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2章 悲壮怜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262章 悲壮怜人

陈六合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那股憋在胸口的气松懈下去,随之而来的就是洪流般的疲惫与倦意。 在来到秋剪水家的这一个多小时的孤寂时间段,等待过程中,浑身四处传来的锥心疼痛,几次都快要让陈六合晕厥了过去! 看着陈六合那满是鲜血千仓百孔的身躯,秋剪水彻底慌了,惊慌失措的手足无措,都快吓哭出来了,双掌悬在半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根本不敢去碰陈六合。 “陈六合,你这是怎么了,你要不要紧,你别吓我……”秋剪水焦急的说道,明亮闪动的眸子中,都浮现出了一抹雾气! 这倒不是说她有多关心陈六合,恐怕每个心地善良的女孩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出现这样本能的反应吧? “放心……别害怕,我还死不了,不会死在你家里的。”陈六合咧咧嘴说道,吃力的撑起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墙壁上。 “只不过……把你家搞脏了,有点不好意思……”陈六合断断续续的说道,嘴唇都显得无比煞白。 “都什么时候了,还贫嘴,我送你去医院,走,我们去医院……”秋剪水慌张的说道,想去搀扶陈六合,但是又不敢,只能用眼神询问。 陈六合抬了抬眼皮,虚弱的摇了摇头,道:“我现在的情况不能去医院,去了,只怕是会死的更快……” “那怎么办……”秋剪水急哭了:“你伤的实在是太重了,流了好多血,我不敢想像你是怎么扛过来的,但你现在必须得到治疗,不然你会死的。” 陈六合深吸了口气,努力让存留的一丝清醒不被昏沉击败。 他对秋剪水说道:“放心吧,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脆弱……” “我现在……的行踪不能暴露出去……有很多人想杀我,所以我不能去医院……”陈六合对秋剪水如实说道。 秋剪水震惊道:“陈六合,你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怎么又会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你不会又在外面闯祸了吧?” 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道:“的确闯祸了……这次闯的祸……更大……” “那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我要怎么帮你?”秋剪水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焦头烂额。 “这样……你现在出去找一家大药房,帮我买一些药物和外科用具来。”陈六合对秋剪水说道。 听闻,秋剪水连连点头,慌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好,我这就去买,现在就去。” 她站起身,又对陈六合道:“那你呢?一个人待在这里,没事吗?”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陈六合眨了眨眼睛说道。 秋剪水点点头,急急忙忙的抓起了餐桌上的钥匙,冲冲的跑出了家门。 约莫二十多分钟之后,秋剪水提了一大包东西回来,全都是陈六合指定的药品和外科需用的工具,连手术刀都买来了。 陈六合随便翻看了一下,便满意的点点头,他撑着墙壁,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脚下一个虚晃,差点没跌倒在地,秋剪水眼疾手快,赶忙搀扶着陈六合。 可见,陈六合的伤势到底严重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虽然没有可怖的致命伤,但拖延了这么长时间,即便是流出的鲜血,也能让陈六合落入一个无比虚弱和低迷的状态! 煞白的脸色和嘴唇,明显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来到卫生间,陈六合半靠在了马桶旁,让秋剪水把医药用品拿过来! 旋即,他不顾秋剪水的目光,把自己的长裤给退了下来,就穿着一个大裤头。 陈六合先是用热水把自己浑身是血的身体简单的冲洗了一遍。 顿时,露出了他那疤痕交错、触目惊心的身躯! 这一幕,无疑又把秋剪水吓的差点没惊叫出声,双掌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唇,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一般,惊恐交加! 她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一具如此残破的身躯,一个人的身上,怎么可以密布着这么多的伤疤,一道道,都是那般的令人心脏颤栗! 不过在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开口询问什么,陈六合也没有闲工夫去在乎她的感受! 拿起一把手术刀,用热水清洗了一下,然后就要对自己手臂上的弹孔动刀。 “陈六合,你要自己取子弹?这太危险了吧?我认识私人医生,我把他喊过来帮你吧?”秋剪水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 “不必了,我不想除了你之外的第二个人知道我在哪里。”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 秋剪水连忙蹲下身躯,在药袋里翻找了一阵,拿出一瓶药递给陈六合道:“那你吃这个,这个是我特意买的止痛药,可以缓解你的疼痛。” 陈六合摇摇头,道:“这东西会麻痹我的神经,我不用。” 说着话,陈六合就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在了自己的肌肤上,在弹孔的周围,生生拉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如泉水一般的喷涌而出。 吓的秋剪水脸色都白了,嘴唇似乎都在发抖! 陈六合放下手术刀,拿起了镊子,直接伸进了血肉里,强忍着这种非人的疼痛,把镶嵌在他血肉里的弹头,给取了出来! 这个过程,无疑是让人头皮发麻的,而陈六合,全程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只是死死的拧着双眉,紧紧的咬着牙关! 取出了手臂上的子弹,陈六合如法炮制的再把肩头的子弹取了出来! 还剩下两枚背后的子弹了! 陈六合看了已经吓的面无血色的秋剪水,递过镊子和手术刀,道:“背后的两颗子弹,就要靠你帮忙了……按照我刚才的方法,帮我把子弹取出来,很简单……” 秋剪水吓的慌乱摇头,她哪里做过这样的事情?她有哪里敢做这样的事情? “闭着眼睛做就可以了,现在除了你,没人可以帮我。”陈六合郑重的说道。 秋剪水一怔,这才拿起了手术刀和镊子,强忍着剧烈颤颠的心脏,蹲在了陈六合的背面。

上一篇   第2261章 求助

下一篇   第2263章 空前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