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9章 最后一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09章 最后一棋

你打得过我吗?打不过,就闭嘴! 陈六合被安培邪影这如此直白的话呛的不轻,登时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他眉角跳动的看着安培邪影,足足迟疑了将近半分钟,才吐出几个字:“好走不送!” 听到这四个字,饶是安培邪影,嘴角都翘起了一个难以察觉的轻微弧度! 他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去,宫本葬天最后恶狠狠的看了陈六合一眼,那眼神仍然充满了杀意和怨毒,仿佛再说,我们后会有期,我还会再回来的…… “你再不走,爷爷斩你成八块!”陈六合怒瞪一眼。 宫本葬天吓的心脏差点没蹦出来,抱着妖刀,赶忙一瘸一拐的跟着安培邪影离开,跟的很紧,寸步不离,生怕陈六合会冲上来恁死他一般! 宫本葬天就再一次的从陈六合的屠刀下,安然离开,这虽然让陈六合无比恼火与憋屈,但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 只能说,宫本跑跑这个名字,简直的名副其实,这个小子的命,太生硬了!有安培邪影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在,陈六合就算杀心再重,也无能为力! 当两人彻底消失的一瞬间,陈六合整个人就像是被瞬间抽空了精气神一般,身躯一歪,直接栽倒在了地下。 那一口死死提着的气,和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再也绷不住了,陈六合只感觉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来袭,让他快要失去了知觉和意识。 他身上的伤势,他此刻的状态,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糟糕! 可以说,这次,是他有史以来伤得最重时候的之一,直接危及到了他的性命,要不是那种他与生俱来的神秘力量一直在支撑着他,他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饶是陈六合已经感觉思绪模糊无法坚持,可他仍然用力的晃了晃脑袋,不让自己昏死过去,因为,他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 躺在地下,陈六合重重的呼出了几口气,看着亚特兰蒂斯新皇,他裂开嘴角,露出了一个凄凉苦涩而歉疚的笑容,道:“抱歉……让你的人出现了伤亡。” 波塞冬。六世。星海冷漠的摇头,道:“你不用说抱歉,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亚特兰蒂斯皇族成员,都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战士,他们死得其所,虽死犹荣,他们的英魂会投入海神的怀抱!”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缓了几口气后,他再次吃力的从地下怕了起来。 转过身,目光扫向了远方,李观棋,已经坐上了自己的轿车,已经启动,显然是要赶紧离开这里! 车子疾驰,眼看李观棋就要逃离! 亚特兰蒂斯新皇明白陈六合的心意,她对神氏轮回部队的一名成员使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快速的奔袭而出! 身躯一纵,高高跃起,随后重重的落在了汽车的引擎盖之上,把整个轿车的车盖,都踩踏陷了,发动机都被震碎,轿车也停了下来。 李观棋显然不愿就此善罢甘休,他探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陈六合! 看到这一幕,陈六合冷冽一笑,无惧无畏的走向了李观棋,步伐颤颠,一瘸一拐。 “陈六合,我一枪打死你!”李观棋厉声说道,他的眼中,有着难以抑制的震骇与惊恐,这些心绪,全都是陈六合带给他的。 他到现在都无法相信,今晚所发生的一切,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做梦都不可能想到,今晚的事情,最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六名至强者来狙杀陈六合,最终,死了四个,败逃两个。 这简直就宛如梦幻一般的太不真实!这已经不能算是奇迹了,这是完全让人无法接受的!但却真切的发生了…… “李观棋,你输了……”陈六合仿佛没看到李观棋手里的枪,他继续走向李观棋。 “我没输,我杀了你!”李观棋怒吼一声,眼中杀气暴涨,就当他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忽然,感觉手腕一疼,痛叫了一声,手枪跌落出车窗之外。 却是那名神氏轮回部队的成员出现在了车窗边,捏住了李观棋的手腕,把他生生拖拽出了车窗,摔在地下! 陈六合脸上的笑容绽放,他来到了李观棋的身前,一脚,踩在了李观棋的脸上。 虽然这一脚很无力,可所给李观棋带去的屈辱,却是难以想象的。 “你输了。”陈六合再次说道。 昂头看着陈六合,李观棋挣扎了几下无果,眼中的凶戾和怨毒渐渐散去,变成了死灰与颓然,他自嘲道:“我输的不甘心。” 他似乎也认命了,他知道,他不想承认也不行,他真的输了,今夜的决胜局,他一败涂地。 “不甘吗?没什么不甘的,这本来就是注定的事情!从我踏进江北大地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注定了失败,所有的一切,从来都没有超出过我的掌控。”陈六合说道。 “现在你赢了,你说什么都可以了!我真的不甘,今晚,只差那么一点点,你就必亡,若是帝释阳能够再有决心一些,或许就能改写一切……”李观棋愤恨道。 “或许吧,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陈六合冷冰冰的说道。 李观棋惨然一笑,道:“陈六合,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既然落在你手里,我也认了,要杀要剐,你随便吧,是个爷们,就给我个痛快。” 听到这话,陈六合轻笑的摇了摇头,道:“李观棋,你倒也算得上是一个有骨气的爷们,能直面死亡,我很欣赏你!” “你放心,今晚你一定会死,不过,在死之前,我希望我能搞明白一件事情。”陈六合凝视着李观棋说道。 他松开了脚掌,一屁股坐在了李观棋的身旁,盯着李观棋,慢悠悠的说道:“告诉我,是谁废了我小妹的双腿……” 闻言,李观棋淡淡的看了陈六合一眼,神情灰暗道:“陈六合,我知道你很想搞清楚这件事情,但是,非常抱歉,你问错人了,对此事,我并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