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2章 瓮中捉鳖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92章 瓮中捉鳖

听到陈六合的话,黄银楼狞笑了起来! “临门一脚,我喜欢这个词语,的确就差这临门一脚!但这一脚,始终都要跨过去的!”黄银楼眼中迸发出了凛凛杀机,空前强烈。 陈六合冷笑了一声不予理会,迈步向着灵堂之内走去! 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陈六合的举动,并没有人出言阻拦,连黄银楼都一言不发! 来到棺椁前,陈六合较有兴趣打量着眼前这具棺椁,他绕着棺椁走了一圈! 手掌大不敬的在棺盖上轻轻拍打了几下,道:“今晚的事情当真是非常的有趣啊!” “有趣吗?”黄银楼冷眼望着陈六合,并没有因为陈六合的放肆举动而暴跳如雷,他平静阴沉的不太正常! 陈六合回看了黄银楼一眼,道:“有趣,真有趣!” 话音还没落下,陈六合的手掌猛然用力,出人意料的直接把棺盖给掀了起来:“让我看看这里面躺着的到底是不是黄云霄那个老不死!” “砰!”棺盖被陈六合掀翻在地,棺材内,的确躺着一具尸体! 但当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人看到里面的尸体时,脸色都是一变,陈六合波动不大,只是眼睛狠狠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抹凌厉的神情! 而王金彪则是骇然失色,惊恐交加的看着棺材内的尸体,差点没惊呼出声,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就想今晚的夜空一般,乌云密布! 棺材内,躺着的根本就不是黄云霄,而是章厉,死相及其凄惨的章厉,他一身的血痕,脑袋上还镶嵌着一枚金色的子弹,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章厉的尸体在棺材内,足以透露出很多信息量! 王金彪的心脏都在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豁然回头,浑身发毛的看着灵堂外的所有人! 章厉死了,证明他们的计划全盘暴露了,他们此时此刻的处境,可想而知! “怎么样?陈六合,够惊喜吗?是不是太惊喜了?!”黄银楼那阴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变得更加森然,还有一丝疯狂!所有的杀机与恶意,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陈六合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大,他似乎对这一切,早就有了一个心里准备一般。 他深深看了眼章厉的尸体,摇了摇头,道:“唉,真是太遗憾了!来之前,本来我是抱着一丝侥幸心里的!但很可惜,黄云霄果然是成精的了老狐狸,要对付他,不容易啊!” “陈六合,其实你计划的不错!但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我看人的本事!” 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灵堂外传来,定睛望去,就看到白发苍苍的黄云霄拄着一根拐杖,在几人的陪同下缓缓走来! “我对章厉太了解了,他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而且,你也太小看我们黄家的眼线了,其实在你们第一次掳走章厉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有鬼了!” 黄云霄气定神闲的看着陈六合,道:“之所以不揭穿你们的阴谋,是因为我也在等机会罢了!将计就计无疑是个很高明的计量!与其要想方设法的跟你斗智斗勇,倒不如静观其变等君入瓮!” 陈六合看着黄云霄,他脸上并没有出现慌张的神色,反而笑了起来,道:“厉害!真厉害!没想到到头来,我又被你算计了一次!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想用章厉杀你,你却用章厉引君入瓮!”陈六合失笑的摇了摇头,有些自嘲。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既然这些早都已经被你识破了,那你还敢轻举妄动啊?难道你不知道黄啸凌在我的手中吗?你难不成不想要你孙子的小命了?” 说起这个,黄云霄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忽然多了抹阴鸷的戾气。 他说道:“陈六合,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抓了我孙儿来胁迫章厉,我还真不知道多年前的这桩丑闻!现在真相大白了,你觉得一个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孽种,我还会在乎吗?” 闻言,陈六合叹了一声,道:“被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觉得我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意思了!” “把杜月妃置之死地,然后再利用章厉来坑杀我!黄云霄,你这步棋走的真秒!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陈六合面色沉冷的说道。 “你刚才那句话说的很对,就差临门一脚了,今晚,我就要把这一脚跨过去!” 黄云霄那双老眼迸发出慑人精芒,凌厉万分,他盯着陈六合说道:“我们也是时候该把新仇旧恨一并算个清楚了!你害我黄家家破人亡,还债的时候到了!” 随着黄云霄的话音落下,猛然间,从灵堂四周,涌现出来了数十人,瞬间就把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同时间,陈六合还看到在黄家公馆内的几栋别墅楼上,出现了几个狙击手,紫外线瞄准光点,穿透了数十米的夜空,准确的落在了陈六合的身上,足足有五六道之多! 场面瞬间骤变,王金彪已经吓的脸色煞白,如临大敌,他想到了今晚会出现什么意外,但没想到,这个意外会给他们带来这么灾难性的危险! 此时此刻,他跟陈六合已经被黄家推到了死亡边缘,面对这种埋伏和阵仗,王金彪心已经沉入了谷底,今天晚上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虽然在来之前,六哥已经让他做好了一些应对的准备,可就凭他安排在黄家公馆外的那些枪手,恐怕远远不可能应付这样的阵仗,更别说把他跟六合救出去了! 下意识的,王金彪跨前了一步,本能的挡在了陈六合身前,虽然他心中惊惧万分,甚至已经吓的汗毛倒竖! 再看陈六合,除了一双眯起的眼睛外,脸上的表情还是显得那般的镇定! 陈六合就像是对周围的一切早有预料一般,又或是根本不在乎黄云霄为他准备的阵仗。 总之,陈六合的反应太不正常了,他竟然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恐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