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0章 凝固的冰点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50章 凝固的冰点

看着杜月妃那张动人窒息的面孔,听着杜月妃所说的话语,陈六合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有深意的笑容。 “杜月妃啊杜月妃,你真是够聪明啊。”陈六合禁不住对杜月妃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陈六合摇头失笑着,笑容中充斥着讥讽,道:“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心思没用在怎么击垮黄家的身上,而是用在怎么提防我的身上?” 不给杜月妃说话的机会,陈六合接着道:“是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太好了,还是你已经把我当成傻子了?” “按兵不动,避其锋芒?杜月妃,我看你是心有所思吧?你在害怕什么?你在害怕黄家一倒,中海的格局彻底变换,你害怕你的地位也会因为我而受到动摇吗?” 陈六合质问道:“还是说,黄家的倒塌会让你有种兔死狐悲的危机感?” “杜月妃,你变了!这不是我认识的杜月妃,在我印象中的杜月妃,诡计多端心狠手辣,不会给敌人半点翻身的机会!” 陈六合凝声说道:“可是你现在都在想些什么?你太让我失望了!” 看着陈六合的反应,听到陈六合的严厉话语,杜月妃不为所动,她神情自若道:“我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黄家也已经日落西山。” “哼!”陈六合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吗?” “黄玉楼完了,黄金楼死了,黄银楼残了!这样的黄家在你眼中,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威胁!你杜月妃不必在担忧黄家的人才济济,黄家的枝叶茂盛!” 陈六合盯着杜月妃说道:“你希望跟黄家保持现状,还保持着中海的大致格局,那样,你的地位不但很稳固,而且很安全!你只要再熬几年,只要把黄云霄熬死,你仍旧可以成为最大的赢家!” “我说的对吗?”陈六合紧紧的盯着杜月妃,一眨不眨。 迎上陈六合的目光,杜月妃气定神闲,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丝毫慌张。 她淡淡说道:“我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不是非常正常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我做了这么多,岂不是都是在为你做嫁衣?” 陈六合冷笑道:“黄家现在最大的仇敌从你变成了我,你可以跟黄家相安无事了,但黄家却不可能放过我!只要黄家一天不倒,就会一天跟我不死不休!” “在这个节骨眼上,你想鸣金收兵坐山观虎斗?你想立于不败之地,不想承担丝毫风险?” 陈六合逼视杜月妃,声音无比沉冷道:“你觉得可能吗?杜月妃,是不是把我陈六合看得太好欺负了?你难道就不怕激怒我吗?” “在我前进的路上,谁敢充当我的拦路石绊脚石,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它一脚踩碎!谁也不能例外!” 陈六合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害怕黄云霄发狂,就不怕我陈六合发狂吗?” “陈六合,我的想法不置可否,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杜月妃直言不讳的说道:“这也不能怪我,实在是你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了让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威胁!” “你说,我能相信你吗?谁敢保证在解决了黄家之后,你会不会对我动手?你能让郝家覆灭,能把黄家击垮,为什么就不能连带着把我杜月妃也抹除呢?” 杜月妃盯着陈六合说道:“那样的话,你可就真正的没有后患之忧了!毕竟,把所有东西掌控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安全的!” 听到这话,陈六合大笑了起来,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杜月妃道:“杜月妃,你现在就在跟我玩障眼法吗?你杜月妃既然敢跟我合作,你又会怕了我?” “你手中有没有底牌,有没有王牌,你心里可比我清楚多了!” 陈六合嗤笑的说道:“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得这么脆弱这么弱势!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清楚!说实话,我是真怕你到时候会跟我玩什么幺蛾子!” “没有信任的合作终究是为此不下去的!既然我们两个人的合作这么提心吊胆,倒不如到此为止?从今晚开始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杜月妃笑吟吟的说道,不温不火。 闻言,陈六合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恼火的神情,他面带微笑的说道:“好啊!有种你就跟我一拍两散!我立即放下黄家,第一个就先杀你杜月妃!” 听到这话,杜月妃那双如星月般闪耀的美眸微微一眯,宛若弯月一般的狭长,里面有寒芒奕奕! “你杀得掉我吗?”杜月妃也霸气难掩,轻轻的几个字,透露出了难言的自信。 “不知道,不过我一定要试试。”陈六合狞笑的说道! 陈六合这句话中所蕴含的信息量也有点大,连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杀了杜月妃,可想而知,杜月妃在陈六合心目中的份量,还是非常非常重的! 至少杜月妃的身上还有着很多陈六合都看不懂摸不透的地方,所以陈六合这么自信自大自负自傲的一个人,也不敢把话说死! 顿时间,气氛就变得暗流汹涌了起来,仿佛有一把锋利的气刃在两人之间肆虐着,已经达到了一个撕开脸皮的临界点! 就在眼看这个气氛要达到爆点的时候,忽然,杜月妃露出了一个笑容,让得气氛就像是一个气球漏气一般,瞬间就快速消散了下去! “不知道?这三个字从你的嘴里说出来,评价很高啊,我是不是该为此感到荣幸?”杜月妃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惊艳美的笑容。 陈六合也跟着笑了起来,道:“这可不敢当,你杜月妃的底,深着呢,谁敢说摸得透?至少我陈六合到现在是没摸透的!” 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非常诡异,突然之间就拔开云雾了,就像是刚才的剑拔弩张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散的是那般突兀! 杜月妃轻叹了一声,道:“陈六合,你真是个让我很头疼的家伙啊!对你,我真的有一点不知道如何把控和取舍了!进退两难骑虎难下,似乎怎么做,都不能避免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