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4章 对面是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84章 对面是谁?

过了几秒钟,躺在血泊中的陈六合低吼一声,费劲了全身力气,让自己半坐起来,靠在墙壁上! 那把匕首,还扎在他的腹部,他不敢轻易取出,没有去触碰! 虽然陈六合的状态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支撑的临界点,但陈六合还是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并没有让那沉重如千万斤的眼皮合上。 他看着跌坐在不远处的王金戈,努力的扯了一下嘴角,虽然他知道自己此刻的笑容一定会显得很难看很僵硬很狰狞,可他还是想让自己笑得尽可能的温柔一些。 此刻的王金戈,显然已经是被刚才的场面给吓傻了,整个人还处于一种过度惊吓的呆滞状态! 当看到陈六合的笑容时,她才瞬间回神,疯了一般的扑了过来,她那双盛满了泪水的眸子就像是会说话一般,透露出了人间疾苦与极致悲苍。 看着满身鲜血的陈六合,她慌了,无比的慌,她不敢去触碰陈六合,她只能这么无助的看着,无助的流淌着眼泪,眼睛都快要哭瞎了! “不准......哭,我的心脏本来就很痛了......不要让我再痛......”陈六合吃力的抬起一只手掌,想要去摸王金戈的脸颊。 但抬起后才发现,他的手掌上全是猩红的鲜血,顿在了半空,始终没有落在王金戈的脸颊上! 王金戈一边流泪一边把脸蛋凑了过去,贴紧陈六合的掌心。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陈六合才好不容易帮王金戈把困住双手的绳子解开。 得以自由的王金戈撕掉了嘴上的胶带,那悲苍到极点的抽泣声终于释放了出来,她哭得竭嘶底里,哭得撕心裂肺,就像是要让老天爷,都为之悲恸一般。 “六合,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我不要你有事,你不能吓我,呜呜呜~~”王金戈手足无措的说道,根本就不敢去触碰陈六合,只能抱着陈六合的双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傻不傻,傻不傻!你为什么要救我,凭你的本事,杀了这帮歹徒只是举手抬足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让你受到伤害。”王金戈哭泣道。 “因为......在我心里......你的命......从来都比我的命重要......”陈六合的眼皮已经在微磕。 听到这句话,王金戈哭得更加凶猛了! “别......哭了,帮我把他的电话拿过来......”陈六合虚弱的说道! 王金戈连忙照办,手忙脚乱的从付前宽的尸体上掏出了电话,按照陈六合的吩咐,她调出了最近一个的已拨电话,再次拨打了过去! 电话被王金戈放在了陈六合的耳旁,靠着墙壁的陈六合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的精气神所剩无几,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在叼着。 电话响了很久很久,当快要中断的时候,才被接通。 陈六合没说话,只有微弱的呼吸声传出,而电话那一头的人,显然也无比谨慎,没有主动开口。 直到这种诡异的状况持续了足足近十秒钟的时候,陈六合才开口:“你......是谁......” 可回应陈六合的,却是一阵冷冰冰的忙音,直到最后,对方一个字也没透露。 不知为何,陈六合嘴角忽然咧起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弧度,他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是谁,但他已经明白了,对方连在他陈六合耳边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对方是在隐藏自己的身份,或者说,对方害怕自己的声音被他陈六合听到。 这一点,就非常值得耐人寻味了,或许是黄云霄,或许也可能不是黄云霄! 这是陈六合脑中的最后一个想法,随后,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 当陈六合再次幽幽转醒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间病房内,身上插满了各种营养液和药水的管子。 刚睁开眼睛,就发现幽静的病房内,站着很多人。 秦墨浓、王金戈、秦若涵、赵江澜、慕霆北父子、周嘉豪、曾新华等等十几个人全都在场,并且病房外还有人! 陈六合的转醒,登时让病房内所有人都激动坏了,首当其冲的三女第一时间围在了病床边。 陈六合能清晰的看到,她们三人的眼睛都是红肿的,本该明亮浩洁的眸子里,都浮现了些许红血丝,一脸的疲惫更加显示着她们心中的焦急与担忧! 努力的扯了扯嘴角,陈六合开口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一句话,足以把三女心中所有的委屈与担惊受怕全都引导出来,三个人,眼眶不约而同的红了,快速弥漫上了一层浓浓的雾气! 大颗大颗的泪水,无声的从眼眶中滑落而下,那画面,快要让陈六合心都碎了! 只有她们自己心里才知道,在陈六合昏迷期间,她们所承受了什么,那是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那是整个世界都要被抽空的感觉! 犹如噩梦一般,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她们,她们的心脏都在狠狠揪着,没有一颗能够放松! “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陈六合努力让自己笑着。 三女连连点头,抬手抹着自己脸颊上的泪痕,可怎么抹,也抹不完抹不净....... 这一次,对陈六合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太危险了,他自己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刚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都已经不想接收了! 极有经验的专家医生在检查了一下陈六合的伤势后,就直接让人给他办理后事。 最后,还是王金彪用枪顶着院长的脑袋,才让他们把陈六合推进的手术室,并且连夜把全杭城所有最厉害最权威的专家全部调了过来! 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手术中,院方都下过一次病危通知书,让家属签字! 在那一刻,秦墨浓三女直接就被吓的昏厥了过去....... 换句话来说,陈六合还能活下来,这对所有人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在听到三女叙述这些过程的时候,陈六合心中也难免有些余悸难平。 他露齿一笑的说道:“不管过程如何,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足够了!我说过,阎王老子也不敢要我的小命!所以,我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