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兄妹夜话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23章 兄妹夜话

兄妹两坐在院子中,乘着夜色,陈六合的手掌有节奏的轻轻拍着膝盖,脑袋轻轻晃着,嘴中用极低的声音哼着老爷子生前最喜欢的一首京剧,用的也是老爷子生前最喜欢的潭派唱腔。 虽说不上多么好听,更没有老爷子唱时的那种韵味,但却也让沈清舞听得如痴如醉。 “哥,除了爷爷的京剧外,我最喜欢听你唱,不好听,但很好听。”在陈六合的唱腔停止后,沈清舞轻声说道。 “不好听但很好听?”陈六合开怀大笑了起来,替沈清舞拂去发丝上的一片落叶,笑道:“这个世界上,能说出这种话的,只有我陈六合的小妹,沈清舞!” 沈清舞淡淡一笑,没有倾国倾城的惊艳美,却如莲花绽放一般令人失神:“哥,你答应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在京城圈子里一向以性情淡漠、无视名利、连沈老爷子的话都看心情来听的大才女,却对陈六合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我不答应,你就能心如止水了吗?”陈六合反问。 沈清舞抿嘴不语,陈六合揉了揉对方的额头:“老沈家的人都随老爷子,倔如驴,既然你不甘沉寂,那哥就让你发出属于你的声音。” 收回手掌,陈六合看着夜空:“一年前有人敢动你,哥想看看一年后,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动你。” 沈清舞仍然没说话,更没把心底的心思说出来,她不是不甘沉寂,如若无忧无虑,她愿意永远躲在身旁这男子的身后,藏去一切能够闪光的特质。 可是,她知道,他们不会这般平凡下去,哥哥的心里在下着一盘大棋,她只是想帮上一点点的忙而已,只要不让他一个人背负得太辛苦而已...... 半响后,陈六合又道:“无所谓平静不平静了,连赵家都能在杭城大学找到你,更别说那些眼睛始终盯着我们不肯松懈的人了。” 沈清舞浅浅笑着,很多人都以为他们兄妹在躲,愚昧而无知,他们从来不曾躲过什么。 反倒某些人应该庆幸,因为爷爷的一句遗言,而让自己这位可以化身修罗的哥哥沉寂着。 第二天上午,当陈六合一走进会所的时候,恰巧碰到一脸疲倦的秦若涵从外面回来,看那憔悴的脸色,这娘们估摸着一宿没睡。 “喲,秦老板,你可得注意身体,不要放纵过度啊,年轻虽是资本,女人虽需滋润,不过还是克制着一些更好。”一见面,陈六合就没轻没重的打趣道,一点也没有昨天晚上救世主般的神圣冷辣,嬉皮笑脸油腔滑调。 闻言,秦若涵开始还是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旋即回过神来,整张俏脸都变得通红,像是要快要滴出水来,她羞恼的瞪了陈六合一眼道:“思想龌龊满嘴脏话,我是刚从医院回来,你以为我是去干嘛了?口无遮拦。” 陈六合恍然大悟的哈哈一笑,投去一个暧昧的眼神:“原来秦老板对医生很感兴趣啊?制服诱惑的确很不错,我们算是同道中人。” 秦若涵气得差点没冲上去咬陈六合一口,她咬牙切齿道:“陈六合,你!”秦若涵气急,也不顾是在大庭广众,直接吼道:“我是去探望伤者了,不是你以为的那啥啥!” 陈六合秦若涵的反应给逗乐了,这娘们生气的时候也挺好看的,跟一只发情的夜猫一般。 他整了整神色,没有继续逗秦若涵,再逗一下,他真怕这娘们会哭鼻子。 两人结伴走进会所,秦若涵跟在陈六合身边,犹豫了半响,开口说道:“昨晚的事情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后果我不敢想像。” 陈六合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碰巧而已。” 咬了咬嘴唇,秦若涵继续说道:“好在昨天晚上并没有出现伤亡,那名腹部挨了一刀的保安也救了回来,事后我会给出补偿,这件事情就算平了。” 陈六合走进电梯,轻描淡写的问道:“你昨晚在医院待了一夜?” “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这个负责人怎么可能不去医院安抚?”秦若涵有些疲惫的挽了挽发丝。 “我看你不止是去安抚伤者的吧?”陈六合话中有话的说道。 秦若涵的娇躯微微一颤,看着陈六合道:“我知道我没有按照你说的做,你心里肯定不舒服,只不过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想惊动有关部门,不然我们这会所都不能安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 “这是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就是,没必要跟我汇报。”陈六合说着,这时电梯门打开,陈六合走出电梯右拐,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而办公室在另一头的秦若涵,竟然也默默无声的跟了过来。 陈六合冷笑一声,没去理会,直接来到办公室里,秦若涵跟了进来,站在那里,看着陈六合,还是没有说话。 陈六合坐在老板椅上,双腿架在办公桌上,歪着头打量秦若涵:“有屁快放。” 这画面不敢想像,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老板,谁才是打工的。 咬咬牙,秦若涵开口道:“陈六合,我希望你能放过那三个人,我保证他们不会对你做出报复行为。” 听到这话,陈六合气笑了起来:“你怎么就知道我会不放过那三个人?” “因为你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允许有三个定时炸弹存在。”秦若涵道。 陈六合冷笑一声,道:“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三个人?把他们收买了?” 秦若涵说道:“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我面对的是整个黑龙会,在他们面前,我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我必须让自己变得不是那么被动。” “所以你就跟三个亡命徒达成了协议?”陈六合冷笑。 “我别无选择。”秦若涵承认。 陈六合定睛看了对方良久,随后才摇摇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丢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既然秦若涵自己做出了决定,他不会去劝阻什么。 等秦若涵离开了办公室之后,陈六合脸上的冷笑变成了嗤笑,这个娘们简直太天真了,那三个都是什么人?都是身上背了人命案的亡命徒,这样的人往往最是桀骜不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根本就不知道规矩是什么玩意。 收买这样的人,跟这样的人达成协议?无疑是个及其愚蠢的决定,陈六合不知道这个娘们会不会玩火自焚,但他敢肯定,这娘们绝对会为这次做出的愚蠢决定而栽一个大跟头。 不过这些话,陈六合是不会跟秦若涵明说的,在他看来,秦若涵这样被仇恨冲昏头脑,还有些许心高气傲,更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们,吃吃苦头也不是什么坏事。 一个人既然拥有与实力不相匹配的野心,那么就必须接受一次次的惨痛教训,因为这才是能让一个人快速成长起来的重要基石。 ...... 张永福的效率很高,中午就派了周云康来会所找秦若涵签合约,一个名字签下,一个手印按下,“金玉满堂”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这么白白的拱手相让。 秦若涵自然是及其不甘,不过在强敌面前,她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同时,也让她心中那股仇恨变得更强,她不光要让黑龙会这些刽子手付出惨重代价,更要为死去的父亲报仇! 整个过程,陈六合并没有参与,他此刻正躺在办公室里呼呼大睡,不过有人似乎并不想让他清闲下来。 签完合约后,周云康竟然主动找到了陈六合的办公室。 这让美梦被打扰的陈六合异常不爽,要不是还读过几年书,自认为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他指定把周云康从五楼丢下去。 ----------------- 敢不敢来点票票?什么鲜花、打赏、乱七八糟的板砖白菜,统统给我砸出来,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