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4章 悲催的女人(四更到!)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34章 悲催的女人(四更到!)

美人在前,又是像王金戈这样祸水级别的妖精女人,还是陈六合可以唾手可得的,说不诱人那是骗人的,陈六合也的确动了火气,欲望在燃烧,不过他不是一个下半身控制上半身的牲口,他理智得令人发指。 跌坐在老板椅上的王金戈脸上闪过瞬间的惊愕,显然她也没想到几乎快要欲火焚身的陈六合会突然把她松开,她刚才甚至都做好了绝望的思想。 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更清楚自己对男人的冲击力与杀伤力,陈六合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扼制住心中的欲火,这让她的内心有些复杂难言,要对陈六合刮目相看,但心中的痛恨又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整理了一下旗袍,伸手摸平了有些褶皱的超薄丝袜,王金戈才抬头看向陈六合:“你为什么每次都要践踏我的尊严!这样会让你很有快感吗?” “我得承认,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品尤物,每次与你的接触,都容易让我内心躁动,升起最原始的欲望,的确挺有快感!” 陈六合淡淡说道:“你要说这是在践踏你的尊严,那就是吧,其实尊严这玩意值几个钱?再说你又有尊严可言吗?除了披着一件乔家媳妇与成功商人的外衣外,你的尊严早就支离破碎了不是吗?”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王金戈狠狠的骂了一声,只感觉心口狠狠一疼,这是第几次了?这是这个家伙第几次揭露她内心深处最痛最痛的伤疤了? 陈六合耸耸肩不予理会,他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安于现状,继续在乔家做你的怨妇,时时刻刻担心被禽兽啃食。第二,做我的女人,我让你摆脱乔家的阴影。” 王金戈冷笑:“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吗?都免不了被人玩弄的命运,无论是跟你睡,还是跟乔云起睡,我都是一个放荡浪妇狐狸精。” 陈六合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道:“不一样,前者是有悖伦理,会让你受人嘲笑与唾骂,而后者,则是一种性情上的洒脱,说不定会让人敬佩你的勇气。” 王金戈可不傻,她嗤笑道:“还是收起你的鬼话连篇吧,跟了你我就好了?我不是一样要一辈子活在屈辱当中?受尽你的羞辱和玩弄?” “更何况,你凭什么让我跟你赌一把?就凭你一张天花乱坠的嘴巴吗?”王金戈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想死就自己去找死,别想着拉上我一起,我还没活够,活着总比死了好,至少还有希望。” “看来乔家的底蕴在你的心中还真是根深蒂固了,或许你把乔家看得太高了一些。”陈六合也没强求,只是淡淡说道。 “乔家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是疯了,恕我直言,我从不认为你能够跟乔家叫板,现在还活着只能证明你并非一个普通人罢了,仅此而已,有一天如果你死了,都无需通知我,我不会给你送花圈。” 王金戈毫不掩饰对陈六合的憎恨与厌恶。 “真是薄情寡义的女人啊,好歹我也是因为你才卷入这场纷争。”陈六合索然无趣的说道。 “自己选择的路,就不要怨天尤人,从始至终,我都没想过跟你有任何交集,是你自己不知死活的要插一足进来。” 王金戈冷笑:“想睡我的人从来都没少过,加起来可以从雷峰塔排到西郊外,但至今都没有一个人能睡到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些有贼心且又有贼胆的人,不是死了,就是不得好死了!” “那是因为我没出现。”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在我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我想不想做的事情!” “你的自大自负已经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王金戈冷冷道。 “谢谢夸奖,自大自负的同义词就是自信。”陈六合没脸没皮的说道,随后又叹了一声:“看来今天的谈判非常失败,这个逼,也没装明白。” “如果这就是你今天晚上来的目的,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立刻,马上!”王金戈下了逐客令。 陈六合却是没有半点自知之明的意思,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办公桌上,道:“现在我们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合作伙伴了,跟你说了一大堆废话,肚子都在咕咕叫,难道你就不应该请你未来的男人吃一顿晚饭?”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如果有一把刀,我怕我都会忍不住一刀捅死你,你觉得我还会请你吃晚餐?”王金戈咬牙切齿的说道。 “唉,一个如此抠门的人在管理着我的资产,我真的不放心,看来明天我要入驻这家购物广场了,一定要时时刻刻监督我的资产安全。” 陈六合不管不顾王金戈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睛,眼神在办公室内打量了一圈,指着落地窗前,道:“嗯,那里不错,就在那放一张办公桌吧,我在那里办公!” “陈六合,你不要太过分了!”王金戈拍案而起,气得胸前的巍峨都在起伏。 “我要来我自己的产业上班,也算过分吗?”陈六合十分无辜的问道。 “这里最大的股东是我,我才是话事人,你无权干预购物中心的运作。”王金戈咬着银牙说道。 “我是没有决议权,但是我总有管理权吧?”陈六合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耸耸肩。 “你到底想干嘛?”王金戈气得快要吐血,让陈六合来乔天购物广场上班?让她们每天处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对王金戈来说绝对是个噩梦,还不如杀了她来得痛快。 “肚子有点饿......”陈六合摸着肚子,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 王金戈狠狠捏了捏粉拳,生气的把老板椅用力推开,迈着优雅且不失怒意的步伐走出了办公桌,向办公室外走去,看都不看陈六合一眼:“陈六合,小心我下毒毒死你这个混蛋!” 陈六合屁颠颠的跟了上去:“只要你敢背负谋杀亲夫的恶名,我无所谓!” ------- 鲜花榜一掉再掉,从第三掉到了第五,咱退而求其次,保住个第五如何?鲜花走一波吧,我的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