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4章 初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204章 初见!

这一刻,全场的气氛似乎都定格了一般,所有人的表情也是定格了,紧接着,无比精彩,有种坐过山车一般的感觉。 那么大的牌面,没配到a,却配到一张2?二十二点,直接烧了? 这个结果似乎有些让人无法接受,所有人都处于惊愕当中,不敢置信,乔有为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这......”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此刻的心请,他们的猜测和出现的结果,差距太大,大到了他们无法接受与适应。 “怎么可能?我的底牌怎么可能会是一张红心2?明明是红心a!”乔有为不敢置信的说道,他瞪着陈六合,呵斥道:“你出千!” 陈六合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乔经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出千?” “如果不是你出千,我不可能抽到的是红心2!”乔有为十分肯定。 陈六合冷笑一声:“乔经理,输了就要认,技不如人就乖乖服输,不要在这里恼羞成怒,或者丢人显眼,有些话我不想挑的太明白,希望你也能给自己留一个台阶。”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出千,还这么理直气壮吗?”乔有为沉声喝道,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陈六合嗤笑一声:“你真以为你在洗牌的时候拿走了黑桃k,我一点都不知道吗?你又知道我为什么看到了,也不揭穿你吗?如果我不顺着你来,如何能让你输的这么利索?” 陈六合说的没错,他不揭穿乔有为,就是为了将计就计,他抽出来了一张牌,看似无用,其实已经完全打乱了正副牌的顺序,直接导致乔有为算错了张数,本想抽的红心a变成了一张红心2! “在赌桌上,只有输赢,也只看结果,我不在乎你到底出没出老千,但你输了,就老实给我认了。”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满嘴胡言,在我们乔天出千,还敢反咬一口,我看你也是活腻了!”乔有为显然已经恼羞成怒,断定了陈六合出千,他怒然一拍桌子,顿时,一大帮赌场保安就围了过来,把陈六合围住。 陈六合眯了眯眼睛,环视一圈,不急不缓的对乔有为说道:“人多对我来说没有用,你们乔家赌场是输不起也好、还是恶从胆边生也罢,但这局我赢了,六千万就要一分不少的拿给我,敢少我一分钱,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 慕青烈还没从赢钱的惊喜中缓过神来呢,就出现了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她的立场当然是非常明确的,她当即愤怒的拍案而起:“乔有为、徐晓晓,你们跟姑奶奶玩刀子呢?什么破玩意,输了钱就要动手吗?乔家输不起吗?输不起就关门歇业,开什么瘠薄赌场?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动一下!” “慕小姐,我还没问问你呢,你带个老千来我们赌场,是什么意思?是想引起乔家和慕家之间的矛盾吗?”乔有为阴沉沉的反咬一口。 “去你奶奶的老千,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哥们是老千了?有本事拿出证据来,要是没证据,就特么闭上你那张香肠嘴!” 慕青烈很是霸气的睥睨全场:“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想凭你空口白牙就说我们出千?信不信我让人敲碎了你一口大牙?” 周围赌客也有人看不下去了,出声道:“这样的确有点不地道了,赌场哪里有不让别人赢钱的道理?六千万就让乔天赌场不要招牌了吗?平心而论,我们这么多人在场,都没看到那青年出千,你没有证据就要动手,没有道理。” “就是,如果乔天赌场就是这样的货色,那以后恐怕也没人敢来玩了,赢了钱怕走不出去啊。”很多人都在附和。 这一下,乔有为的脸色愈发难看了,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动陈六合吧,影响太大,会让他们乔天赌场这块招牌不稳,不动吧,他又咽不下这口气,因为他敢肯定陈六合出了老千,当然,他自己也出了老千! “大家稍安勿躁,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这时,徐晓晓站起来开口了,她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道:“乔经理会这样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当然,如果没有证据证明陈公子出千,的确是他的不对,我们赌场金字招牌,这些年从来都没臭过一次,在这里赢了钱,自然可以拿到手的,这点请大家放心。” 顿了顿,徐晓晓又看向乔有为道:“乔大哥,你有陈公子出千的证据吗?” “没......没有。”乔有为咬咬牙说道:“但他一定出了老千。” 陈六合冷笑连连的说道:“乔家人的无耻真是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三观,就你还好意思说我出千?信不信爷爷今天先剁了你偷黑桃k的右手?” “你别在那强词夺理,在杭城,还没有人敢在我们乔天出千的,今晚你要不把事情交代清楚,还真就别想安全离开了。”乔有为豁出去的说道,不到两个小事被洗了六千万,这口大黑锅,他乔有为可背不起。 “你还真把小爷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啊?”陈六合有些失去了耐心,他也懒得去多解释什么,眼神一凝,一股突来的寒意让乔有为心中一突。 就在陈六合打算取乔有为右手的时候,忽然,赌场大门处出现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一名气度不凡的青年,身旁还跟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子。 “好热闹,我来晚了一点?似乎错过了什么?”青年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器宇轩昂,风度翩翩,带着几人,他度步走来。 “云起!” “少爷!”乔有为和徐晓晓两人同时迎了上去。 陈六合也回头望去,当看到青年时,他眼睛下意识的眯了一下,嘴角的笑容浓郁到了极点。 慕青烈的肩膀轻轻一颤,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在陈六合的耳边低声道:“大叔,不妙啊,这道貌岸然的家伙就是乔云起,没想到他亲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