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1章 饮弹自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521章 饮弹自杀

刚才的通话,秋智茂和秋瑞华两人把所有话语都听在了耳中,虽然不知道跟陈六合通话的人是谁,又说了什么。 但是,陈六合所说的话,却是被他们一字不漏且无比清晰的听到了! 其中的信息量,足以让秋智茂和秋瑞华惊为天人,足以让他们心惊肉跳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们的眼中,满是惊悸的神采,正用一种见鬼了的表情看着陈六合,似乎难以消化刚才话语中的信息量! 他们听到最多的,就是“杀李观棋”这四个字…… 说的竟又是那般的轻松写意,那种语气,就像是洪流冲击在他们的心中,难以平静! 陈六合迎上他们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解释什么,只是说道:“我妹,沈清舞。” 秋智茂倒抽了一口凉气,深深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意味深长道:“陈六合,你们兄妹两,到底还隐藏了什么?藏的有多深?”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秋老,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玄乎,我们只是为了活着。” “陈六合,恐怕你不止是为了活着啊,你想活的惊世骇俗。”秋瑞华也说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膀,没有再说什么的意思,有些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有些事情,也没必要去解释太多! 他心中的棋盘,他所要达到的目的,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 有些人,甚至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摸清楚棋盘上的边界线!!! 至于他刚才说的“杀李观棋”,其意味是真是假,到底有没有那个实力,更是没有人能摸透其中的真正含义! 这一点,恐怕也就只有陈六合和沈清舞两人,心中最为清楚了! 挂断沈清舞的电话还没过几分钟,电话再次响起,这一次,是杜月妃打来的,陈六合顿感有些头疼! 他第一次发现,娘们太神通广大了,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 接通电话,杜月妃的情绪也可想而知,她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了陈六合遇难的事情! 言语之间的浓烈杀机是不言而喻的! 她扬言,要让李观棋付出惨重的代价,要让江北血雨腥风!要让龙殿死很多很多人,来填补这次惨烈车祸所犯下的错误! 最后,还是陈六合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嘴巴都快说干了,才让这个想要怒发冲冠的娘们稍微平静了一些。 陈六合说道:“老杜,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乱来,江北的布局,有我自己的想法!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管了!这场争斗,就交给我自己来吧,我会让李观棋付出代价的。” “可是你今天差点死了。”杜月妃凝声说道。 “差点死和死了,完全是两个概念好吧,李观棋这点小把戏就想弄死我?也太异想天开了一些!” 陈六合故作轻松的说道:“你别担心了,好好看着就好,看哥们怎么在江北翻云覆雨,怎么把李观棋翻个底朝天!” 十几分钟后,总算是结束了跟杜月妃的通话,陈六合不由得重重输出一口气! 真是有种心累的感觉! 还好,秦墨浓、秦若涵那些妮子并没有如小妹、杜月妃这种通天手腕,不然的话,光是安慰她们,都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工程…… 晚上八点钟左右,陈六合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带着秋剪水一起离开了医院病房! 这次出行,没有偷偷摸摸,反倒是声势浩大,秋智茂不放心陈六合跟秋剪水两人的安危,派了很多保镖保护! 对此,陈六合倒也没有怎么强烈的拒绝,既然秋智茂想求个放心,就随他去了。 到了楼下的时候,有车队正在等候,陈六合没有直接上车,而是把一辆车上的司机请了下来,自己亲自开车! 秋剪水担心陈六合身上的伤势,开口阻止。 陈六合只是说了句:“现在,除了我自己,我不相信任何人,也不会把自己的小命交付在别人手中!只有我自己开车,我们才是最安全的!” 秋剪水张了张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乖乖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半个多小时后,一路风平浪静,陈六合跟秋剪水来到了约定地点! 还是上次举办慈善晚会的那家酒店! 一路左拐又绕,当陈六合快要接近一个会议厅的时候,徒然,会议厅内传出了一声巨响,这是枪声! 陈六合脸色一变,快步走进了会议室! 赫然,就看到一片血泊,一个浑身伤痕的人,倒在了血泊当中,身旁,还有一把手枪! 会议室内,人不少,有十多个,李天毅和李仲博都在场,秋智茂也在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保镖模样的人员! “怎么回事?”陈六合皱着眉头问道。 李天毅跟秋智茂的脸色都非常难看,李天毅说道:“死的这个,就是昨晚对剪水下杀手的枪手!刚才,他乘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抢了一把手枪,饮弹自杀了。” “什么?饮弹自杀?”陈六合的眉头皱的更甚,来到尸体身旁看了一眼。 旋即才对李天毅说道:“李董,你不觉得这太可笑了一些吗?你们这么多人在场,竟然还能让一个枪手找到饮弹自杀的机会?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李天毅脸色难看的说道:“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秋老,他在场,目睹了全过程!” 秋智茂点点头,说道:“六合,是真的,这事不能全怪李董,是那个枪手太突然了,没人能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夺枪的力气!” 陈六合脸色阴沉的深吸了口气,才道:“那从他口中问出了什么没有?” 说话时,陈六合低头打量着地上的尸体,他认出了,这的确是昨晚要暗杀秋剪水的那个真凶。 “这个人的嘴巴很硬,什么都没有透露,也不承认暗杀剪水的事实。”李天毅说道。 陈六合冷笑了一声,质问道:“李董,那你喊我们来干什么?什么进展都没有,现在连人都死了,你是打算把这具尸体交给我吗?这就是你所谓的给我们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