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8章 三天!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438章 三天!

“是吗?结局尚不可知?那你们两还跑到我跟前来干什么?既然你们有这个底气,那就滚啊!” 陈六合狞笑的说道,半点面子也不留:“我现在看到你们两个就感觉恶心!赶紧滚吧!如果我是你们的话,现在不是在这里求饶,而是趁着现在还有心力,赶紧去给自己选一副上好的棺材,找一个风水不错的墓地!” 说到这里,顿了顿,陈六合再道:“哦,对了!棺材别只准备两幅!到时候,死的不光是你们两个败类!姓周的,会死很多人!该死的,都会死!!!” “陈六合!你非要把路走的这么绝吗?”周建章咬牙切齿。 陈六合斜睨他一眼,道:“老狗!这条自取灭亡的绝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拿我们沈家的尊严来搏自己的前程?你们配吗?” “陈六合,如果你硬要赶尽杀绝,那我们周家也不会怕了你,大不了来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周建章捏紧拳头怒声道,见求饶不成,周建章也是心火汹涌! 听到这话,陈六合神情一凝,道:“滚!三天之内,我让你们周家必亡!” 周建章父子两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惊疑变换,无法平息,脚步也不曾挪动! 他们很清楚,今晚从这里离开后,周家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他们的双足就像是被灌铅了一般,沉重无比,无法挪动! “滚!”陈六合声调拔高,猛然怒喝一声:“是不是要让老子把你们两个丢出去?” “陈六合,路是你自己选的!既然你不想给我们周家活路,那就别怪我们周家心狠手辣了!”周建章死气沉沉的看着陈六合。 “有什么本事,尽管用出来!如果我连你们周家这样的臭虫都踩不死!那我陈六合可就真的白活了这么多年,还谈何立起沈家门庭,扛起沈家大旗?”陈六合轻蔑的说道。 周建章父子两最后深深凝视了陈六合片刻,随后,无比沉重的转过身,向着厅外离去。 “记住,三天之内,我要让周家哀嚎遍野,家败人亡!”陈六合阴森话语传出! 周建章和周廷伟两人身躯一颤,继续迈步,几秒钟后,走出正厅,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陈六合嘴角挂着无比阴鸷的冷笑,周围的空气都随之骤降,他眉宇间浮现出熊熊怒火,他的心绪也在狂暴奔腾,他动了震怒,起了强烈杀心! 而蓝志龙爷孙三人,则是瞠目结舌,愣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心中只剩下千层巨浪在翻涌! 刚才那一系列的事情,刚才一连串的对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这爷孙三人有种难以消化的地步,脑子里都是一片凌乱的! 在不为人知的暗地里,陈六合竟然做了这么多! 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把周家逼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口! 那周建章父子两刚才的状态,很明显,周家已经濒临绝境,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像陈六合低头祈求的地步! 不可思议,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没人敢想像,陈六合的能量,已经恐怖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中原省的天,恐怕是真的要变了!风雨欲来山满楼,漫天乌云遮日月! “六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还隐瞒了多少事情?” 半响后,还是蓝志龙率先回神,压下心中惊悸,打破了厅内的沉默。 陈六合呼出一口浊气,回头看了看蓝志龙三人,脸上那种可怕的神情也收敛了起来,挤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 “一时半会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总之,等着瞧吧,不出三天,就会有结果!我要让整个周家都坍塌!”陈六合轻声说道。 三人再次一颤,蓝志雄惊叹道:“你……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陈六合再次一笑,道:“周家已经是强弩之末,到了死亡边缘!我担心他们这几天会临死反扑,大家都小心点吧,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状况。”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二老休息了,一场大戏很快要会拉开帷幕,大家等着欣赏便是。” 说罢,陈六合告了个辞,就转身向厅外走去,蓝海星也跟爷爷打了个招呼,赶忙小跑的跟在了陈六合的屁股后头。 老宅外,月色下,夜风习习,吹打在脸上,让人有种舒爽的感觉! 陈六合点了根烟,歪头看了蓝海星一眼,笑道:“吓到了?” 蓝海星咧嘴一笑道:“是有点吓到了,不过不是被六哥的手段吓到了,而是被六哥刚才的状态给吓到了,我真担心你会忍不住把周家父子给弄死。” “呵呵,我要是这点理智都没有,怎么活到今天?”陈六合洒然一笑的说道,丢了根香烟给蓝海星! “周建章和周廷伟都该死,但我却不会亲手杀他们!我会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周家是怎么崩塌的,我要让他们在死之前,身败名裂!”陈六合淡漠的说道。 “六哥说出来的话,就肯定做得到!周家父子也的确害怕了,不然,不可能会出现今晚这样的情况!”蓝海星点点头说道。 陈六合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抽完一根烟,把烟头丢在地下,用脚尖碾了碾,道:“走了。” 蓝海星也赶忙丢掉香烟,道:“六哥,我送你。” 陈六合回头看了蓝海星一眼,道:“不必了!这几天周家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一个要临死反扑的人,显然还是有几分可怕的!” “这几天,你就别跟我在一起了!自己注意安全,别出了什么意外!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希望任何事情阻拦我的脚步!”陈六合说道。 蓝海星也沉凝了点点头,旋即把车钥匙递给陈六合,道:“那好,六哥,你自己也注意安全吧!我的车给你用。” 陈六合笑了笑,接过车钥匙摆摆手,坐上车,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