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作死!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20章 作死!

两个陪酒妹万念俱灰的痛哭着,挣扎着,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众人,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会为她们出头,所有人都把脑袋深深垂着,只想用这两个女孩的身体,能让那三个亡命徒消火,他们或许还能有活命的希望。 当那两个女孩的凄凉目光扫到陈六合的身上时,陈六合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深处疯狂的呼救与祈求,他微微叹了一声,慢悠悠的站起了身。 “三位老大,我提个建议,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如何?”陈六合淡淡的扫视着三人:“你们逼也装了,人也打了,气也差不多该消了,再闹下去,也不是那么个事,没必要真做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虽然对这些保安与陪酒妹充满了不屑与轻蔑,但让他们受个教训就可以了,没必要真让他们受到摧残,怎么说他也是这个会所的副总,就算不为这些人着想,也得为秦若涵那个可怜的娘们想想,好歹还拿着别人一份薪水呢。 看到陈六合这个出头鸟,三个汉子皆是错愕了一下,但旋即,刀疤男就凶狠的拿枪指着陈六合:“小子,你他吗是不是给脸不要脸?想现在就去死?” 陈六合眼睛微微一眯:“我只是在给你们一个忠告,你们现在离开,我保证,今晚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走出这个包间,谁也不会多提半个字,你们依然会很安全。” “给我们忠告?”疤脸男气笑了起来,旋即神情更凶:“我看你是疯了吧?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陈六合摇了摇头,对那把手枪视若无睹:“枪在你手中,别人怕的是枪不是你,但很不巧,我连枪都不怕,所以你和枪,我都不怕。” 不等刀疤男说什么,三人中的老大就盯着陈六合道:“兄弟,我没猜错,你不是普通人。”此刻,他心中有些没底,因为陈六合刚才有一瞬间的眼神,竟让他心底发寒,这个貌不其扬的家伙体内,绝对藏着一头猛兽。 “听我一句劝,赶紧滚蛋,我既然出头了,这里的人你就一个也动不了。”陈六合一改往前的懦弱姿态,懒散中透露着无比强势,看得那些保安与陪酒妹都傻眼了,这还是刚才那个点头哈腰的家伙吗? 有几个人这时候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陈六合与黄百万强闯会所的事情,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欣喜若狂起来,眼中冒出了强烈的求生希望。 他们怎么这把这茬给忘了?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副总,也是一个狠人啊! 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用眼神制止了身旁忍不住要发飙的两个弟兄,他死死看着陈六合:“兄弟,今晚的事情都玩开了,没理由因为你几句话就让我们偃旗息鼓,哥几个也不是吓大的。不如你也听我一句劝,老老实实蹲着,让哥几个开心了,我保证不对你动手,让你安然离开。” 陈六合不为所动的摇摇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你们应该能懂。”陈六合指了指那两名花容失色的陪酒妹道:“他们既然是这里的员工,我就得保他们,至少在这会所里他们能够安然无事。” 那名老大此刻也狠狠沉下了脸色,眼中有着凶光:“我们手中有枪,你凭什么保她们?”说着话,他也从后腰间掏出一把枪,二话不说照着一名最近的保安就是一枪。 登时,杀猪般的嚎叫在包间内响起,那名保安大腿被鲜血染红。 “这就是你狂妄的下场,我这把手枪里还有八颗子弹,你再不老老实实蹲下去,我就先打空这八枪,至于会死多少人,你自己看着办。”三人中的老大狞声道。 包间内顿时陷入一片极度的恐慌与骚乱,所有人的心请都无比的复杂,对陈六合怨恨?或许有,生怕会因为他的冲动而让这三个亡命徒失去理智开始屠杀。 但又不希望陈六合被吓住,最好陈六合能跟这三个亡命徒拼个你死我活,只有那样,他们或许才能趁乱逃命。 陈六合眼神冰冷,他默然的摇了摇头:“错误的选择,现在你们就是想走,也不可能了!” “装你麻痹,老子一枪崩死你!”疤脸男最先忍不住,指着陈六合就扣动了扳机。 也就在于此同时,陈六合仿若未卜先知般的猛然猫腰,巧妙的躲过一枚子弹,他的身躯并无停顿,就犹如一只出笼的猛虎般,足下一蹬,身躯如利箭射出,眨眼间就来到了疤脸男的身前。 疤脸男甚至都没看清陈六合的动作,就感觉胸口被万斤巨石撞击般,整个人猛然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杀了他!”三人中的老大惶恐失色,调转枪口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可下一秒所发生的事情让他大惊失色。 因为无论他的手指如何用力,竟无法扣动扳机,只见陈六合的手掌,不知道何时牢牢握住了手枪,而他的一根指头,也准确的卡在了扳机后侧。 “什么?”陈六合的速度之快,动作之矫健,简直让他不敢置信。 “草,老子干死你!”最后一名中年男子怒吼一声,可还没等他开枪,身躯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身体连带着撞飞了出去。 只见黄百万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来,跟那二哥的身体翻滚在一起,黄百万异常生猛,不管对方的拳头如何向他的脑袋招呼,他的双手就是死死抱着对方拿枪的手臂,一口咬在了拿枪的手腕上。 “放了我们,今晚的事情一笔勾销。”近距离的站在陈六合的对立面,三人中的老大更能直接的感受到陈六合身上透露出来的恐怖气息,他的脑门已经渗出了汗珠。 他知道,他们三人的依仗被眼前这个青年瞬间瓦解,他们不可能翻盘,两者压根就不在同一个战力值上。 “机会已经给过你们,但你们不懂得珍惜,现在......”陈六合冷然摇头:“晚了!”随着话音落下,陈六合手掌猛的用力,对方顿时传出一声惨叫,那握枪的手掌,呈现出一个恐怖的扭曲弧度,竟被陈六合生生掰断。 “给老子去死!”被陈六合一脚踹飞的刀疤男爬起身,强忍着胸口的疼痛举着砍刀冲了过来。 陈六合纹丝未动,轻描淡写手掌一翻,对方的砍刀竟然无比诡异的落在了他的手中,陈六合的动作干净利索,砍刀下沉,狠狠的扎入了对方的大腿之中。 “啊!”刀疤男痛叫不已,抱着大腿躺在地下翻滚哀嚎。 此刻的陈六合只能用冷酷两个字来形容,在其他人的眼中,觉得他甚至比那三个亡命徒来得还要可怕,因为他的眼中有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漠然。 是对生命的漠然,也是对一切危险的漠然!这样的人,往往能残忍到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因为他能漠视一切! “你们的狠,仅仅只能让人恐惧,而我的狠,能在你心中留下烙印!”陈六合两根手指捏着对方脖颈后的那根脊椎骨,生生把对方提了起来:“只要我轻轻一捏,你就会永远闭眼。” “别......别杀我......”死亡的恐惧让他神魂失色。 “原来你也怕死!”陈六合嗤笑了一声。 “你......你不能杀我,我们这些人都朝不保夕,有今天没明天,说白了就是一条溅命,而你不同,你最好不要拿你的命跟我们来玩,杀了我,会有人为我们寻仇,甚至你的家人都要跟着你遭殃。”男子声音颤抖的说道。 陈六合的眼神微微一凝,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似灿烂,却能让人的心脏漏跳半拍,首当其冲的中年男子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威胁我?或许你并不知道,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陈六合手臂一甩,中年男子就被他甩飞出去了几米远,砸在了巨大的液晶屏幕上,再随着玻璃碎片一起滚落在地。 陈六合并没有去理会躺在玻璃碎片中痛苦呻吟的老大,而是转身来到还与那老二厮打在一起的黄百万身旁。 低头随意看了眼,陈六合弯腰捡起一块修长的玻璃碎片,轻轻把陷入疯狂玩命中的黄百万拽开,旋即用膝盖压着那二哥的脖子,把对方的手臂按在地下,右手上的玻璃直接扎穿了对方的手腕,把对方的手腕死死的钉在了地板木上。 二哥口中发出刺耳的惨叫,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都在发颤。 而陈六合则是满脸平淡的扫视了对方一眼,用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道:“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在这里给我躺着,敢挣扎一下,我保证下一块玻璃,就是钉在你的喉咙上!” ------------- 求打赏,求鲜花,兄弟姐妹们,请投上你们宝贵的一票,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