道了,我怎么能不知道?你这个混蛋,太冲动了,就算要泡妞,也不用这么卖命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秦若涵奋力的拍打了陈六合两下,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看到新闻报道的时候,正在参加商会的酒会,没人知道她当时有多么担心,红润的脸色瞬间就煞白了,连招呼都没和别人打一个就迅速离开了酒店。 她第一时间赶到的是乔天商场,在那里没发现陈六合的影子,她才急冲冲的赶到这里,一路上的心急如焚快要让她无法承受,那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虽然报道上说炸弹并未爆炸,但她还是担心陈六合的安危,她从来没有这么担心过一个人,心中的刺痛快要令她窒息。 直到这一刻,看着陈六合完好无损,她那颗心才重重的放了下去。 “别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陈六合轻声说道,声音有些柔软,他能感觉到秦若涵内心的关心与着急,心里趟过一丝暖流。 “说的好听,知不知道多危险?我看着报道都为你捏了一把汗,万一那枚炸弹爆炸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你怎么能去那么拼命?你如果死了,我怎么......”心急之下,秦若涵差点说漏嘴,连忙改嘴道:“如果你死了,清舞怎么办?谁来照顾她?” “好了,都过去了,我怎么会死呢?我跟你干了这么久,可一次工资都没领过,怎么舍得去死呢?再说,咱不是还没情深日久吗?我可不想死不瞑目。”陈六合佯装轻松的说道,从赵如龙手中结果纸巾,递给秦若涵擦干泪水。 “你知道就好,丢了小命,还怎么跟我情深日久?你就日鬼去吧。”秦若涵下意识的说道,旋即才觉得话有不妥,梨花带雨的羞恼道:“呸,谁要让你日了,你去日你的王金戈吧。” 陈六合莞尔一笑的说道:“你不会真相信了这些黑心媒体的报道吧?哥们有多纯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不过是救了她一命而已,那些媒体就往我脸上抹黑,搞得我晚节不保,真是可恶。” “哼,有没有冤枉你我不知道,但王总肯定不可能看上你这种屌丝的,除了我会收留你,还有谁会要你啊?”秦若涵擦着泪水,破涕为笑。 “对对对,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秦大老板能够慧眼识珠了。”陈六合拍了个不大不小的马屁。 沈清舞轻笑的摇了摇头,轻声低喃:“不知不觉的沦陷,才最为可怕,又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 她对陈六合的魅力,从不怀疑,也不排斥陈六合身边会有女人,因为像陈六合这样的男人,最是容易让女人飞蛾扑火,这点连她都必须承认。 至于秦若涵对陈六合的感情,最终能不能开花结果,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面有故事......”站在一边的赵如龙鬼头鬼脑满脸暧昧的说了句。 陈六合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你懂个鸡-巴,赶紧滚一边玩鸡-鸡去。”赵如龙也不敢跟陈六合叫板,摸着屁股上的脚印嘟嘟囔囔的走到一边。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参加酒会吗?”陈六合转移话题问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谁还有心情聚会?都散了,大部分人都去了王总那边,本来也有一部分人要跟我来看你,但我知道你不喜欢跟他们打交道,把他们拦下了。”秦若涵说道。 没等陈六合跟秦若涵多说上几句话,苏小白又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一见面自然是关切的嘘寒问暖,旋即又暴躁不安,扬言要带着部队去扫荡,看看还有没有恐-怖分子的同党,抓到一定要扒皮抽筋。 不多久,赵江澜带着刘少林等五人也相续赶到,黄百万也头一遭的早退回来,连慕青烈都打来了问候电话,以那个小娘们的心性,自然少不了一阵冷嘲热讽的调侃。 陈六合摸了摸鼻子,看着眼前这帮人,似乎事件发酵程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已经彻底扩散了出去,不得不感叹,媒体的力量真强大。 留几人下来坐了一会,随意聊天,虽然都是围绕着爆炸案的话题,但陈六合也并没有对他们透露太多。 晚上十一点多钟,赵江澜等人才离开了,还留下的,只有苏小白一个。 “六哥,这件事情很棘手吧?”苏小白的思维异常敏锐,仅从新闻上只字片语的报道,他就能猜进事情的本质。 陈六合看着他:“你收到了什么消息?” “目前没有收到任何官方的指令。”苏小白皱眉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那就按部就班,什么也别管,这件事情也不是你们可以管的了的。” “草他吗的,这帮狗日的,真是胆大妄为,老子恨不得带人操了他们的老窝!”苏小白愤怒的锤了锤桌子,每个军人都拥有军人气节,神圣不能侵犯。 “事情没那么简单,京南军区已经做出的应对之策,会配合国安的人地毯式搜索,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陈六合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感觉真他娘的憋屈。”苏小白愤愤道。 陈六合笑而不语,他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接通,竟然是乔云起。 “陈六合,不得不说你最近打出了一手好牌,令人大吃一惊。”乔云起没有虚伪之言,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 鲜花鲜花,求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