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1章 差之毫厘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181章 差之毫厘

虽然秋剪水主持的都是正统的新闻类节目,可她那端庄典雅明媚阳光的气质,却是深得广大群众喜爱。 来到八楼,这里还有许多记者,不过都被警察给拦在了廊道外! 陈六合这个通缉犯面对这个阵仗,一点都不慌,气定神闲的晃荡而过,有警察的目光落在陈六合身上,陈六合还很有礼貌的报以微笑! 来到秋剪水的病房外,有警员把手,陈六合探头望了一眼,却见病房内空无一人。 陈六合礼貌的问道:“两位警察同志,请问秋剪水呢?我是她的好朋友,来看她的!” 两手空空的陈六合说起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 两名警员审视了陈六合亮眼,看到陈六合若若大方,才开口道:“秋小姐被医生带到换药室去换药去了,你是她朋友的话,在这里等一会吧,她马上就回来了。” 陈六合笑着道谢,随后转身向换药室的方向走去! 不是警察的眼力不行,认不出陈六合来,而是陈六合现在的模样和昨晚差异太大! 对陈六合来说,只要他稍微在自己脸上动些手脚,就能有很大的改变,如果不是非常仔细,或者对他非常熟悉的人,一眼很难认出来! 来到换药室,陈六合找了一圈,仍旧没有看到秋剪水的影子。 下意识的,陈六合感到不妙,暗道一声坏了,快速在医院的廊道中穿行了一遍,仍旧没看到秋剪水的影子! 在这么多人把手的情况下,秋剪水不可能自己离开,不翼而飞,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遇到了什么意外,被人劫持了! 而劫持秋剪水的人,肯定不敢走电梯,因为那里有记者,还有警员把手!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走楼道了! 想到这些,陈六合毫不犹豫,立即冲出了楼层的安全通道! 静谧的楼道中,悄无声息,陈六合直径向一楼方向奔去。 在六楼的时候,陈六合看到了一架空荡荡的轮椅,他更加确定秋剪水被人掳走了! 再下两层楼,陈六合听到了楼下有动静,似乎传来被压制住的惊叫声。 等陈六合来到一楼的时候,这道声音又突兀的消失了。 陈六合深深蹙起,站在楼道口左右张望,并没有发现任何端倪,楼道口之外,是乌央央的来往行人,或住院的,或出院的! 可就是没看到秋剪水的身影,一个大活人,就算被劫走,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被劫走! 秋剪水一定还没有出这栋大楼! 陈六合看向了通往地下一层的楼道,住院部的地下一层,基本上就是所谓的太平间了! 陈六合没有多想,顺着楼道走了下去。 他刚到地下一层的时候,就看到有两个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男子,推着一台担架车出来了! 担架车上,躺着一个被白布整个遮盖住的人! 在太平间出现这一幕,是一点都不稀奇的,但陈六合却把他们拦了下来。 “把白布拉开让我看看。”陈六合说道。 “先生,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医院重地,闲人免进!”其中一人开口道。 陈六合懒得理他们,直接伸手去掀白布。 手掌被一人抓住:“先生,请你自重,这是死者,你这样做是对死者的不敬!” 陈六合眉头一蹙,手掌一推,对方就被他给推了出去。 同时,陈六合掀开了白布,担架车上躺着的,果然是秋剪水,只不过此刻的秋剪水,显然是已经被人击晕了过去! “找死!”事情败露,两个乔装成医生的男子顿时露出了凶怒面目。 他们从兜里掏出了匕首,直接扑向陈六合,要把陈六合击杀当场! 然而这两个人哪里会是陈六合的对手?几个瞬间,就被陈六合轻而易举的击倒在地。 “你们是王敬呈派来的吧?那个狗东西胆子真够肥的啊,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来掳秋剪水!当真是无法无天了!”陈六合冷冰冰的说道。 “我今天不杀你们!你们回去告诉王敬呈,这件事情跟秋剪水没有关系,让他别盯着人家姑娘不放!想杀我很简单,让他别着急,好好等着,我一定会去找他的!” 说罢,陈六合踹了一脚,把一人踹飞了出去! 两人从地下爬起来,什么话也没说,落荒而逃! 陈六合在秋剪水的脖颈动脉处捏了一下,秋剪水就幽幽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想惊声尖叫,但好在陈六合眼疾手快,赶忙把秋剪水的嘴巴捂住了。 “想招狼啊?别瞎喊,看清楚我是谁!”陈六合低声说道。 看到陈六合,秋剪水瞪大了眼睛,眼中的惊恐才消散了下去,她推开陈六合的手掌,惊慌道:“怎么会是你?我不是被人绑架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赶来的及时,你现在估摸着都被人当做尸体给推出去了。”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 秋剪水心有余悸的拍了拍波澜起伏的胸口,缓了两口气,才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绑架我的人不会是你派来的吧?你想干什么?” 陈六合气得都想在秋剪水的脑袋上敲几下,道:“我还没那个闲工夫!我是在电视上看到你的报道,你的身份暴光了,我怕你有危险,就过来看一眼,谁知道还真歪打正着了!” “我昨天晚上不是让你注意一点吗?你好歹也是二十七八的人了,怎么一点脑子都没有?”陈六合骂了一句。 听到陈六合的话,秋剪水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她一瞪眼,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年纪?” “你可是个名人,随便一搜,连你的三围都能清楚。”陈六合道。 秋剪水皱了皱眉头,很聪明的掠过了这个话题。 想起刚才的危险处境,她既怕又怒的捏紧了拳头,道:“那帮人到底是谁?这也太猖獗了,有警员保护我,他们还敢对我下手!他们想干什么!” “都说了,他们是丧心病狂的!抓你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问出我在哪,或者把我引出来。”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太猖狂了,这帮人跟你一样,全都应该绳之于法!”秋剪水气冲冲的说道。

上一篇   第2180章 肝胆豪情

下一篇   第2182章 不负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