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0章 黑蛟帮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40章 黑蛟帮

两百四十章 “说声谢谢就这么难?”看着眼前的王金戈,陈六合笑问。 王金戈没有好脸色:“别想让我对你说谢谢,虽然今天的确应该说这两个字,但对你,我说不出口,我还是恨你。” “没事,如果不能很快的爱上我,那倒不如把我恨到极致,恨之深爱之切,其实都一样,我不介意。”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你的脸皮真是厚到出奇,比城墙还厚。”王金戈小声骂了句,刚才事件后,她对陈六合的看法,变得复杂,要说不恨,那绝对不可能,她仍然恨不得宰了陈六合。 但要说感激?又有那么一丁点,毕竟是陈六合的挺身而出,才化解了她和王金龙的这次危机,如果没有陈六合,下场会怎样?她不敢去想。 并且还有一点是让她触动最深的,在这样生死攸关的紧急关口,乔家在哪里?自己这个名门望族手腕通天的婆家在哪里?悄无声息。 为她出头的不是乔家,而是一个让她痛恨到极点的可恶家伙! 刚才那一刻,对于她来说,乔家的高大门庭,远远不及陈六合的消瘦身躯来得实在,为她挡风遮雨的,是陈六合独自一人!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的女人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欺负,怎么欺负我都不会觉得过份,因为这是你的宿命,但别人胆敢让你受一点委屈,都是不可饶恕的事情,我掰断他的骨头,甚至让他离开这个世界!”陈六合风轻云淡的道了句。 王金戈的内心狠狠一颤,但脸上却是沉冷一片:“不要自作多情,这里没有人是你的女人。” 陈六合耸耸肩:“自欺欺人的梦境总会醒来,时间可以告诉你一切!” 王金戈不愿在这个话题纠缠,她冷笑:“你还是好好想想以后的事情吧,那个丧狗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角色,敢到乔天来闹事的,不是狠人就是疯子。” 陈六合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神掠过,停留在此刻仍处于惊吓当中的王金龙,轻轻勾了勾手指,说道:“说说吧,那个丧狗什么来头?” “黑蛟帮四大金刚之一。”王金龙语气颤抖的说道。 陈六合倒是没什么反应,王金戈这个杭城本地人却是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都变了。 “黑蛟帮?很厉害吗?什么来头。”陈六合笑问。 不等王金龙说话,王金戈就解释道:“厉害,是杭城本地最老牌的黑势力之一了,至少建立了二三十年,这二三十年中不管怎么肃清、扫黑,黑蛟帮仍然存在,从这点就可见一斑。” 王金戈脸色凝重道:“我还听说,黑蛟帮行事风格异常狠辣,帮内各个都是凶神恶煞,下手及其残忍,没少干一些人神共愤丧心病狂的事情。” “难怪,那个丧狗不怕乔家这个招牌,传闻黑蛟帮和乔家一直不对付,狂妄至极,在杭城也很少把一些老牌家族放在眼里,目中无人,跋扈无度。”王金戈道。 陈六合笑意渐浓,道:“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又看向王金龙:“四大金刚又是什么玩意?” “黑蛟帮的老大叫冯奇,人称七爷,四大金刚就是他手下最厉害的四个头目,每个人的手下都有好几百弟兄,势力很大,丧狗就是其中一个。”王金龙瑟瑟发抖的解释道。 陈六合对黑蛟帮算是有了个模糊的了解,能不把杭长老牌家族放眼里,并且还能混的风生水起的人,可见绝对是个硬茬子狠角色,黑蛟帮不简单,冯奇也不简单。 低睨王金龙,陈六合冷笑道:“连这样的势力你都敢去招惹,你还真是活腻了,其实你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是浪费一块墓地,无足轻重,但你把这样的仇人招惹到王金戈的身上,那你就是猪狗不如了。” 王金龙慌忙说道:“我也不想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老娘们是丧狗的老婆,如果知道,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上她啊。” “一个精虫上脑的废物,死不足惜!”陈六合冷笑,就连王金戈,对王金龙都失去了怜悯之心。 “救我,陈大少,陈公子,你一定要救我,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我知道你有本事救我,你连乔家都不怕,你肯定也不怕黑蛟帮,对不对?” 王金龙显然是吓破了胆子,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跪在陈六合的腿边,也不顾这里是公共场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求着。 陈六合嗤笑的看着痛哭流涕的王金龙,眼中没有怜悯,冷漠道:“你身后站着整个乔家,还用得着求我救你吗?去找乔家吧,他们或许能够救你。” 王金龙脸色煞白,惊恐的摇着头:“不会的,乔家绝不可能救我的,他们根本就没把我当做一个人看,连条狗都不如,他们不可能会为了我和黑蛟帮大动干戈。”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既然有本事在外面玩别人老婆,那就得做好承担任何后果的准备,你现在这样算什么?”陈六合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不敢,我不要,我不想跟那个贱人一样被剁碎了沉河,你一定要救我,帮帮我吧,我让金戈当你的情人,我举双手赞成,我绝对同意。”王金龙道,再一次把王金戈卖的一干二净。 陈六合一脚把他踹到在地:“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做不做王金戈的男人,何须你来同意?”当着王金戈的面,陈六合对王金龙没有一点好脸色。 王金戈也愤懑:“王金龙,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王八蛋,你自己闯的祸,自己扛吧,你就老老实实等着被人砍死!” “王金戈,你还是不是人?我是你哥,我是你亲哥,你忍心看着你亲哥被人活生生的砍死?快,你帮我求求陈大少。”王金龙把希望寄托在了王金戈身上。 现在对于王金龙来说,陈六合无疑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只有死死抓着,或许才有一线生机,不然面对丧狗那个疯子,他必死无疑。 他也很清楚,乔家靠不住,乔家也不可能为了他这个无足轻重的人去大张旗鼓。

上一篇   第0239章 复杂难言

下一篇   第0241章 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