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8章 强大到妖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68章 强大到妖异

陌生的声音带着狞笑,继续透过电话,传入陈六合的耳中:“陈六合,你的女人很美,真的很美,身上每一寸,都能让男人疯狂!你要好好珍惜!” “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触碰她,不然你们会知道噩梦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陈六合声音无比阴沉的说道,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按照我跟你说的做,她会很安全!”陌生的声音说道。 “你们的要求有点不切实际了,现在帮助杜月妃的是洪门,并不是我陈六合!我即便提出制止的要求,洪门也不一定会听我的。”陈六合凝声说道。 “陈六合,不要跟我们耍花招!我们只负责提要求,能不能做得到,那是你的事情了!” 陌生的声音沉冷道:“我们只要看到结果!结果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也不会给你一个想要的结果!你也不想看到你的女人受到伤害吧?” “很好,你们赢了!我会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但是有一点,王金戈一根头发都不能少!”陈六合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这点你尽管放心!”陌生的声音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把王金戈放了?”陈六合问道。 “这一点我暂时还没有办法回答你!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先把这件事情做到,我们再谈吧!”陌生的声音说道。 “陈六合,我被关在一个房子里,没出杭城.......”王金戈嘶喊的声音忽然传出! 然后还不等陈六合开口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陈六合连续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 等他再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提示是一个空号了....... 另一边,一个全封闭的屋子内,王金戈被人一把推倒在了地上,她模样狼狈披头散发,但一身的职业套装还算整齐!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那套黑色的修身小西装和直筒西装裤,也能把她那曼妙的身段勾勒得枭娜万千、风韵无限! “溅人,你特么是不是想找死?想找死的话,我现在就送你上路!”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男子一把拽起王金戈的头发,扬起手掌就要拍在王金戈的脸上。 但王金戈一点也不怕,倔强怨毒的扬着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因为哭泣而泛红的眸子死死的瞪着对方,道:“来啊,杀了我啊!我不怕你们!不杀了我,你们就是孬种!” 这一刻的王金戈,和以往那个温婉动人、端庄优雅的王金戈截然不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她还有这么刚烈的一面! “特么的,神经病吧你!”扬起手掌的男子仍旧没有让手掌落下,推了王金戈一下,把她推倒在了地下。 王金戈嗤笑道:“呵呵,你们怕了!我从你们眼中看到了克制与害怕!在这种情况下,你们都被我男人给吓住了!你们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对手!” 男子暴怒,正想开口怒斥,站在一旁收起电话的另一个男子摆手打断了对方。 这个男子,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不像是个凶徒,至少没有那种凶煞气! 他似乎是这帮人里面的领头人,他也是那天晚上以一敌二赢了皇二皇三的顶尖强者,他同样是刚才跟陈六合通电话的人。 男子来到王金戈身前,蹲下身子,看着王金戈那张美轮美奂的面孔,道:“你说的没错,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无法完全无视你男人所带来的震慑力。” “但,这并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原因!你的命还被我们抓在手中,只要我们愿意的话,随时可以让你去见阎王,随时都可以让你尝试一下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生不如死是什么样的滋味!”男子说道。 王金戈的眼眸闪动,她心中一慌,但还是咬牙道:“你们这不算什么本事!有能耐的话,去跟我男人正面叫板,抓我来要挟他,算什么?” “没办法,谁让你的男人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人心生无力,我们只有玩些阴谋诡计和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其实手段不在于下不下三滥,只要有效,就足够了!” “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重要.......”王金戈倔强到。 男子笑了起来,笑容灿烂的摇了摇头,道:“这点你就错了,大错特错!陈六合把你看的太重要了,如果说他有致命弱点的话,你绝对算得上是一个!” 闻言,王金戈心脏再次一颠,男子接着道:“我们对陈六合实在是太了解了!正因为摸清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会冒险对你下手!因为得手的利益远远大过了失手是风险!” “只要抓住了你,我们就相当于抓住了陈六合的命门!而且,为了你,他能放弃太多太多!可以说已经到了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你无恙的地步!”男子道。 “不可能.......”王金彪不相信的摇头道:“他从来就没有那么在乎我,他也从来就没有那么爱我!你们都错了,我在他心里,只是一个玩物而已!” “我们在这里争论,并没有任何意义!就像我刚才对陈六合所说的那样,我只看结果!结果会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答案!” 男子说罢,便站起身,对着身旁几个男子摆摆手道:“把王金戈带回房间吧。” 未了,他还加了一句:“记住,在弄死陈六合之前,谁也不许伤害她一根头发,如果你们不想噩梦降临的话!” 这一句话,深深透露出了他对陈六合的忌惮之心! 王金戈有一点说的没错,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六合给他所带来的威胁,也无法消散,他还是摆脱不了隐隐的不安和恐惧! ...... 连续拨打了几次,都没有拨通凶徒的电话,陈六合的眉骨都在不断的跳动,心急如焚与燥怒交织在一起,让他胸口就像是闷了一块千斤巨石一样难受! 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缓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