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3章 威胁与恐吓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13章 威胁与恐吓

陈六合嫌弃的擦着脸上的口水,一手强制性的推开慕青烈,他气恼道:“说话就说话,你这人怎么一言不合就占便宜呢?” 慕青烈浑不在乎的大笑道:“别跟姑奶奶装出贞洁烈妇的模样,姑奶奶今天高兴,赏你一个香吻都不收你的钱。” 陈六合脸都黑了,不过也懒得去搭理神经质的慕青烈,任她兴高采烈的发出魔性般的笑声。 没人知道她现在的感受,那叫一个扬眉吐气,上次自家的赌场被阴险的乔家派人踩了,她心中可是憋着一口气呢,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之下,竟然带着陈六合堂堂正正的把乔家的场子给踩了,这口恶气出的痛快。 而且陈六合还是在正面硬碰的情况下赢了威名赫赫的易千手,并且还是在乔云起耍诈的情况下! 这个战绩,至少有他慕青烈的一半,虽然整场赌局跟她都没半毛钱关系,但她是这么认为的...... “慕小姐,念你年纪不大,有些事情我不与你计较,但也希望请你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又不该做,太过分了对你可没什么好处,特别是一些人,很危险,尽量离他远一些。”乔云起看着慕青烈说道。 “戚,本小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慕青烈十分嚣张的说道:“别人怕你乔云起,我慕青烈可不怕,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啊?” “我想知道,今天的事情你家父知道吗?”乔云起问道。 慕青烈撇撇嘴:“你别想给我扣大帽子,这事儿是我自己做的,怎么?你还想向我父亲或者爷爷告状啊?我才不怕,再说了,你们乔家赌场打开门做生意,难道还挑客人吗?我带我朋友来消遣消遣怎么了?” “没什么,你好自为之。”乔云起淡淡说道。 慕青烈趾高气扬的抬了抬下巴,陈六合笑问:“走吧?” “你的股权装让书不是还没拿到手吗?”慕青烈道。 “我相信凭乔云起这三个字,也不至于言而无信吧?”陈六合说道。 “放心,言出必践,明天会有人跟你签订乔天广场的股份事宜。”乔云起忽然又道:“不过,有一点我想我有必要提醒,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你来说未必是件好事,所谓福祸相依,说不定还会害了你呢?特别是有些禁忌,你碰不得!” “威胁、恐吓?”陈六合笑得不屑,摆摆手道:“屁话不多说,明天我要是没拿到乔天商业广场的百分之十股份,我就一把火烧了你这个赌场!” 随后,不等乔云起回话,陈六合就对慕青烈说道:“走吧。” “你不带那个贱-人去开房了?”慕青烈指着徐晓晓,对陈六合问道? 陈六合轻蔑的瞥了徐晓晓一眼,毫无兴趣道:“还是算了吧,千人压万人骑的女人玩起来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回去睡充气娃娃来得够劲,起码干净还不会得病。” “哦,那先等等我。”慕青烈点头,在陈六合疑惑的目光中走到了徐晓晓的面前,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想干什么,她就直接扬起手,当着乔云起的一面,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了徐晓晓的脸上。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徐晓晓眼神愠怒的看着慕青烈,敢怒不敢言。 “看什么看?这一巴掌只是给你一个教训,打你不自量力不分尊卑,敢跟你主子合起来给姑奶奶下套,你就该打!再有下次,我直接让人把你套进麻袋卖到非洲难民营去,你看我做不做得到!” 慕青烈霸气的哼了几句,随后,才跟着陈六合大摇大摆的向赌场外走去。 乔云起的脸色难得的沉了下去,他眯眼看着两人的背影,忽然说道:“最近杭城的治安不太好,出门小心一些。” “这个就不劳您担心了,你还是好好管住手下的狗吧,我大叔能一个打一百个,治安好不好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慕青烈嚣张回应。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低调低调,我就算再能打你也不能这么诋毁我啊,我明明能打一千个......” 慕青烈捂脸,陈六合比她不要脸了太多,老是让她措不及防,吹牛逼从来不讲究上限的...... “那就好,哦对了,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几个人在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旁边鬼鬼祟祟,似乎是在安装一枚炸弹,如果是你们的车,你们尽量注意安全。”乔云起声音平淡的说道。 两人消失在了赌场大厅,易千手才收回了视线:“乔少,今晚......” 乔云起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道:“易老不必自责,今晚的事情不怪你,是我们都小瞧这个擅长扮猪吃老虎的家伙了,不必放在心上。” “博弈总有输赢,输了一场而已,并不会影响大局,让对手先笑后哭,会比一脚把对手直接踩死,来的更加让对手痛苦,不是吗?”乔云起喃喃低语。 ...... 走出了乔天大酒店,慕青烈都是一脸愤慨的捏着双拳:“可恶,乔云起这个混球!大叔,你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他真的感让人在我的车上安装炸弹?” 来到停车场,陈六合看着眼前的红色法拉利,笑道:“真要在车上安装炸弹也没什么好奇怪了,今晚吃了这么大的亏,给你这位慕大小姐一个下马威也在情理之中,同时也可以告诉你们慕家,他乔云起,并不怕你们。” “他的胆子可真肥啊,难道就不怕我爷爷找他们乔家的麻烦吗?”慕青烈气呼呼的说道。 陈六合检查着车辆,从法拉利的车底盘掏出了一个东西,是一枚土制的炸弹,还亮着红灯,威力不算很大,但要炸毁这辆车,还是轻而易举的。 “混蛋乔云起,我饶不了他!”看到炸弹,慕青烈瞬间燃了,一边骂着,一边飞一般的跑出了一百米,丝毫不顾及陈六合的死活,毫无义气可言。 ---- 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