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8章 杀不得的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608章 杀不得的人

夜空下,激战在持续,并且无比的激烈,直接就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谁都拿出了看家本领,谁都不想葬身在这个地方,所以,他们必定全力以赴,必定拼死一搏! 劲风烈烈,气爆响彻,夜空中的星月,似乎都为这一战的惨烈而动容,正在飘忽闪烁。 惨叫声响起,鲜血在飞洒,似要染红长夜,让这块山脚下的土地,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饶是夜风袭来,阵阵吹佛,都无法把这血味给吹散…… 这一战,无疑是既混乱,又触目惊心的,一条条生命,在被无情收割着,死得不甘,死的惨烈,死得恐惧! 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逐渐的,空气中的乱流平息,萧杀声也逐渐停止…… 夜空下,只有阵阵冷风在飘摇,阵阵血腥在扑鼻! 有几道人影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有几具尸体惨不忍睹的躺在地面。 画面,血腥而可怕! 所有的一切都回归了往常的平静,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死气! 粗重的呼吸声,缓缓传出,半跪在地下的陈六合,已经是个十足的血人,他的伤势,已经重到了一种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 他身上的伤口,已经数不清了,有多少处致命,他也懒得算了,反正随处可见入骨的刀伤,血肉翻飞,鲜血汨汨…… 吃力的抬起了头颅,陈六合的双目都变得黯然无光,就像是生命走到尽头一般,有些涣散! 他的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具尸体。 其中,雷惊风、灰眉老人、唐玄远都在其中,他们死得都很惨,体无完肤,最终都是被陈六合亲手斩杀! 他们三人,即便是死,也都是瞪大着一双不肯瞑目的眼睛,眼睛中,都充斥着惊惧至极的神色,仿佛临死前,都在承受着无与伦比的惊骇……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被陈六合的恐怖战力值所惊,至他们死亡的,正是陈六合! 他们死也不可能想得通,他们的生命,最后竟会是被一个半死不活的人给终结的。 三人的尸体旁,还躺着两具尸体,是神氏轮回部队成员的,两方都有死伤,可想而知,这一战,惨烈到了何等地步! 大口大口的喘了几下,摇摇欲坠的陈六合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站起身,他身体都站不稳了,一直在晃着,就像是要随风摔倒。 这一幕,所给人带来的震惊是难以想像的,饶是亲眼目睹了一切的安培邪影,都不得不露出了惊骇的目光! 特别是看向此刻的陈六合时,只感觉有一股凉气在倒灌而入,他都难以镇定了! 他发誓,他从未见过,有一个人能像陈六合这般重伤,还能坚持不死的,更别说保持清醒,更别说还能停止腰杆站起来了。 这当真不是一个人可以拥有的顽强…… 并且,刚才那一战,陈六合的表现,也历历在目,给他心中留下了很大的冲击和印象! 那种状态下的陈六合,实在是太可怕,就像是一道燃不尽的火焰…… “今晚一战,你足以震惊世界!人皇,你的冰山,终于显现了出来。”安培邪影深深的看着陈六合,他对陈六合,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个认识,让他都感受到了威胁。 “……今晚……让你免费看了场好戏,你赚了……”陈六合嘴角抽搐,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是你的冰山一角,还是你彻底掀开了面纱?”安培邪影目光炯炯的凝视着陈六合,满含深意的问了一句。 陈六合再次咧嘴,并没有给予这句话任何回答,他反问道:“你……要杀我吗?这应该是你杀我的最好机会……” “我要杀你,早就出手了,尽管你生命力再顽强,在这种情况下,我也能轻而易举的把你斩杀。” 安培邪影轻声说道:“但,我不喜欢乘人之危,我要杀你的时候,会独自寻你!” “看来,我们之间,还是少不了那一战。”陈六合说道。 “这是宿命。”安培邪影冷声道。 陈六合惨然一笑,骂了句:“宿命?又是狗娘养的宿命!” 顿了顿,陈六合的目光转过,看向了安培邪影身旁不远处的宫本葬天! 这个混球还没死,只不过,此事的模样同样很凄惨,浑身是血,伤痕密布,那只握着妖刀的手掌,都被陈六合给折断了,胸口也被乌月划出了一道深彻见骨的刀痕。 此刻的宫本葬天,俨然只剩下半条小命,正在那奄奄一息,口中鲜血不断涌出! “安培邪影,你这次,又要插手我跟宫本葬天的恩怨吗?你又要救他吗?”陈六合斜睨安培邪影,刚才要不是安培邪影出手救下宫本葬天,这混球恐怕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在这种关键时刻,陈六合难得的称呼了安培邪影的全名,而不是死人妖、阴阳人之类的!看的出来,陈六合也很忌惮,不敢试图去激怒安培邪影! “这次,我要带他走。”安培邪影轻描淡写的说道。 陈六合目光一凝,生气道:“安培邪影,你这也有点欺人太甚了吧?上次你救了他,我无话可说,这次你又玩这套?” “怎么着?我陈六合就这么不被你当回事啊?他要来杀我,你不闻不问,他要死在我手中,你就跳出来保驾护航?” 陈六合骂骂咧咧的说道,气得胸口起伏,几声干咳,鲜血从口中洒了出来! “他,你杀不得!杀了他,会有大麻烦。”安培邪影言简意赅的说道。 “狗屁的大麻烦,你少跟我糊弄,不杀他,老子才难以清净。” 陈六合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宫本跑跑这个王八蛋已经是三番五次来触我眉头了,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这次再让他跑了,我陈六合颜面无存啊!” 安培邪影淡淡的扫视了陈六合一眼,毫不理会陈六合的愤懑,他只轻巧的说了一句话:“你打得过我吗?如果你打得过我,我便任你杀他!如果不行,闭嘴!”

上一篇   第2607章 统统得死

下一篇   第2609章 最后一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