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8章 带着你,我们用命赌!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48章 带着你,我们用命赌!

张跃飞更是死命的握住拳头,从来没有一次任务有今天这样紧张过,即便是当初他在战火中执行任务的时候。 挑起最后四根引线,陈六合观察了一下:“这狗娘养的在制造炸弹这方面真有点造诣,这么繁琐的炸弹都能搞得出来。” 随着话落,在所有人一眨不眨的目光注视下,陈六合很果断的动了剪刀,那四根引线,被他剪断。 这一刻,心脏的跳动声似乎都变得异常清晰,响彻全场。 “成功了!他成功了!”张跃飞兴奋的挥舞着拳头,他激动的有些失态,扼制了一场人质爆炸事件,意义之重大简直无法想像,他们做到了! “这.......不可思议,他真的做到了!”拆弹专家们也是惊喜中带着震撼,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饭,当然知道那枚炸弹的繁琐程度。 十三根引线,这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所能制造出,最为繁琐的炸弹之一了,其拆除的难度性可想而知,只要随便剪错了一根线,就会强制引爆炸弹。 如果让他们去拆的话,且不说能不能成功拆除,但至少需要提前给他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研究。 然而那个青年呢?前前后后不到一分钟,最多就是五十几秒而已,他的动作毫无拖泥带水,干净利落,这是一种强大自信的表现,也是实力的显露! 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青年在炸弹这个领域的造诣,恐怕已经登峰造极! “还剩最后一根引线了,毫无疑问,只要剪断,启动装置就会立即停止!”所有人的心中都重重松了一口气。 但是,接下来他们却愣住了,因为最后一根引线,陈六合足足揣摩了两秒钟,都始终没有去动剪刀,他们不明所以。 “教官?!”张跃飞疾声大喊。 “小伙子,愣着干什么?剪啊,最后三秒,没时间了!”拆弹组的人惊声喊到。 然而面对这些焦急的呼喊,陈六合无动于衷,深凝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他还是没有下刀,反而是把剪刀丢回了工具箱。 他看着王金戈笑道:“我们一起赌一把?”王金戈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抓着陈六合的臂膀,很用力,指甲都要插-进了陈六合的皮肤里。 陈六合就是她的主心骨,这一刻陈六合就是她的保护神,是她唯一的依靠!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剪?完了,要爆炸了!”在场的所有领导人都是一脸惊恐的神色,无比着急,无法理解。 滴!滴!滴! 秒表跳动的声音似乎显得无比刺耳,当王金戈身前那计时器上通红的数字跳到00:00时,所有人的心脏都跟着骤然静止。 “趴下!”不知谁大喊一声,所有人都趴倒在地。 然而,并没有出现轰然的炸响,也没有火光与硝烟,更没有血肉模糊与血水横飞的惨烈画面。 一切都安然无恙,陈六合跟王金戈依偎在广场的中央,在月色与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凄美。 炸弹停了,静止了! 陈六合嘴角那道始终没有消散的弧度渐渐扩大了,他笑得无比灿烂,他知道,他的思路是对的,他赢了! “死神在我面前,从来都只有诚服的份,这次依然不能例外,我们赢了!”陈六合对着王金戈轻声说道。 王金戈愣住了,一种从地狱爬上云端的感觉直击她的心房,她就像是从阎王殿走了一圈一般,她这是真正的险死还生! 心中死死压抑住的恐惧与委屈瞬间爆发了出来,她本能的扑在了陈六合的怀里,失声痛哭,哭得毫无保留,她在宣泄心中所承受的压力! 她从来没有哭得像今天这么放肆过,也从来没有哭得像今天这么轻松过。 一个没有经历过死境的人,一个没有经历过绝望的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到这种心情。 然而陈六合却是最能理解王金戈这种心情的,所以他笑着,任由这个娘们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衫,没有去取笑,任由这个娘们放肆的哭着! “快,别愣着了,炸弹装置解除警报,迅速救人!”随着张跃飞的一声大喝,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冲了过去。 把陈六合跟王金戈扶起,拆弹专家再小心翼翼的把炸弹从王金戈身上解除出去,确认一切无误后,他们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陈六合笑看着梨花带雨的王金戈:“今天我们的经历,算是万众瞩目了,也勉强能称得上是一段佳话,会被流传。” “我带着你连闯十三关,你除了以身相许,还能怎么报答?”陈六合打趣。 王金戈一怔,竟不知道如何作答,陈六合话锋一转:“千万不要因此而爱上我,你应该恨我,把我恨到极致才对,我救你,是因为我还没有得到你,乔家这顶绿帽都没带上,我怎能舍得你去死?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一句话,把王金戈心中的满满复杂与感激都推倒了,她轻轻瞪了陈六合一眼:“你还是那样惹人讨厌。” 陈六合耸耸肩,轻轻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刚才那种情况,他虽然表现得风轻云淡,甚至还有闲心谈笑风生,但要说不紧张,绝对是骗人的,他也是血肉之躯,炸弹爆炸他也必死无疑。 之所以会出手救王金戈,陈六合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骨子里的那种军人热血吧,或许又是一种爱国情怀。 但他觉得,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纯粹不想看到这个女人在眼皮子底下死去吧。 “讨厌我就对了,但是你也别忘了,正是我这个最让你厌恶的人,救了你两次!这辈子都别忘了!”陈六合淡淡道。 “两次?”王金戈疑惑。 “那一枪,也是我开的,不然你以为还有谁能拥有你男人这么风-骚的枪法?”陈六合满脸笑容。 王金戈怔住了,处于震惊当中,她本就觉得自己欠陈六合的够多了,却没想到,她其实欠他的更多...... “小伙子,哦,不不,大师......刚才那最后一根引线,能不能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一切安定,拆弹组有人忍不住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 好悲催,鲜花榜掉到第六了,大红委屈啊,大红已经哭晕在厕所,声嘶力竭的呐喊,求鲜花!!!!

上一篇   第0247章 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