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5章 带你去杀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515章 带你去杀人

听到陈六合的话,秋剪水佯装不屑的说道:“无与伦比的直觉?把自己说的那么神,是不是啊?” “呵呵,不管是不是,当时只要我慢了一丁点,你就要英年早逝了。”陈六合道:“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吧?只能说,我太厉害了!”陈六合不忘自吹一把。 秋剪水咬了咬嘴唇,抬起那双动人的眸子看着陈六合,道:“喂,老实交代,你这个坏家伙是不是偷偷摸摸爱上我了?不惜危险也要保护我,甚至帮我挡子弹。” 听到这话,陈六合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特么的都是哪跟哪啊?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娘们,你就算对我感恩戴德,想要对我以身相许,也不要用这话来做铺垫好吧?想干什么你就来吧,我保证不反抗,也不求救。” “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都躺在病床上了,还不忘油腔滑调。”秋剪水登时嗔怒的说道,同时,那种尴尬的感觉,也随之消散。 夜已深,但秋剪水毫无睡意,仍旧坐在陈六合的病床旁,看起来无所事事,但实际上,她一直都在偷偷的打量着陈六合。 经过这次简单的时间,她觉得,她跟陈六合之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转变。 至于具体是哪种转变,一时间,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总之,有一丝情愫,暗暗滋生,跟以前那种对陈六合单纯的仗义和好奇,截然不同了…… “陈六合,到底是谁要害我?这么凶残的手段,太可怕了。”秋剪水寻找着话题,再次打破了沉默。 “一个想要用你的性命,来威胁秋家和我的坏人!”陈六合言简意赅道。 “废话,这点我当然知道,可他们为什么选择对我下手呢……”秋剪水委屈道。 “很简单,因为你的命,对秋家来说很重要,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有让你遇害了,才能给我和秋家造成最大的打击。” 秋剪水抿了抿嘴唇,道:“我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有,我对你父亲承诺过,往后余生,只要有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陈六合不咸不淡的说出几个足以让秋剪水心中巨颤的字眼。 秋剪水心弦触动,仿佛被这句简单的话语给深深冲击了一般,她怔怔的望着陈六合,美眸中,闪烁出了无比复杂难言的神情,异常动容! “往后余生?陈六合,我可没说过往后余生要与你如何。”秋剪水抗议的说道,但语态,却显得那般无力与怯弱。 陈六合一楞,瞥了秋剪水一眼,这才发现,这娘们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陈六合哭笑不得了起来,他和她之间,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也不会做出那种意思的承诺。 但陈六合也没有去解释什么,这样的问题,往往都是越解释越复杂。 病房内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秋剪水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而陈六合则是躺在病床上闭目养神,奇怪的是,他也没让秋剪水熄灯休息。 就在秋剪水以为陈六合睡着了,皱了皱笔挺的琼鼻,也要去陪护病床上躺下的时候。 忽然,陈六合睁开了眼睛,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陈六合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突兀道:“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啊?出发?这么晚了,我们去哪里?”秋剪水一头雾水的问道,惊愕不已。 陈六合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弧度,道:“带你去杀人!” “什么?”秋剪水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美眸,里面满是惊悚:“带我去杀人?陈六合,你没生病吧?” 陈六合轻轻一笑,也不多做解释,起床下地! 秋剪水赶忙过来拦着,道:“喂,你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啊?都这样了,还不老老实实躺着,你真想出去啊?这可不行,你现在是病人,没听医生说吗?你现在不能乱动,需要调养!” 陈六合说道:“今晚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放心吧,我没事!” 看到陈六合那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秋剪水说道:“那你先告诉我,你要去干什么!” “刚才已经跟你说了,去杀人!”陈六合言简意赅的说道。 秋剪水瞠目结舌的看着陈六合,愣了半响,才呐呐道:“你说真的?”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说道:“废话,当然是真的!那帮人敢对你下这样的杀手,我若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也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秋剪水的脑子有点转不太过来,做为一个平凡人来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杀人这种事情,说的如此云淡风轻的。 不给秋剪水说话的机会,陈六合就道:“没时间跟你耽误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我一起去!如果不敢的话,那我就先把你送回你爷爷那里,等我办完了事情,再去接你。” “你……你真的要去啊?会不会很危险?”秋剪水倒抽了一口凉气的说道。 “杀人而已。”陈六合轻描淡写的吐出四个字。 最终,秋剪水还是没能说服陈六合,并且跟着陈六合一起悄悄的离开了医院病房。 按照陈六合的意思,本来是想把秋剪水先送回秋家的,毕竟杀人这样的事情,真把秋剪水带在身边,害怕这娘们的心脏承受不住! 可谁曾想,这娘们还挺倔强,坚持要跟在陈六合身边,以防万一,说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理由无疑让陈六合颇为无言,当即就很不给面子的瞪了一眼过去,道:“带着你,是带着一个拖油瓶才差不多,还照应呢……” 秋剪水据理力争的说道:“至少……至少出现突发情况,我总可以帮你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说完,秋剪水连忙自己“呸呸”了起来,道:“说错了说错了,瞧我这张乌鸦嘴。”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再次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她,一个人走出了医院住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