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8 烈妞!(四更到!)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18 烈妞!(四更到!)

“难道你们的思维方式都是这么肮脏无耻的吗?”听到陈六合那貌似很有理有据的分析,秦若涵皱眉说道。 陈六合无辜的摊摊手:“不是我们,而是他,哥们可是纯净的犹如天山雪莲一样洁白无暇。” 秦若涵明显不信的撇撇嘴,问道:“那我等下要怎么办?如果真如你所说,贷款的事情就很难办了,要让我陪那个死秃头强颜欢笑,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当然,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帅气逼人、魅力无双。”陈六合在什么时候都不忘卖弄风骚。 秦若涵丢了个大大的白眼给陈六合,都懒得去搭茬,不过被他这么一逗,心情的确是放松了不少。 又过去了十几分钟,那位传说中的秃头行长没有出现,他的秘书倒是来了。 “秦小姐,我们行长让你上去坐一会。”秘书说道,语气也是颐指气使,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 皱皱眉,秦若涵看了陈六合一眼,陈六合笑道:“去吧,我在下面等着。” 临走前,秦若涵还对陈六合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意思说有什么事情就给他打电话,陈六合含笑的点点头。 一眨眼,半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秦若涵下来,陈六合倒是不着急也不担心,秦若涵这娘们虽然略显单纯了一点,但脑袋瓜子和小聪明还是有的,真要明目张胆的让她吃什么亏,也不大可能。 无聊之下,陈六合晃悠到卫生间的吸烟区抽了根烟,正在吞云吐雾期间,两名身穿工作装的服-务-员妹子结伴而来,还在交谈。 “那个李行长真是太恶心了,年纪一大把,还秃着个脑袋,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偏偏还十分好色,每次我端菜进去,他都是一副色眯眯的表情,有几次都摸了我的屁股,真是个混球!”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别人有权有势呢?连咱们经理见到他都要赔笑三分,我们也只有忍气吞声了,得罪了他,恐怕连工作都要丢掉。” “我们都还算好的,只是被骚扰一下,我看刚才进包间的那个美女可要遭殃了,我刚才端菜进去的时候看到了李行长正对她动手动脚呢,反抗都没用,那美女想要出门都不行,被人拦着,现在也不知道在里面遭了什么罪。” “虚,小声点,这样的话可别乱传,咱们可担待不起。” 两个服-务-员妹子从陈六合的身旁经过,而这些话,自然也落入陈六合的耳中,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把还剩半根的香烟掐灭在水池当中,大步离开。 二楼三个9包间内,气氛似乎有些紧张,空气中都充斥着一种火药味,秦若涵面若寒霜的看着眼前一个五十岁左右、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秃头男子。 她的肺都快气炸了,本来就是不情不愿的进来,让她陪酒她也陪了,她也自认为做到了笑脸相迎,方方面面都很到位,但没想到,酒过三巡,这个死秃头就色性暴露,开始对她动手动脚。 刚开始用肘子碰碰她的手臂,她都是一忍再忍,后来更放肆的想要抓她的手掌,被她巧妙躲开,到最后竟然还胆大包天的妄想摸她的臀部。 可想而知,秦若涵直接就炸毛了! “李杭长,请你放尊重一点,不要太过分了。”秦若涵深吸了几口气,强忍着内心的怒气说道。 秃头男脸色难看的说道:“秦老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没想清楚的话,你劝你静下心来好好想想。” “李行长,你自己也是年纪不小的人了,又是身居高位有头有脸,最起码的素质该有吧?有些事情是不是也该讲一些道德?真闹得太难看,对大家都不好吧?”秦若涵冷冰冰说道。 “放肆,我看你真是目中无人、胆大妄为!”李行长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一脸怒容的看着秦若涵:“现在的商人都是这种素质吗?都是这么跋扈吗?” 李行长一脸官威的呵斥道,盛气凌人。 “李行长,我敬您一声,所以才会上来陪这个酒,但您要是得寸进尺的话,我秦若涵也不是好欺负的,大不了一拍两散。”秦若涵倔强的说道。 “好,好哇,秦老板好大的威风,果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你信不信我只要一句话下去,你一毛钱也别想从我这里贷到?”李行长怒不可遏,感觉威严受到了挑衅,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秦若涵冷笑一声:“你也别拿这话来吓我,我既然敢这样说,就做好了空手而回的准备!你这种人,我高攀不起!” “小吴,把秦若涵的贷款申请全都给我撤了,立刻马上!”李行长对着身旁的秘书呵道,秘书赶忙走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秦若涵也没表露出什么慌张神色,要让她因为生意而出卖肉-体,她无法做到,她压根就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玩意,没了我这笔款子,我看你怎么过眼前这道坎!”李行长低睨秦若涵,从来都只有商人求他的时候,什么时候敢给过他脸色看? “那就不劳您费心了,没了你我不相信这个地球就转不动了。”秦若涵要是上火了,性子也刚烈的紧,她冷喝道:“让开,我现在要离开了。” “让开?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李行长冷喝道。 “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李行长,给自己留一点余地,都别把事情做的太难看。”秦若涵轻斥道:“别以为我是个女人就好欺负,逼急了我我就报警,我看看到时候丢脸的是谁!” 听到这话,李行长不怒反笑:“报警?你报一个我看看,我看到时候是你被关进去还是我被关进去!” “你!”秦若涵气急:“你少跟我玩那套以权压人,我再问你一遍,到底让不让开?” “要走也可以,把这瓶酒喝了,我让你离开。”李行长指了指桌上的一瓶五粮液,翻脸的情况下,彻底暴露了他的丑陋心性。 -------- 在这里说个重要的事情,明天大红有事要去一趟外地,下午应该能赶回来,所以明天的更新应该会集中在晚上,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