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6章 死到临头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226章 死到临头了......

这个突如其来且实力强劲,给陈六合带来致命威胁的人,不是宫本葬天还能有谁? 那把红色的妖刀,自然就是瀛国第一圣刀,妖刀村正!!! 看到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陈六合心中的怒火成倍的高涨燃烧! 这个王八蛋,也不知道在暗中蛰伏了多长时间,寻找最佳时机暗袭出击!!! “陈六合,你的命真硬,这都没死!!!”宫本葬天的脸色无比难看,他远道而来,几天的奔袭追赶,总算在最佳的时刻赶来了!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斩杀陈六合,曾经几次的败北,已经快要在他心中留下了心魔,有着不可磨灭的心里阴影! 想要破除此心魔,唯有斩杀陈六合!!! 陈六合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身上早就被鲜血染红,腰侧的伤口无比狰狞,几乎要快要他开膛破肚了一般,有汨汨的鲜血在快速流淌! 陈六合目光凶狞的看着宫本葬天:“你藏的够深,迟迟不肯露面还真被你寻到了偷袭的最佳时机!不过很可惜!我始终都在提防着周围!” 陈六合声音沙哑的说道:“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一切的投机取巧,都是那般苍白无用!” 陈六合把身上那破烂不堪的单衣给脱了下来,露出了那一身伤痕血液的健硕身躯! 他把一副撕成了一块长长的布条,绑在了腰间的刀痕上,紧紧勒住! “是吗?陈六合!上次杀不了你,是我们低估了你,也是你命够大!但这一次,你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 宫本葬天面容阴冷道:“我不信在这种状况下的你,还能够力挽狂澜逆天改命!” 陈六合脸上有的只是凝重和凶戾,并没有看到丝毫的心惧与慌张! 他目光在周围的密林中扫视而过,才看着宫本葬天道:“前几次都被你侥幸留下一条性命,没想到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这一次,你绝不会有那么好运!!!” “不杀你!我宫本葬天誓不罢休!”宫本葬天意志坚定,杀机汹涌! 陈六合嘴角勾起了一个轻蔑的弧度,很难想像,以他现在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的状态,还能表露出这般的自傲和自信,他似乎根本没把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更没有那种死到临头的末路觉悟! “你都来了,安培邪影呢?来了吗?”陈六合凝声问道,这才是他担心的问题! “杀你而已,何须安培大人亲自出手!我就能够成为那根压死你的最后稻草!”宫本葬天凝声喝道。 陈六合嗤笑的点了点头:“只要那个死人妖没来,一切就好办多了!” 旋即,他转过头,目光落在了鬼谷跟雷惊风的身上,道:“你们确定,你们要跟一个瀛国人一起屠我吗?” 鬼谷眉头深皱,只要是华夏人,对瀛国人都没有好印象,心中都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憎恶!特别是像鬼谷这样活了很长岁月的老人! 雷惊风的眉头也在皱着,他并不友好的看了宫本葬天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宫本葬天赶忙开口,道:“陈六合,死到临头,你还想用如此卑劣的离间计来挑拨我们吗?” 说罢,宫本葬天又看向鬼谷跟雷惊风道:“两位,千万不要上了陈六合的当,他这是在为自己寻找生机!” “陈六合的凶悍程度,想必你们也亲身体会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活着,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我们联手杀他,他必死无疑!这是我们永除后患的最佳时机!” 宫本葬天疾声厉色的说道:“两位放心,我来华夏,并无恶意,只为斩杀陈六合而来!杀了他之后,我会即刻离开华夏!!!” 闻言,鬼谷和雷惊风两人相觑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赞同! 不是他们想跟瀛国人合作,而是陈六合给他们带来的震惊太大了! 陈六合实在是太强悍了,如果今天不把陈六合斩杀在此,那以后所带来的麻烦,难以想象,这是一个足以让人战栗的对手! 这一刻,他们对陈六合的杀心,已经胜过了一切! “言之有理!先齐力斩杀陈六合,再论其他!”雷惊风沉声说道,抬手抹了抹嘴角的血液,刚才那一战,他吃了大亏,不再敢有丝毫大意! “杀!!!”宫本葬天心中舒了口气。 似乎害怕两人变卦,他二话不说,一声怒吼之后,提着血芒绽放的红色妖刀,第一个动手,快速向着陈六合冲杀而去! 鬼谷跟雷惊风两人,也不疑有他,紧跟而上! 那个断掌的长袍老者还跌坐在地下死死抱着自己的断掌没有动身! 但另一个长袍老者却没闲着,一并朝着陈六合冲了过去! 转眼间,陈六合就被四个人围攻了起来! 他虽然废了一名长袍老者,可这并没能让他的处境有所好转! 因为多出了一个更加恐怖的宫本葬天! 这个在瀛国武圣榜排名第六的天才青年,有着完全能够匹敌华夏天榜高手的实力,并且绝不是靠近天榜末尾的那种! 再加上他手中的妖刀加持,宫本葬天所带来的威胁力实在太大,不可小觑!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陈六合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了! 哪怕他是一个铁人,也禁不住这般璀璨啊,残破的身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重伤之下面对四人,陈六合的处境可想而知! 一交手,就处于绝对的下风,他节节败退,在苦苦强撑! 身上的刀伤又多了几处,被四人合力打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陈六合,你气数已尽,挣扎无用!”雷惊风厉喝一声,一拳袭出,劲浪奔腾,狠狠的砸在了陈六合的肩头之上! 陈六合的身形一晃,跌退两步,紧跟着,宫本葬天的妖刀迎空劈来,斩向陈六合头颅! 陈六合祭出乌月,仓皇抵挡! “锵”的一声震响,陈六合再次被震退了几步,胸腔起伏,鲜血涌出! 然而,这四人的配合太过紧密,进攻就像是狂风巨浪一般,延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