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4章 微妙与尴尬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514章 微妙与尴尬

陈六合淡淡的看着秋瑞华说道:“至于秋叔叔担心的问题,大可不必多虑,李家和秋家既然是世交,在生意上又有着繁多的往来,岂是能轻而易举就撇清的?代价太大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做!况且,这次本来就是李家理亏!” 秋智茂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六合说的很有道理!事情分析的非常透彻!我很难想像,这是你在紧急时刻瞬间想出来的计策!” 说罢,秋智茂深深看了陈六合一眼,道:“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年轻人!”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说道:“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听到这话,几人都是禁不住失笑的摇了摇头,看向陈六合的眼神中,都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惊诧与忌惮! 可怕,着实可怕!仅是这种智慧,就让人望尘莫及! 病房内,只有不善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秋剪水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几人在说什么,话中的含义太深了。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秋剪水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问道。 秋智茂轻笑了起来,拍了拍孙女的脑袋,道:“听不懂就不用去想,有陈六合在你身边,足以帮你撑起一片无风无浪的天地,丫头,你只需要享受生活,不需要跟生活抗争!” 一句话,让得秋剪水的脸色再次羞红了起来,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悄悄的看了陈六合一眼,眼神古怪难明,轻轻撇了撇嘴唇,什么也没说。 没过多久,病房外突然来了两名访客,一老一少,那小的,陈六合认识,竟然是刚分开没多久的李家大少李仲博! 另一个,则是一个满头苍发的老者,约莫六十出头,龙精虎猛般,很有精气神,眼神有着一股子凌厉,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有能力且很有实力的老者。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李家家主,李仲博的爷爷,李天毅了! 对这爷俩的到来,病房中的人都很有默契的给了一张冷脸,没有人去热情的搭理他们。 脸上都带着一股不满和怨气! 显然,已经通过气的他们,都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给李家爷孙施加压力! 无声的告诉他们,秋家现在很生气! 这个探病过程,自然是非常尴尬的,陈六合从头到尾也没说几句话。 秋智茂和秋瑞华父子两,也都是一脸沉闷,就差没有兴师问罪了! 相信,今晚过后,李天毅更加能感受到这次事件给李家带去的压力,他们李家现在是深陷泥沼当中,就算想爬出去,也没那么简单了! 半个小时后,李家也孙离开,秋智茂等人也起身告辞,腾出空间当陈六合好好养伤! “要不要派点人过来保护你的安全?”临走前,秋智茂对陈六合问道。 “不必了,人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行动不方便,放心吧,我自己就能行。”陈六合对秋智茂说道。 “那……让剪水留下来照顾你吧。”秋智茂点点头说道,对陈六合的能力,他已经是毋庸置疑了。 “嗯,你们走吧,剪水留在我这里最安全。”陈六合说道。 等秋智茂等人都离开后,病房内就只剩下了陈六合跟秋剪水两人! 气氛,莫名其妙的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微妙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尴尬! 秋剪水坐在病床旁,垂着头,双掌轻轻的扣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看也不敢去看陈六合一眼。 而陈六合,则是一脸的好笑,目光在秋剪水的身上游离了几下,率先打破沉默,道:“喂,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给我这个病号端茶递水什么的吗?” “哦,你口渴了吗?我这就帮你倒水。”秋剪水赶忙说道,起身忙活了起来。 接过秋剪水递来的茶水,陈六合喝了一口,打趣道:“怎么?看都不敢看我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我是什么风格?”秋剪水看了陈六合一眼,问道。 “你?外表端庄大方,典雅贤淑,实际上,就是一个小辣椒。”陈六合调侃道。 “你才是小辣椒呢。”秋剪水不满的翻了个白眼:“你现在可别跟我嚣张,小心我乘人之危,会揍你的。” 陈六合嘿嘿笑了起来,道:“看,你还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小辣椒。” 秋剪水皱了皱鼻子,丢给了陈六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白眼,那模样,别提多风情了。 “好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心里也别有什么负担,更别让自己留下阴影!” 陈六合淡淡的说道:“至于对我呢,更不用感到愧疚。” “可是……如果你不是为了救我的话,也不会中弹了……”秋剪水轻声说道,心中的感触,难以言表,她第一次感受到,有人帮她挡子弹的滋味。 这种感觉,说是感激,都有些不太足够了,很难言明。 “废话,我是谁?我可是你的贴身保镖啊,你以为贴身小棉袄是随便说说的?这点觉悟都没有,还算个锤子棉袄啊?”陈六合笑着说道。 顿了顿,陈六合眼中闪过了一抹戏谑,道:“不过,好在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风景,倒也不算亏太多,算是让我这略微受创的小心肝得到了一点慰藉吧。” 秋剪水先是一楞,旋即理解了陈六合话中的意思,登时羞涩的无地自容! 脑中不由回想起了被陈六合看光了身子的一幕,那时,她身上除了最贴身的三点衣物和一双极致透明的丝袜外,什么都没有…… 心脏如小鹿一般的乱撞着,秋剪水别提多紧张了,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那般窘迫,也是第一次在一个异性面前毫无防备的展现自己的完美身段。 心慌之下,秋剪水赶忙转移话题,道:“对了,陈六合,你怎么知道天花板上有枪手的?在那种情况下,不可能发现的啊。”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直觉,无与伦比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