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3章 事出反常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63章 事出反常

慕建辉无比恼火的继续说道:“何况,我们慕家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我们自己还不清楚么?不管是谁,反正绝不可能是我们!” 闻言,陈六合失笑了起来,道:“慕总,不要那么激动,金彪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如果我不信任你们,就不可能让你们还坐在这里了!” “你们今天所得到的一切都来之不易,我相信你们懂得珍惜!”陈六合说道。 “是这个道理,我们说再多也无用,相信六子心中有一杆秤,能分得清谁是人谁是鬼!”周嘉豪也开口说道,一点也没有因为王金彪的话而慌张! 陈六合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中! 他默默的点了根烟,不紧不慢的吸了两口,说道:“金彪,在搜查凶手的同时,派人暗中观察一下那些所谓的杭城名流!特别是曾经跟我们有过过节的!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可疑迹象和反常举动!” “不要害怕闹出什么冲突和矛盾!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要是看不惯我陈六合的霸道作风,可以让他们尽管来找我,谁不配合,就不用给他们留面子!”陈六合冷漠的说道。 “知道了六哥,我这就去办!”王金彪领命,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对于他来说,这短短的十分钟时间,就像是打了一场恶战,经历了一个轮回一般! 其实王金彪自己的心里也很清楚,陈六合没杀他,不是因为惜才,更不是因为不敢!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恐怕是因为他是王金戈的哥哥吧?或许还有很少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跟着陈六合一路浴血奋战走到今天,多多少少有些旧情。 心情焦灼之下,一直把吃饭当做大事的陈六合连胃口都没有了,中午什么都没吃,就在庭院中这么坐着,而且是顶着烈阳而坐。 周嘉豪三人,谁也没有离开,就这么一直陪在陈六合的身边,哪怕什么忙都帮不了,仅仅是一个态度,也是无比重要的! 一晃眼,时间飞快流逝,烈阳已经变成了夕阳,落到了西山,天色也渐渐变得昏暗了下来! 可王金戈事件,仍旧没得到丝毫进展,整件事情,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尽管警方和王金彪这一白一黑都倾巢而出,都在动用一切手段在搜寻。 倒是中海那边,不断有消息传过来,仅仅一天的事件,杜月妃就多处受创,出现了不小的损失。 期间,杜月妃也亲自给陈六合打了一个电话,从这娘们的语气当中,就能听出对陈六合的不满与愤怒,并且毫不避讳的阐述了她现在的不妙处境! 对这些,陈六合没有给予任何回应,看的出来,杜月妃怒火中烧,处在一个爆发边缘! 这通电话都不能给陈六合的心里造成丝毫影响,他的脑海中,仍旧在盘旋着有关于王金戈的事情! 抬头看了眼夜幕逐渐降临的天空,整整一天的时间,他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有关于凶手的消息。 这一点,让陈六合很意外,也让陈六合很疑惑,他脸色沉凝的开口说道:“我现在已经开始好奇了!那帮人抓了王金戈到底想干什么?一天过去,竟然没有找我,没有给我提出任何的要求!这太不符合常理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周嘉豪的脸色也很难看,沉声开口道:“六子,他们对王金戈下手,会不会只是单纯的想要谋害王金戈,只是为了报复你而已?” 这句话,说透了众人最担心的一点! 闻言,陈六合的心脏都狠狠一沉,但他很快摇头道:“不可能!王金戈的命对他们来说并不值钱,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杀了王金戈来报复我,完全就没必要掳走活口!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他们一定有所图谋!只不过他们很沉得住气,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观察什么一样!”陈六合紧蹙着双眉说道。 “他们在观察什么?他们又在等什么?按常理,他们应该在虏获王金戈的第一时间联系我!以此为要挟,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哪怕是他们要让我自杀!” 陈六合说道:“可是一天过去了,他们一点动作都没有。” “如果他们不是想杀了王金戈来报复你!那的确是太反常了!” 慕霆北赞同的说道:“王金戈只是一个小商人,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利益牵扯!他们抓王金戈的唯一作用,就是因为陈公子!按这个出发点推断的话,他们没道理继续销声匿迹。” “难不成,是因为现在全城戒备,风声太紧,把他们下退缩了?”慕建辉说道。 陈六合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可能性更不成立了!对他们来说,多耽误一天,风险就大一天!打铁要趁热!杭城,对他们来说,终归还是太危险的地方!” “看来这件事情里面还藏着很多玄机啊!对方的目的一点都不单纯!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周嘉豪说道:“他们恐怕不仅仅是想借助王金戈来钳制六子,还有别的目的!” 陈六合点点头,道:“这应该是必然的事情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想怎么样了!”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种连敌人意图都没搞清楚的感觉,太不好受了!”慕建辉有些恼火的说道,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实意为陈六合担忧! 陈六合凝声道:“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我们能做的只有等,看看对方到底想玩什么花招!我就不相信他们不浮出水面!” “拖,他们是绝对拖不赢我们的!他们也不可能手里抓着一张王牌而按兵不动!”陈六合沉声说道,他把王金戈可能已经遇害的可能性直接剔除! 他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他也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他更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这时,推着一辆看起来有些老旧女士自行车的黄诗远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