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0章 难以抗拒的价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10章 难以抗拒的价码

“不可能!你不可能一无所知!”陈六合逼视着李观棋道:“只要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我甚至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我只要知道真凶是谁!” “我没欺骗你,我只知道,这件事情跟诸葛铭神有着不可切分的关系,至于其他的,我知道的并不清楚!” 李观棋对陈六合说道:“你应该清楚,我绝不可能伤害清舞,这件事情,龙殿没有丝毫参与……” “诸葛铭神?他何德何能,竟有如此本事。”陈六合眉头深皱的说道! 沈清舞的本事,陈六合心中是非常清楚的,凭借诸葛铭神,怕是还不能废掉沈清舞的双腿!更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废掉沈清舞的双腿! 甚至是废掉沈清舞双腿之后,来无影去无踪,连身份都没有透露出来! 神秘人,到底又是谁? 李观棋嘲讽的笑了起来,看着陈六合说道:“陈六合,你不要小看了诸葛铭神,他远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六合冷笑了起来:“不简单?还能不简单到哪里去?李观棋,你死到临头,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个谜团,或许你只有找到诸葛铭神,才能解开了!”李观棋说道。 陈六合深深的看了李观棋一眼,觉得他并不像是在说假话,陈六合的眉头挑了挑,道:“你放心,诸葛铭神我一定会去找的!只不过,我现在很好奇,连你李观棋都蒙在谷里的事情,得有多神秘?看来废了我小妹双腿的人,很不简单啊。” “陈六合,你不要得意的太早,纵然你很强大,强大到了惊人的地步,但京城,仍旧会是你的死地!不要以为艺高就可以人胆大!阎王普上,有你的名单!”李观棋狞声道。 “这些就不饶你费心了!今晚我先送你去死,接着,会有更多的人下去陪你的。”陈六合冷哼一声,抬起了手中沾满鲜血的乌月,就要了解李观棋的性命! 面对死亡,李观棋却是毫不畏惧,他道:“我知道我今晚难逃一死,既然是不死不休的博弈,自然会有人死去,但我真的没想到,第一个,会是我先行……” 看着乌月的锋刃缓缓接近,李观棋平缓道:“不过没关系,陈六合,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相信,不需要等太久,有你陪,我倒也不会太寂寞。” “愿望成真,那只存在于童话故事当中。”陈六合冷冽一笑,刀锋下沉! 就在李观棋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徒然,陈六合兜里的电话很突兀的响了起来,响的是这般的及时,让陈六合的杀机,都是狠狠一顿。 深蹙了一下眉头,陈六合还是先掏出手机,一看是唐望山的来电,他的眉头,都快要拧在了一起! 沉凝了几秒钟,陈六合看了李观棋一眼,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李观棋死了没有?”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却不是唐望山的,不过却给陈六合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他知道,这是李观棋的恩师与养父,李不悔的声音! “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了。”陈六合声音沉冷的说道。 “如果观棋还活着,放他一条生路。”李不悔声音沙哑的说道。 “凭什么?”陈六合冷哼一声。 “就当是给我一个颜面。”李不悔声音低沉的说道。 “颜面?李老头,你觉得你在我这里,有颜面可存吗?”陈六合嗤笑的说了起来。 能清晰的听到,电话中的李不悔深深吸了口气,才再次开口,道:“陈六合,今晚你已经赢了!军刺和雷惊风的身亡,已经给龙殿造成了巨大到不可估量的损失。” “观棋的命,就留着吧,放他一条生路,也当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李不悔凝声说道。 “你这是在用龙殿来威胁我吗?” 陈六合语气森寒的说道:“你们这算什么?李观棋要杀我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如此阵容,如此杀局,李观棋根本就没打算给我留下活路!现在你们眼看他要死了,就出面干预,当我陈六合这么不堪吗?” 李不悔的声音没有再次传出,电话中沉默了几秒钟,才有声音传来! 这次开口的,是唐望山,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六合,听我一句劝,李观棋你杀不得!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晚你得到的足够多了,没必要赶尽杀绝。” “我若不依呢?”陈六合凝声问道。 “那你面对的,将是整个龙殿的报复!你想得罪整个龙殿吗?只要你放了李观棋,今晚的事情,我们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军刺与雷惊风……那是命……”唐望山说道。 “欺人太甚了。”陈六合眯了眯眼睛,满眼怒火的说道。 “当然,也不是让你白白放人!收起你的杀心,你会得到更多。”唐望山说道。 “说说你们的价码。” 陈六合冷声道:“我很想知道,李观棋在龙殿的心中,值多少钱!” 唐望山在电话中轻轻的说了几个字,陈六合一听,脸上明显出现了变化与动容。 似乎唐望山给出的价码,十分诱人,让陈六合心中掀起了波澜! 足足沉凝了十几秒钟,陈六合压下心中涟漪,开口:“李观棋就有如此重要?舍得让你们下这般血本?” 唐望山说道:“不是李观棋有多重要,而是我欠着李不悔一个天大人情,这次,不得不出面求情!有得必有失的道理,我们也自然清楚!” “龙殿的另外两大龙王,会同意你们给我开出这样的筹码?”陈六合问道。 “龙殿,从来就不是谁的龙殿,龙殿一直是四足鼎立!”唐望山语气铿锵的说道。 “好,我可以放李观棋一条狗命!但我希望你们记住你们今晚所说的话!”陈六合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唐望山道。 “我还有一个条件,今晚过后,李观棋不得继续留在江北!”陈六合说道。

上一篇   第2609章 最后一棋

下一篇   第2611章 生死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