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5章 许你一个承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35章 许你一个承诺

想让王金戈请陈六合吃什么山珍海味那也不可能,两人就在商城内的餐饮区随便找了家快餐店坐下,坐的是大厅。 吃着估摸着最多十五块钱一份的快餐,有两荤两素,陈六合还挺津津有味,他看着四处的热闹景象,道:“九点了还这么多人,看来咱家生意挺好啊。” 王金戈爱搭不理的说道:“谁跟你是咱家?请你说话注意言词。” “迟早是一家人,何必计较那么多?再说了这商城也有我的股份,不是咱家是什么?只不过咱家现在还有一个碍眼的家伙,哥们得想法子把他清理出去。”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王金戈冷笑:“陈六合,一天不吹牛你就能死吗?这里挂着乔家的招牌,虽然我是大股东,但是连我都不能否定乔家对这里做出的贡献,如果没有乔家的招牌,这里不可能发展的这么顺畅与繁华,你现在想把乔家清出去?” “有什么不妥的吗?招牌随时可以换。”陈六合风轻云淡道:“乔天这个名字太俗气了,俗不可耐,我看叫金日合就挺不错的。” 一口饭菜差点没被王金戈喷出来,她咬牙切齿,高跟鞋都在碾压着地板,如果地板是陈六合的脚掌,她保准能用鞋跟踩个稀巴烂。 陈六合没理会王金戈要杀人的表情,他嚼着一块红烧肉,道:“一个老牌家族的崛起固然跟管理者的能力息息相关,但像乔家这样的,更需要的是底蕴,我知道以乔家的名声,族内绝不可能是一群草包窝囊废,定然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拿纸巾擦了擦油腻嘴巴:“他的底蕴我也从不否认,能屹立数十年不倒且蒸蒸日上,肯定有让人称道的地方,但这样的家族绝对不是不可撼动的,根再深,都可以拔得出来,无非就是看这个拔根的人力气够不够大而已,乔家与普通家族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把根拔出来的同时,能够多带出一些泥罢了。” “说的很轻巧,你的狂妄已经融入到了骨子里,不可理喻无可救药。”王金戈不屑的说道,道理谁都会讲,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一个人的狂妄总是需要实力来承托的,没实力的人已经埋在黄土下了,有实力的人不但能好好活着,并且能越活越好。” 陈六合轻笑的说道:“我许你一个承诺,不久的将来,我让你们王家取代乔家的位置,如何?” “我看你已经疯了。”王金戈骂了一声,心中却在狠狠发颤,这个家伙太敢想也太敢说了。 “当然,我不是活雷锋,让你们王家取代乔家也不是白忙一场的勾当,你做我的禁脔,其他人做我的狗,能力大小无所谓,重要的是忠诚,当然,还需要一副可以随时咬人的好牙口。”陈六合随意道,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陈六合,你的白日梦也做的太离谱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更不要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女孩,会听信你的鬼话连篇。”王金戈冷笑的说道。 陈六合耸耸肩:“无所谓你们信不信,但你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我的你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如果你想跳出乔家摆脱乔家的话,只有我能帮你。” “别太自视甚高,你在我眼中甚至比乔家还要可恶,他们顶多只能算得上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你可是个十恶不赦的真小人,好像你对我的威胁才更大。”王金戈嗤笑的说道。 “我至少能让你获得自由,不用活在乔家那个牢笼里。”陈六合道。 “我靠我自己的努力也不是没有重获自由的可能性。”王金戈道。 陈六合摇头:“你还在自欺欺人,我不否认,你近些年在商业上的做为称得上前程似锦这四个字,资产也被你翻了翻,除了这家购物广场外,你的其他几项投资也或多或少比较成功。” 轻蔑的扫了王金戈一眼,道:“但这是否改变了什么?你走出去仍然是顶着乔家女人的头衔,别人也正是因为你这个头衔,才卖你三分薄面,你不会真以为你能在商业上拼个一飞冲天吧?别的且不说,乔家就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你也很清楚,想从商业上撕开一条生路,希望渺茫。” 被说痛心事,王金戈怒视陈六合:“陈六合,你没觉得你自己真的很讨人厌吗?” 陈六合无辜的耸耸肩:“这或许就是忠言逆耳吧,自欺欺人固然能够让自己活在梦里,至少不让自己那么绝望,但现实终归是要面对,你仍然处在绝望当中!” “事也谈了,饭也吃了,你想让乔家人看到你对我纠缠不休的戏码也演完了,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离开了?”王金戈说道。 “这里的饭菜不错,以后我会常来。”陈六合轻笑说道,不等王金戈发怒,徒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 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喊:“救命!” 放眼望去,只见一个男子正在连滚带爬的狼狈逃窜,撞击的人群东倒西歪,在他身后,涌来一大批凶神恶煞的人,一个个面露凶光,手中还提着明晃晃的砍刀,气势绝对吓人,一出现,就引起了路人一片尖叫,疯狂四散。 “不相干的人都给老子滚远一点,以免被殃及池鱼,真要见了血,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手持砍刀的大批人中,走在最前头的中年男子怒喝一声。 “保安,保安呢?你们他吗的动手啊!”男子跌倒在地,拼命爬行,对着那些闻风赶来的保安吼道,可那些保安却是一个个的踌躇不前不敢动手。 开玩笑,面对这么一帮看似亡命徒的家伙,就他们这些拿着三两千工资的人哪里会傻到冲上去玩命? 更别说这帮人足有四五十个之多了,声势浩大到吓人。 “王金龙,你他吗再给老子躲啊,再跑啊!”领头的男子用砍刀指着面无血色的男子,这个胆子都快被吓破的人,不是王金龙这个草包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