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3章 兵神!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53章 兵神!

“噗”忍不住的一口鲜血洒出,这人飞起了两米高,以一个狗吃粑粑的姿势砸落在地,捂着绞痛难耐的胸口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他的眼中一片凄苦与悲凉。 转眼,就还剩下两人站在陈六合跟前了,陈六合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你们这帮废材,根本就不经打嘛,就凭这样的水准也敢来伏击我?” 两人阴沉着脸,无比凝重的看着陈六合,握着匕首的手掌紧了又紧,足以见得他们此刻心中的紧张与咋舌。 眼前这家伙太厉害了,厉害到了让人无力的地步,他们六个人向来被称为最锋利的尖刀,只要出动任务,都是无往不利,可今天他们同时围攻一人,还落到了如此狼狈的下场,可见陈六合恐怖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这特么都还没到一分钟呢,就躺下了四个...... “怎么说?你们两个是想横着躺下还是竖着躺下?”陈六合笑问。 两人同时咽了咽口水,回头看了看躺在地下的四个伙伴,然后又相觑了一眼,很果断的说道:“我们认输。” 说罢,两人极有默契的丢掉了手中的匕首,转身就逃。 开玩笑,他们可不傻,在变态面前还打个毛啊?他们可没有找虐的倾向。 然而陈六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了他们:“既然麻烦是你们找的,那就得有始有终,你们很清楚,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陈六合大跨步前冲,攻向两人,他的双足跃起,扫向一人头颅,这一腿被挡下了,但对方却是跄踉了几步,陈六合猛攻而上,不到三招,对方就被他一拳轰倒在地。 转身摆拳,攻向最后一条漏网之鱼,然而还没等他的拳头挨到对方的脸颊,就突兀的停在了半空中,因为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 “哈哈,来啊,现在动不了了吧?”最后这人,是那名狙击手,他笑的无比灿烂,能用枪顶着眼前这个男人,这可是能够吹几年牛逼的壮举。 “不是说了不用枪的吗?”陈六合打量着对方,嘴角浮出一个笑意。 “兵不厌诈,你教我们的嘛。”狙击手咧嘴笑道,那叫一个得意。 “我还教过你们不要不自量力呢,你们显然没有学会!”话音还未落下,狙击手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的手枪指空了,陈六合的脑袋不见了,那速度,简直让他瞠目结舌。 下一刻他再看到陈六合那张满是笑容的脸庞时,陈六合已经与他近在咫尺,而他手中的枪,也是被陈六合紧紧握住。 心脏狠狠一抽,狙击手暗道一声去球,他连忙道:“老大,别冲动,开个玩笑而已。” “一点都不好笑。”陈六合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对方的面门上,狙击手痛叫一声,口鼻喷血的栽倒在地。 这一支番号为“雪鹰”,号称京南军区最精锐的特别小队,就这样被陈六合干翻在地,用时一共不到五分钟! 陈六合站在草地上,环视低睨地上的六个人,他嘴角噙着莫名笑容:“说吧,你们六个想怎么个死法?敢在路上伏击我,你们应该是觉得活够了。” “哎哟,痛死了,你简直就是个变态啊,开挂的神人果然不能挑衅。”一个家伙捂着胸口哀嚎,其余人也是哭爹喊娘。 “太打击人了,我们已经足够强了,可人比人得气死人。”狙击手苦笑道。 “我觉得咱们这些年学的东西都学到够身上去了......”几人在那说着。 突然,一阵清脆的掌声从公园外响了起来,紧接着几道刺目的大灯照射而来,只见在公园的深处,停了几辆军用吉普车。 而一个身穿迷彩军官服的中年男子,正边鼓掌边走来。 “精彩,果然够精彩,能以一己之力干倒整个雪鹰小队,你陈六合称得上兵神这两个字!当之无愧、名副其实!”中年男子缓缓说道,他肩膀上扛着一颗将星,竟是一名少将! 眯了眯眼睛,陈六合适应了强光,也看清了来人,他冷笑道:“少将?呵呵,军衔不错,你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京南军区72师师长徐庆宝,早就听说过你陈六合在军中的传奇了,今日一见,更甚闻名。”徐庆宝笑着说道,眼中满是赞叹。 其实他心中的震撼,更是无法言表,要知道,雪鹰小队是什么存在?京南军区最拔尖的特总小队,专门执行一些危险任务的,可谓是京南军区的王牌了。 单兵作战能力和整体作战能力都是有目共睹,公认的拔尖,却不曾想,这六个兵王在陈六合的面前,如此脆弱,这种震撼,简直让人心脏难以承受! “呵呵,这倒是有意思了,一个堂堂的师长,带着京南军区最精锐的特总小队,半夜跑到这里来伏击我,你们想干什么?”陈六合淡淡问道。 “其实也没别的事情,就是受军部命令,找你这个曾经的兵神去做做客而已,有些事情需要和你商讨商讨。”徐庆宝说道。 “作客?如此兴师动众,连实弹都用上了,这算是请吗?我怎么觉得你们是来缉拿我的意思?”陈六合笑问。 “这话严重了,只要你配合我们,自然不会出现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徐庆宝说道。 陈六合笑意更浓:“既然你听说过我,就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你觉得你们今晚跟我演了这么一出,我还能心平气和的跟你们走吗?” “估计这可由不得你了,军部的命令,你敢违抗吗?”徐庆宝说道。 “军部命令关我屁事?哥们一年多前就不属于军部管了。”陈六合嗤笑:“难不成你们还能强制性把我抓我?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没那个本事。” “那就得看看了。”徐庆宝面无表情的说道,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射来无数道红点,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足有五六十个。 ---- 鲜花走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