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八辈子高香加祖上积德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25章 八辈子高香加祖上积德

周云康没有任何掩饰的说道:“没办法,在张永福的眼睛下,我只能隐藏自己,不然我绝不可能活到现在,即便我是他的女婿又如何?我只是为了自保!” 陈六合有趣道:“那么你暗中与张永福的情人勾搭,也是故意传递给张永福的一种假象了?想让他认定,就你这种满脑子精虫的人,不会有所作为,从而可以让他对你更加放松戒备。” 周云康没有否认,陈六合轻轻敲打着桌面,看着周云康有些啧啧称奇:“看来一个凤凰男并不能满足你的欲望。” 周云康说道:“张永福老了,老了就该把更多的机会让给年轻人,老了还要贪恋权势,那就是老狗老贼,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胆子真的很肥,竟然敢把这些事情告诉我?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野心给捅出去?如果传到了张永福的耳中,我很有兴趣看看他会怎么大义灭亲。”陈六合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戏虐。 “没办法,我等了太久太久,没等到任何机会,张永福这个老狐狸太小心谨慎了,根本就不信任任何人,直到你的出现,才让我看到了翻身的希望,所以我只能赌。”周云康说道。 陈六合玩味笑道:“把赌注压在我的身上,显然不是个明智的做法,你不觉得比起张永福来,你太不值一提了吗?就算要合作,也是跟他合作,你微不足道。” 周云康没有任何气馁或慌张,他镇定的说道:“不可能的,因为你跟他一定会成为敌人,你不了解张永福,他心细如发胆小如鼠,你让他产生了威胁,他不会放过你。” 顿了顿,周云康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把我卖给张永福讨了一个人情,最后张永福也不会念着你的好,依然会想着怎么弄死你!” “我必须得承认,你这句危言耸听的话用得很合适。”陈六合淡淡说道:“不过,有件事情我很好奇,我跟你合作,能帮你在黑龙会上位,但是你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周云康看着陈六合说道:“很简单,黑龙会可以把‘金玉满堂’的股份全部归还,甚至还能帮助秦若涵再开第二家会所、第三家会所!” 听到这个理由,陈六合差点没气乐,他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周云康:“周云康,只要你不是蠢材,你就应该能看得出,你开出的筹码似乎对我没有半点实质性的利益?凭什么我做牛做马,秦若涵那蠢娘们得利?” 闻言,周云康的眉头皱了皱,显然没想到陈六合会说出这样的话,在他的理解中,陈六合跟秦若涵一定有着及其亲密的关系,很有可能有是秦若涵的男人。 因为陈六合为了秦若涵,会不惜与黑龙会为敌,更不惜与张永福兵戎相接,他自认为陈六合为了秦若涵,可以付出一切。 但是很明显,他想错了,大错特错...... 陈六合戏虐道:“周老大,我看你应该去找秦若涵合作才对,而不是我。” 周云康下意识的说道:“不行,秦若涵根本就微不足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罢了,如果她不是和你绑在一条船上的话,她甚至可有可无!” 顿了顿,周云康深深凝视着陈六合,道:“六哥,你说过一句话我始终记得,你说你帮助秦若涵是为了搏一个大富大贵,现在我能给你富贵,比秦若涵能给你的多出几倍甚至十倍。”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只要你点头,在事成之后,我可以让秦若涵的一切都是你的,无论你是要她的人还是要她的财产,我都可以做到,甚至黑龙会的资源我们都可以共享!” 陈六合吹了个口哨:“金钱美人,你都给我许诺了,这的确有些诱人。”顿了顿,陈六合打趣道:“可我这个人把情义看得很重怎么办?要让我去掠夺一个可怜女人,我还真没你那么狼心狗肺。” “六哥,我始终记得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周云康在极力说服陈六合:“在这个世界上,我一直相信,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看背叛的筹码够不够罢了。” 听到这句话,陈六合笑了起来,笑了出声,最后变成了嗤笑:“这句话,我在七岁的时候就用来蛊惑过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子,你觉得这句话能够蛊惑我吗?” 陈六合摇了摇头:“不够,拿出你最有诚意的东西!” 周云康不知道的是,当年陈六合用这句话蛊惑的是一个军区大佬的独孙,那家伙现在在京城太子党内,都是个举足轻重的红三代! “我们有同样的敌人,我们必须站在同一个阵营,据我所知,张永福已经对你起了杀心,并且找到合适的机会后,随时可能下手。”周云康一字一句道:“只有杀了他,你才能绝对安全!” ...... 半个小时后,陈六合跟周云康一起离开了农庄,到最后陈六合都没说答应合作或者不答应合作,但其中深意,两人都心知肚明,从周云康神采飞扬的眼神就能看的出来。 不过这家伙现在的样子真是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整张脸都变形了,红肿的让人恶寒。 回到会所,陈六合的肚子传来一阵阵咕咕响,这不由让他满肚子的怨气,周云康那个狗娘养的,中午光顾着阴谋论了,到最后都没吃上一口饭。 但是话说回来,看到周云康那副惨不忍睹的尊容,陈六合也委实是没有多少食欲。 拉上已经来上班了的黄百万,两人找了个小面馆随便对付了一顿,当然,陈六合这个常年四季身无分文的铁公鸡是指定不会付账的,最后由化身土豪的黄大队长大手一挥。 付账的声音无比嘹亮,大气磅礴,一顿满打满算不足二十块钱的午餐,硬生生被黄百万吃出了二千块钱的气势。 回到办公室,陈六合坐在老板椅上陷入思忖。 说实话,周云康这个人的确让陈六合有些略微的诧异,这是个能隐忍又有野心的真小人。 陈六合给他下了个定义。 不过,陈六合并不算很看好周云康,虽然他不清楚黑龙会的具体情况,但张永福一手缔造了黑龙会,经营了这么多年,岂是一个周云康说扳倒就能扳倒的?要不然周云康也不会隐忍这么久而迟迟不敢动手了。 陈六合心中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会不会帮周云康,这还得看看周云康到底有几分实力,如果周云康只会纸上谈兵,他不介意推波助澜且袖手旁观,看一场黑龙会内部的狗咬狗戏码。 至于最后是张永福大义灭亲,还是周云康逆势而上,反正压根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当然,陈六合之所以会对周云康的合作提议表示默许,并不是因为周云康给出的利益,他对秦若涵的财色,没有太大的兴趣,就算有兴趣,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陈六合同志更喜欢用人格魅力去征服猎物的全身心。 他完全是因为周云康的那句话,张永福对他起了杀心,对于这一点,陈六合并不怀疑,站在这个出发点考虑问题的话,他和周云康的确站在同一立场,对于想杀自己的人,陈六合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理顺了脑中的思绪,陈六合轻笑了起来:“张永福不是什么好东西,周云康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狗咬狗一嘴毛,正好省了我不少麻烦。倒是秦若涵这个娘们,不知不觉就要坐收鱼翁之力,到时候你除了以身相许,还能拿什么来报达我?” 这件事情陈六合并没有打算告诉秦若涵,不是他不信任秦若涵,而是秦若涵这个娘们明显主见有余而城府不足,她知道了太多,不但没什么好处反而很有可能坏事。 下午的时间,是会所生意的冷淡期,无所事事的陈六合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玩玩电脑,睡睡觉,过的无比惬意。 晚饭时间,陈六合就像是赖上了黄百万这个长期饭票一样,又拽着屁颠颠的黄百万一起吃饭,就在会所对面的地摊上吃着。 “六哥,今天不要去接小妹吗?”要了两碗杂酱面,黄百万小心翼翼的问道,越是跟身旁这个年轻人接触的多,他越是觉得身旁青年的深不可测,在他黄大牙的眼里,陈六合俨然就成了一个绝顶牛掰的人物。 陈六合随口笑道:“不用。”沈清舞已经接受了赵家伸出来的橄榄枝,今晚开始就要去赵家任家教老师,他相信有人会把小妹照顾得无微不至。 顿了顿,陈六合解释道:“小妹接了份家教的兼职,每晚八点到十点,有车接送,还管晚饭,一个月小三千大洋。”陈六合脸上的得意颇为欠抽。 黄百万咧嘴一笑,一脸敬佩的说道:“小妹是个有文化的人,更是个有本事的人,三千块能请动小妹,是那家人赚了,他们的福气。”他这话倒是没有半点拍马屁的嫌疑,全是发自内心的真话。 陈六合也是无比得意的咧嘴直笑:“何止是福气,简直是他们家烧了八辈子的高香再加上祖上积德了。” 黄百万一个劲的连连点头......

下一篇   第0026章 玩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