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1章 生死一线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511章 生死一线

不过,在如此紧张危险的时机下,陈六合也没有被秋剪水这要命的美态给冲昏头脑,他保持在一个绝对清醒的状态下,也没有时间去仔细欣赏这副活生生的美人图! 受到过度惊吓的秋剪水早已经没有了正常颜色,她听到陈六合的关切话语,先是呆滞的看着陈六合,眼中满是恐惧,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足足过了两三秒钟,她才回神,“哇”的一声,就扑进了陈六合的怀里! 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淌了出来,可见,刚才那种场景,把她吓的有多么严重。 “好了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枪手走了,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到你的。”陈六合抱着秋剪水,给予她最大的安全感,手掌在她光洁的背脊上轻轻拍打着。 秋剪水用尽全身力气的抱着陈六合,大声哭着,发泄着心中那无与伦比的惊吓! 这不能怪她太胆小太无用,别说她还是个小女人,就算是个大老爷们,经历这样的场面,恐怕也会吓的屁滚尿流痛哭流涕! 陈六合也没多安慰什么,就让秋剪水这样抱着他,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秋剪水把心中的惊吓给发泄出来。 足足过了将近一分钟之后,秋剪水的情绪才稍微减缓了一些,而陈六合的肩膀脖子,也早就被泪水给浸湿了。 秋剪水的哭声停止,忽然,她惊恐的抬起头,大眼睛中盛满了惊惧:“陈六合,你……你中枪了?你的背上都是鲜血。” 秋剪水浑身颤抖的抬起自己的手掌,掌心中,全是滚烫的血液,猩红刺目。 陈六合却是没出现什么惊慌神情,反倒咧起嘴角,挤出了一个笑容,道:“嗯,不小心中了一枪,不过应该没事,子弹打在了我的肩骨,穿不透。” 秋剪水再次被吓坏了,脸色更加显得苍白,就宛如白纸一般,她眼中满是惶恐,已经慌的不能自己了,身躯都在颤抖,双手悬在空中,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刚刚才止住了泪水,再一次涌现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 她急忙起身,走到陈六合侧面,能清晰的看到,陈六合的背脊处,有一大片血液,一个狰狞的弹孔,就在陈六合的左后肩,血肉模糊。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陈六合中枪的画面了,可秋剪水无法对这样的事情习惯,她惊恐的捂着嘴唇,身躯颤颠的厉害,一个心脏也是刺痛刺痛的。 她不是傻子,她知道,这一枪,是陈六合帮她挡的,不然的话,这枚子弹,一定是打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没事,我说了没事,真没事!”陈六合佯装轻松的笑道:“你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我挨枪子了,怎么还是一点承受能力都没有?” 秋剪水带着哭腔:“陈六合,你都中枪了,还逞能。” 她抬起手掌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强行让自己镇定,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赶忙扶着陈六合,道:“陈六合,走,我们去医院,我带你去医院。” 陈六合被搀扶的站起身,却是摇头笑道:“别着急,去医院的事情先暂缓一下,当务之急是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 “不行,有什么事情是比你的生命还重要的!”秋剪水对陈六合吼道。 陈六合无奈道:“我说了,我没事,现在就是有一头老虎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也能把它干掉,你信吗?” 就在这时,陈六合的耳朵轻轻一跳,他感觉到了化妆间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显然,这里的动静已经惊扰了其他人! 陈六合二话不说,快步走到了门边,把门关闭了起来! 旋即,陈六合对秋剪水说道:“来人了,快点,你先把衣服穿起来,当然,如果你不介意你被别人看光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被陈六合这么一提醒,秋剪水才猛然发现,自己现在的模样如此窘迫和羞人。 登时,秋剪水的那苍白的脸蛋上,爬上了绯人的红晕,这一下,可真是被陈六合给看光了…… 不过,此情此景,她也没有大呼小叫,更没有矫情羞涩,赶忙拿起自己的晚礼服,快速套了起来,把那无比优美的醉人风光,给彻底遮盖了下去! “砰砰砰!”于此同时,剧烈的敲门声响起,有人在门外喊着! 陈六合把门打开,就看到李仲博带着一大帮安保人员围在了门口! “刚才好像听到了枪声,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李仲博带着保安直径走进了化妆间当中。 李仲博来到秋剪水身前,关切的问道:“剪水,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刚才那是不是枪声?你没事吧?” 受到严重惊吓的秋剪水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说道:“有杀手潜进了我的化妆间,在这里连开了七八枪。” “什么?刚才的巨响真是枪声?”李仲博骇然失色。 秋剪水刚想开口再说什么,陈六合就走到了她的身旁,对她轻轻使了个眼色! 秋剪水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很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陈六合脸色无比难看的说道:“这还有假?李大少,弹孔还在呢,你自己去看看,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背上的枪伤,难道是虚的吗?” 陈六合指了指地面上那些狰狞弹孔,然后又侧过身子给李仲博看自己背后的枪伤! 这一下,李仲博的脸色彻底变了,先是震惊,然后是阴沉! 对一般人来说,枪就已经是遥不可及的物件了,更何况是遇到有人开枪的事情? “剪水,你没事吧?”李仲博没去在乎陈六合的死活,他再次关切的看着秋剪水。 秋剪水轻轻摇了摇头,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陈六合重重的哼了一声,盯着李仲博说道:“李大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希望秋剪水出现什么意外吗?” “你!”李仲博气恼的看着陈六合,道:“放屁!小子,嘴巴放干净一点,话不能乱说,我怎么可能希望剪水有事?”

下一篇   第2512章 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