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2章 头破血流的六子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462章 头破血流的六子

而陈六合的反应跟其他人的大吃一惊不同,他则是眉头狠狠皱了起来,无比凝重的看着薛仁冲! 薛仁冲的表情毫无波澜,他拿着沾了血液的水晶玻璃,回头看着陈六合,道:“这一下,足够你坐十年大牢,你信不信?” 陈六合深深吸了口气,眯眼道:“这不是我干的,是你干的!” 薛仁冲露出了一个阴鸷的笑容,道:“这里是江北,我说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 陈六合凝声道:“以前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有疯子潜质的神经病!” “没办法,这都是让你逼的!”薛仁冲说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陈六合呼出一口气说道,如果薛仁冲跟他这样玩的话,那真的会很麻烦,有人见血,可不是小事,在江北,他玩不过薛仁冲! “如果你不想这么快就被我玩死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的过来。”薛仁冲对陈六合招了招手! 陈六合深深看了薛仁冲几眼,内心的火气在窜动,他连续呼出几口气,最后,竟然真的乖乖的走到了薛仁冲身前! 他脚步刚刚站定,薛仁冲就一脚踹出,这次,陈六合没躲,不是他躲不开,而是他知道,他不能躲…… “砰”的一声,一脚正中陈六合的腹部,陈六合下意识的跌退了一步。 “陈六合,你特么不是很狂吗?不是很能打吗?不是这么多人都收拾不了你吗?不是很有种吗?现在怎么了?不敢动了?还手啊!”薛仁冲狂笑的吼道。 陈六合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薛仁冲! 薛仁冲一扬手,手中的水晶玻璃再次砸向陈六合的头颅! 这一瞬间,陈六合的目光杀机乍现,他下意识的想要还击,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砰”下一秒,沉重结实的水晶玻璃砸在了陈六合的脑门上! 陈六合的额前,出现了一道狰狞的口子,鲜血急促的流淌出来,很快就染红了陈六合的脸面! 即便是这样,陈六合也没有还手的意思,他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有出现丝毫波动! 抬起手掌,抹了把脸上的血迹,陈六合一眨不眨的看着薛仁冲,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结果,我给你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收手了?” “哈哈哈,陈六合,你也会有今天?你不是那么狂的一个人吗?在杭城的时候,你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你没想到你有一天会被我薛仁冲开了瓢吧?”薛仁冲肆意的笑着。 陈六合无动于衷的说道:“这一下,就当是我为当初的事情给你陪罪的!今天见血了,是我给你最大的道歉!我希望,你见好就收!” 鲜血从陈六合的伤口处涌出,顺着陈六合的眉角,滴答而下,看起来很是凄惨! 多少年没有被人开过瓢了?陈六合已经记不清楚了! 不过今晚,遇到薛仁冲这样充满恶意的仇人,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如果这一下能够让薛仁冲泄愤解气的话,陈六合倒是愿意强忍下这口难咽的恶气! 说实话,陈六合这种受了重击头破血流后,还能如此沉稳冷漠的表情,带给了众人很大的冲击力,这样一个家伙,必定是一个狠人! 是一个极度凶猛的狠人,对自己都能这么狠,对别人,简直可想而知! 薛仁冲的心头都禁不住跳了几下,他怒视陈六合道:“你难道一点都不痛吗?痛就给老子叫出来!!!”愤懑之下,薛仁冲又是一脚踹在了陈六合的身上! 陈六合身躯晃了晃,脚步后移了半步,但身躯仍旧挺直站立! “薛仁冲,这脑袋上的伤,再加上这两脚!已经足够弥补你在杭城受到的屈辱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的旧账,一笔勾销!” 陈六合冷漠的说道:“该还的,我都还给你了!这件事情到此结束!” 听到这话,薛仁冲脸上挂满了讥讽的笑意,道:“陈六合,你以为这样就简单的完了吗?没门!做你的春秋大梦!老子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与我无关!该给你薛家的交代,我已经给了!至于你以后要做什么事情,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但你要想清楚,做了什么,就要承受什么!” 陈六合再次摸了摸眉角的血迹,他说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或许并不是非常了解!但是没关系!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真把我惹急了,你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疯子!” “我承认,你们薛家在江北很厉害,我惹不起你们!但你真要不给我活路走!我就先把你薛仁冲按进泥里踩碎了!我有没有那个能力,有没有那个胆量,你可以试试看!” 陈六合逼视着薛仁冲,用一种无比森寒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可否认,在这一瞬间,薛仁冲的心中涌现出了一股浓浓的恐惧感,手脚都有些抑制不住的发凉,寒气肆意,心脏都在不停的打鼓! “陈六合,你是在威胁我?到现在,在这里,你还敢威胁我?”薛仁冲勃然大怒。 陈六合神情狠厉的点点头,道:“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真把一个疯子逼急了,后果,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丢下这句话,陈六合便不再去看薛仁冲,他自顾自的走到了前台,声音沙哑道:“小姐,给我几张纸巾行吗?” 前台赶忙拿出纸巾递给陈六合,那小模样,害怕极了! 今晚发生的事情,虽然看起来是眼前这个青年吃了大亏,可似乎谁都能看的出来,这个貌不起眼的青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狠人!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在抑制狂性的野兽,千万别把他给激怒了,一旦爆发,那一定会是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接过纸巾,陈六合道了声谢谢,把纸巾按在额前的伤口上,防止鲜血急促流淌! 随后,陈六合看也没去看薛仁冲与那帮纨绔一眼,直径朝着酒店大门外走去!

下一篇   第2463章 无处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