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6章 失态燥怒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116章 失态燥怒

从黄远山的表情就能看的出来,此刻的黄云山极度不甘,怒火和恐慌交织在一起! 他怒视杜月妃,继续怒斥道:“你知不知道陈六合没死,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灾难?今天没杀了他,我们所有的布局和计划都转头成空!变得毫无意义!” 杜月妃转过头,冷漠的看了眼震怒不已的黄云山,她古井无波道:“杀不杀陈六合,是我说了算!想杀他,能杀他的,在中海,也只有我一个人有资格!” “你想杀陈六合吗?你没有这个资格!你连这个想法都不配升起!”杜月妃的眼中,迸发出一丝透心凉的寒意。 闻言,黄云山一震,旋即暴怒:“杜月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别忘了,我们是合作关系,我并非你的属下!今天的失败,所有后果都要你一人承担!” 杜月妃没有说话,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精巧的手枪,指着黄云山的额头:“你是想找死吗?” “杜月妃,你什么意思?”黄云山吓的脸色一变,但他并不相信杜月妃敢开枪杀他,所以脸上还是一脸盛怒状。 “砰!”没有任何的废话,杜月妃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黄云山眉心中弹,直到死,他也没想到他自己会死的这么干脆突然。 拿出一块精美的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枪支上的指纹,杜月妃不急不缓的把手枪丢在地下,轻声道:“你从来就只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一个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的人,留着你,还有何用?” “当然,最不可原谅的是,你不应该比我还想要了陈六合的命,我可以对他杀心及重,但你不行!”杜月妃轻描淡写的说道,一脚跨过了黄云山的尸体,向茶楼的后门走去。 “小姐,今天一事过后,陈六合留不得啊.......”犹豫了半响,跟在杜月妃身边的曹老还是忍不住小声说道。 他很清楚他主子的手段,他知道他主子今天有能力留下陈六合,即便陈六合的强悍再次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但这种变数,早已经被杜月妃计算在内! “我知道。”杜月妃面无表情的说了声,没再言语。 曹老硬着头皮,继续道:“陈六合的威胁太大了,随时可能给我们带来致命......” 话还没说完,杜月妃猛然回头,用一种从没有过的阴鸷眼神盯着曹老,声音怒急:“我说我知道!”她的脸上,有着鲜有的燥怒。 曹老心头狠狠一颤,心脏都抽搐了一下,吓的赶紧收声,同时心中也是无奈的苦叹了一声! 他跟在杜月妃身边这么多年,杜月妃还从来没用这种态度对待过他。 而这一次....... 显然,杜月妃的心中并不平静,心态出现了巨大的波纹...... 另一边,陈六合开着一辆撞的惨不忍睹的黑色轿车来到了医院,第一时间把王金彪、肖天罡、顾金鼎三人送去治疗。 自己也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内! 陈六合对自己的伤势一点也不担心,他自己的情况自己很清楚,今天看似惨烈,其实都没受到什么致命创伤,大多都是外伤! 只不过旧伤复燃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而已!至于那种奄奄一息的样子,很大程度上都是他自己给装出来的! 刚才那种情况下,真要死拼,陈六合相信自己完全能够拼死所有人! 但对陈六合来说,没有那个必要,曹老等人的命并不值钱,不值得他去冒那么大的风险! 两个小时后,拖着累累伤痕身躯的陈六合几乎是被骂着走出了肖天罡和顾金鼎的病房! 这两个老家伙对刚才陈六合阴了他们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咽不下心中那口恶气,饶是陈六合已经再三道歉陪罪,也无济于事! 四个人,经过治疗后,都没有大碍,王金彪中的毒也不致命,脱离了危险期! 晚上凌晨,当陈六合正躺在病房内盘算着脑中思绪的时候,病房门被人很不客气的推开,洪萱萱雷厉风行的从外面走进! 她看到陈六合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亲自来中海帮你坐镇,从这一刻开始,我看还有谁敢不知死活!!!” 看到洪萱萱的瞬间,连陈六合都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洪萱萱会亲自赶来中海...... “你怎么来了?”陈六合愣愣的问了一句,虽然有些惊愕,但是再次看到洪萱萱,陈六合心中还是免不住腾起了一股窃喜,他和这个娘们,许久不见!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可不来?杜月妃这次不光是把你给算计进去了,连我们洪门,也没放过!”洪萱萱脸色沉冷的坐在了陈六合的病床旁。 她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出自杜月妃的手笔,所有人都落入了杜月妃的圈套,成为了她棋盘中的棋子! 闻言,陈六合苦笑了一声,说道:“这像是杜月妃能做出来的事情!她有这么高明!现在你知道那娘们的可怕之处了吧?” “哼,阴谋诡计,蹬不得大雅之堂!”洪萱萱冷冰冰的轻哼了一声。 陈六合笑了笑,道:“说实话,这次连我都被惊艳到了!杜月妃这一招玩的狠啊!先是制造假象,引导随后的一系列事件发生,借我的手灭了黄家,然后又想借黄云山这个点来灭掉我,从而她就能够清除所有障碍,成为最后最大的赢家!” “可惜,她失败了!在最后的环节上,她失手了!你还活着,她所有的精心计划,都成了一个败笔!前功尽弃!”洪萱萱面若冰霜的说道。 陈六合自嘲一笑,道:“你错了!其实杜月妃完全可以成功的!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有种强烈的预感,是她的优柔寡断放了我一命!” 听到这话,洪萱萱紧紧蹙了蹙眉头,道:“什么意思?你是说杜月妃完全有能力可以杀你,但她却没杀你?” 陈六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杜月妃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清楚!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更不可能败在临门一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