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5章 急速狂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355章 急速狂人

蓝海星吓的惊叫连连,已经死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生死不明的下一刻! 而陈六合神情仍旧平静,双掌握在方向盘上异常的稳当! 在过弯之际,他踩死油门的右脚,并没有丝毫的松弛,他的方向盘,猛然旋转! 整个车身倾斜,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斜度,侧倾而出! 车轱辘跟地面产生了剧烈的摩擦,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嘶鸣声,甚至都有火星四溅而起! 紧闭双目的蓝海星只感觉自己快要被甩出了车外! 他的体内一阵翻江倒海,只感觉生命像是快要走到了尽头! 如果他睁开眼睛亲眼见证了过弯的惊险一幕,他一定会觉得,死亡竟然离他如此之近! 因为,在陈六合不减速漂移过弯的时候,车子似乎要出现了失控的趋势,整个车尾,都横移了出去,离公路另一边的护栏,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看起来,整辆车就像是要甩出护栏一般,要知道,护栏外,可是高达数十米的深渊! 陈六合简直太过疯狂,他这绝对是在死神的指间跳舞,在刚才那个瞬间,他们离死亡,真的只有二十公分的距离而已! 他竟然驾驶着一辆没有经过任何改装的车辆,用时速两百码的恐怖速度,成功过了这个至少达到了四十五度角的大弯道! 这一切,这整个过程,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恐怖! 可陈六合的脸上,竟然没有出现丝毫的惊惧与波纹,他的眼中,倒是涌现出了一种与往常不同的神采! 但那绝不是害怕,而是一种久违的刺激与疯狂!这种感觉成功的让他身体内的血液沸腾了起来,也成功把陈六合体内那种蛰伏着的狂热基因给激发了出来! 惊心动魄的过了一个弯道之后,车身渐渐平稳,但车速,竟然还在递增,扎眼一看,仪表盘上的时速已经达到了每小时220公理! 陈六合聚精会神的盯着前方漆黑的山道,他仍旧没看到周嘉豪的车尾灯,周嘉豪似乎已经把他们甩的很远! 皱了皱眉头,陈六合说道:“车子硬性设施还是硬伤啊,一个弯道至少多浪费了两秒钟!没有精良改装过的车,相对来说在这种疯狂的状态下,还是稍难驾驭。” 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喷血! 正常人,是绝对不敢这样玩的,哪怕是一个顶尖的职业车手,也绝对不敢像陈六合这样,用一辆普通车辆以两百码的速度强行过弯! 因为这几乎就是车毁人亡的架势,绝对就是在玩命! 而陈六合却做到了,虽然过程惊险,但他自身,却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 如果陈六合刚才过弯的一翻操作被旁人看见,也一定会惊为天人! 因为在过弯时,不管是陈六合对方向盘的把控,还是对刹车油门的把控,看似不起眼,其实都做到了一个极尽完美的地步! 可以说,一分不深,一分不浅,如果稍有慌乱或失误,这辆车,必定冲出护栏,坠入山道! “六哥……你真是一个疯子……”蓝海星胸膛起伏,脸色煞白一片,他从来未有过这么疯狂的经历,他觉得他的小命,已经不属于他了,随时可能牺牲! 陈六合嘴角一咧,道:“是啊,我本来就是一个疯子!这也是我们能赢周嘉豪的主要原因,因为我敢玩命,他敢吗?” 车速还在提升,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弯道! 陈六合油门松开,轻点了一下刹车,方向盘迅速转动! 车身再次猛烈倾斜,轮毂发出惨烈而尖锐的嘶鸣,在地面上拖出了几道长长的焦痕! 整俩长达五米的奔驰轿车,几乎以一个快要侧翻的倾斜度,顺着弯道漂移而出! “轰!”过弯时,陈六合一脚油门深踩到底,车子发出野兽般的咆哮,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殷勤都在轰动,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被激发出了最大功率! 就在这样惊险刺激的情况下,车子以两百码以上的速度,连续冲过了几个弯道! 每一瞬间,都是那么的恐怖,都是在挑战心脏承受能力的极限! 蓝海星只感觉魂儿都要被吓散了,他浑身都在瑟瑟发抖,拼命的抓着扶手,因为但凡只要他有一个疏忽,都可能会被直接甩出车内…… 没理会蓝海星的惊叫连连,陈六合面色沉稳,双目锐利的注视着前方道路! 漆黑的环山公路中,弯弯绕绕,可视程度不高,他仍旧没看到周嘉豪的车尾灯! 冷笑了一声,陈六合呐呐道:“这个周嘉豪,有几分实力,速度挺快,已经过了六个弯道,竟然还没追上他!有点意思!” “六哥,只是一场飙车而已,没必要拿命去拼吧?咱们可是一车两命……”蓝海星满心慌乱的说道,话都说不清楚了,舌头在打卷。 “你的命比我的命还值钱吗?”陈六合斜睨了蓝海星一眼,淡淡道:“如果没有,那就闭嘴!这样的经历可不多,会成为你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之一,你要好好感受!” 还不等蓝海星来得及回应,车身就再次发生了巨大倾斜,让他整个身体都贴在了车门上,脑袋都撞在了车窗上,嘴中发出了惊惧的惨叫! 因为陈六合再一次以疯狂的速度,过着又一个弯道…… 时间飞快流逝,就在陈六合成功过了第十三个弯道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前方闪烁出车尾灯的光芒,他已经看到了周嘉豪的车尾灯! 陈六合嘴角瞬间挑起了一个更加疯狂的笑容,车速还在攀上,仪表盘上,的指针已经指到了250的数字…… 殊不知,当周嘉豪从后视镜中看到陈六合追上的那一刻,有多么的震惊! 他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敢置信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整张脸都变了颜色! 周嘉豪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完全想不明白,在这种情况下,陈六合是怎么追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