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4章 绝口不提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464章 绝口不提

陈六合一直选择忍气吞声,并非是想在薛仁冲面前认怂! 而是因为,这里是江北,是薛仁冲的地盘,陈六合丝毫不怀疑薛仁冲的巨大能量! 最后,陈六合无奈之下,就坐在了路边,靠着一根电线杆,那模样看起来,无助又落魄,偶有路人看到,都会禁不住的投来几分怜悯目光! 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让陈六合都惊愕了一下,掏出电话看了眼,竟是沈清舞打来的! 陈六合心脏狠狠一跳,竟有些惊慌失措的感觉! 他赶忙整理了一下心绪,整了整神色,用力了深呼吸了几下,才接通电话。 “小妹,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陈六合语气温和的说道,一点异样都听不出来! “不知道为何,有点心不宁。”沈清舞轻声说道:“哥,可能我是想你了。” 陈六合咧嘴直笑着,道:“嗯,哥也想你了,算算日子,也快了,一转眼哥就可以回去看你了,到时候哥给你做满桌子的菜,哥给你按脚。” “哥,你休息了吗?”沈清舞问道。 “休息了,正躺在大床上舒服着呢!别说,这五星级酒店就是不一样,住起来都让人感觉踏实。”陈六合谎话连篇的说道! 每当路边有车辆驶过,他都会很小心翼翼的捂住话筒,生怕被沈清舞听到车辆声音而发现什么! 至于今晚他所遇到的遭遇,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沈清舞只字片语的! 因为,如果被沈清舞知道他今晚所承受的憋屈和欺凌,一定会心疼,一定会难受! 更重要的是,这丫头一定会疯狂!她若是疯狂,那必将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不说薛仁冲会不会倒霉,恐怕今晚到场的那些人,一个都逃不开,全都要遭受到难以预料的灭顶之灾! 沈清舞不光是他陈六合的逆鳞,他陈六合何尝又不是沈清舞的逆鳞? 陈六合把沈清舞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殊不知,陈六合在沈清舞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了生命,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切! 陈六合不想让沈清舞为自己担忧! 陈六合更不希望沈清舞对薛家展开一些不折手段的疯狂报复! 所以,他对此事,只会闭口不谈! 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陈六合真的不愿意旁生节支,他的心思都在龙殿和李观棋身上! 他要对付李观棋,他要从李观棋的口中得到一个他一直都想要知道的消息! 这个消息,陈六合做梦都想知道,这是他的一块心病,一块从来没有提起,从来不为人知的心病! 没有人知道,他这次来江北,其实心里的最大目的,只是为了弄清某件事情而已! 这对他来说,比杀了李观棋来的还要重要!!! 听到陈六合的话语,电话另一头的沈清舞都禁不住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只有陈六合,才能让她露出这样的笑容,只要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她那颗心,都能变得愉悦起来! 这个世界上,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一直都是这个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至于这份浓浓的情愫,到底还是不是单纯的兄妹感情,或者发生了什么畸形的变化,沈清舞没有去深思细想过,或许是……她压根就不敢去想! 但那又怎么样呢?无论她和他之间的感情如何转变,谁都无法改变,他们彼此都是对方心中最重要最在意最珍贵的人! 这通电话没有持续多久,十几分钟后便挂断,兄妹两大多都处在沉默当中,说的话加起来恐怕都不足十几句而已! 虽然很怪异,但旁人是永远无法理解这对兄妹真实心绪! 无论是陈六合,还是沈清舞,在挂断电话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温柔与满足。 这个世上,有一种相依为命,是哪怕只要听到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心满意足、晴天安好…… 与此同时,在石城一座豪华别墅当中,书房内,还亮着灯光! 一位苍发满头的老者,披着睡袍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月色! 敲门声响起,老者道了声“进”,随后门被推开,进来一名管家似的老人! “老爷,少爷今晚对陈六合出手了……”管家似的老人站在苍发老者的身后垂头说道,态度恭恭敬敬。 苍发老者轻轻点了点头,道:“陈六合是什么反应?” “一直在隐忍,少爷现在已经让他无处容身,此刻正坐在大街上叹声望夜。”管家说道。 苍发老者没有言语。 顿了顿,管家说道:“老爷,要不要提醒少爷一声?陈六合可不是一个善茬,如果把事情做的太过分了,怕是会对少爷的安全有威胁!” “呵呵,这个陈六合!真是胆大包天,在中原省掀起了狂风巨浪后,又直上江北!这个胆魄,有些出人意料了!”苍发老者淡淡说道。 他回过头,这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者,虽然一脸皱纹,但却是精神奕奕! 他正是江北薛家的现任家主,薛定方,一个智慧与实力都异常雄厚的老人! 沉凝了一下,薛定方再次开口道:“我们暂且先什么都不用做,让仁冲去闹吧,毕竟,心里那口恶气憋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次宣泄的机会!” “也必要让陈六合知道,我们薛家,并不是他想欺负就能欺负的!”薛定方说道。 管家点了点头,脸色出现了些许波动,道:“老爷,陈六合的身份有些敏感。” 薛定方看着这位跟了自己好几十个年头,对薛家劳苦功高的管家,道:“无妨,仁冲跟陈六合之间的冲突,还上升不到薛家站位的高度!” “一切都要看事态会照着什么样的趋势去发展!如果陈六合真的是不堪一击的话,那薛家倒也不介意站在他的对立面,充当压死骆驼的其中一根稻草!” 薛定方说道:“至于仁冲的安危,这个应该不至于太过担心!陈六合只要不蠢,就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若他真想恶从胆边生,用对付周家那一套来对付我们,行不通!” “知道了老爷……”管家点点头说道。

上一篇   第2463章 无处容身

下一篇   第2465章 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