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杜月妃的心思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49章 杜月妃的心思

一切善后工作完毕后,陈六合跟温彩霞两人又坐在客厅内聊了一会儿! 在这个过程中,谁也没提有关于黄家的事情,谁也没提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等陈六合从温彩霞家中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九点了! 小区门口,王金彪的车子恭候着,上了车,陈六合报了一个地点,车子疾驰而去。 靠在座椅上,陈六合的心绪其实也不平静,每次提及心中最伤痛的话题时,饶是他也不能古井无波!但吐露了一下心扉,倒也感觉心情开朗了不少,至少不会那么压抑沉闷! 睁开眼睛,歪头看了眼手臂还缠着纱布了王金彪,陈六合笑道:“这么火急火燎的出院,不在医院里多待一会儿?” 王金彪扯了扯嘴唇,露出了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僵硬笑容,道:“只是缝了三十几针的伤口而已,不碍事,早就习以为常了!” “呵呵,你倒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了。”陈六合打趣一声说道:“今天有没有遇到什么突发状况?” 王金彪面不改色的说道:“上午下午晚上各一次暗杀,不过都是雕虫小技。” 陈六合点点头,瞄了一眼后视镜,道:“难怪,你现在出行也是排场不小了,光是明面上就有两辆车跟着你保护,暗中还有两辆车。” “小心一点不是什么坏事,就算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活着,也得系劳一点!”王金彪看了陈六合一眼:“这是六哥教我的,金彪一直记着。” 陈六合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二十分钟左右,车子停在了中海市鼎鼎有名的东方大酒店。 陈六合乘坐电梯直奔顶层的空中餐厅,在餐厅内,看到了独自坐在视野最好位置的杜月妃。 “呵呵,一个人坐在这里看风景都能看得怔怔出神,不知道要让周围多少男人心痒难耐心碎一地!”陈六合直径走到杜月妃对面的位置坐下。 杜月妃把目光从窗外的夜景中收回,打量了陈六合一眼,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精美腕表,道:“我等了你足足一个小时三十七分钟!” “听起来怨气很深的样子,这虽然让我感觉到了有点罪过,但我也是身不由己啊。”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杜月妃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是啊,事分轻重急缓,人也分高低远近嘛!我一个流连尘世的江湖女子,怎么能比得上高不可攀的温彩霞呢?” 闻言,陈六合哭笑不得的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能从杜月妃的语气中听到一丝酸溜溜的味道,就好像是一个正在争风吃醋的小女人一般。 “你这话说出来,不知道会让给多少人自惭形秽,中海市,谁不知道你竹叶青啊?你的名声比起温彩霞来,我看是过犹而无不及!”陈六合笑道。 杜月妃也是自嘲的笑了一声,斜睨了陈六合一眼道:“陈六合,你现在跟温彩霞是打的是热火朝天啊!不得不承认,你是真有点手段,让人佩服!” 不给陈六合说话的机会,杜月妃就接着说道:“回想起来,真有些感慨,你是我亲手带进中海的,我可是亲眼看着你从一无所有,一步步爬到今天这个程度!厉害!” 陈六合哑然失笑,道:“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杜月妃转过话锋说道。 陈六合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杜月妃淡淡道:“现在的局势已经基本明朗,黄家在接连受创之下,元气大伤,现在的黄家要说一声伤筋动骨也不为过!” “黄云霄三子,现在一死一残一落网!可谓是倒了三根顶梁柱!”杜月妃说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静待下文。 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茶水,杜月妃继续说道:“这个局势,对我们来说很有利!但也同样,对我们来说很危险!” “哦?危险从何而来?黄家在被我们不断的削弱,他们手中能打的牌只会越来越少!相对而言,我们的境况就会越来越好!现在的黄家,就只差我们最后的致命一击了!”陈六合道。 杜月妃不予否认的点点头,道:“但是,你忽略了一点!接连丧子、家破人亡的黄云霄,承受了多么沉痛的打击?传闻,他已经病倒了。” “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一个人,特别是像黄云霄这种风云人物,在这种悲痛的打击中,会出现什么样的一个心态?很可能就是不顾一切不顾后果的疯魔!” 杜月妃冷静的分析道:“当黄云霄什么都不在乎,心中只有怒火与仇恨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时候!因为他敢发疯,他敢拿出所有身家性命来复仇,来拼斗!” 顿了顿,杜月妃凝视着陈六合道:“试问,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们还不够危险吗?一个不计后果的黄家会有多可怕,相信不用我多说吧?” 陈六合轻轻敲打了一下脑袋,说道:“你说的似乎还有那么一点道理!黄云霄现在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在乎的!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爆发!” “没错!”杜月妃点点头说道。 陈六合眯了眯眼睛,看着杜月妃,道:“那你觉得,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杜月妃用一种莫名的目光打量了陈六合两眼,她那双洁白纤细的手掌放在桌面上,轻轻玩把着玻璃杯,道:“我觉得,我们应该适当的避其锋芒!面对一条疯狗,我们自然不能跟他硬拼,这样就算能够把疯狗打死,恐怕也很难保证不被其咬!” 听到这话,陈六合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的邪魅,他的双目中,也流露出了一抹及其耐人寻味的神情,眼神在杜月妃那倾城面容与曼妙身姿上不断的扫量。 “陈六合,你难道觉得我的提议不好吗?有什么不对吗?” 杜月妃气定神闲的说道:“一个聪明人,就应该知道进退自如,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只能是下下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