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9章 初次见面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2009章 初次见面

“彩霞柿长现在是什么样的态度?”听到吴久洲的话,陈六合问道。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郝庆义到现在还在接受封闭式的审讯,从这点就能看出,彩霞柿长的态度也很坚定啊!这次可能要跟郝家死磕到底了!”吴久洲道。 “这才对嘛!”陈六合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吴久洲那里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在电话要挂断之前,吴久洲忽然说道:“陈六合,黄云霄找过我了.......” “哦?”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那个老不死的找你干什么?难道他不清楚你已经在渐渐跟他们黄家疏远关系了吗?” “这个他自然知道,不过他那样的老狐狸可不会把事情摆在脸面!佯装不知罢了!”吴久洲淡淡说道:“他也不想看到郝家倾塌。” “呵,意料之中!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他当然不希望看到郝家玩完了!”陈六合嗤笑一声:“不过很抱歉,黄家尽管再手眼通天,也不可能救下郝家!” “你要注意,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啊!就目前来看,你似乎处于劣势。”吴久洲道。 砸吧了几下嘴唇,陈六合说道:“黄云霄这显然是想通过你的嘴,让我感受到严峻局势,想让我知难而退啊?显然,他的想法太天真了!越是不好动的人,我就越要动,并且要狠狠的一脚踩下!” 挂了电话,陈六合右手指轻轻敲击着脑门,还不等他把事情思索一遍,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号码,陈六合没有犹豫,按下接听键。 电话中传来了一个陈六合意想不到的声音:“陈六合,我们见面谈一谈吧?” “郝听风?”陈六合的眉头挑了起来:“郝老,我看你很有闲情嘛?这个时候不好好想想下场如何,还有工夫给我打电话?” “见面聊一聊?”郝听风再次说道,声音沉闷。 “你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吗?”陈六合淡淡道:“浪费时间的事情,我可没什么兴趣!” “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当是给大家多一个选择的机会?”郝听风说道。 “你现在好像还很淡定,觉得你们郝家还有选择的机会!”陈六合嗤笑连连。 “我在‘观景茶楼’等你!来吧,我相信你会不虚此行的!”郝听风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电话中的忙音,陈六合脸上露出了一个冷冽的笑容! “哥,郝听风那条老狗打来的?说什么?”徐从龙开口问道。 “约我见面!”陈六合冷笑道:“郝听风这是想在我身上寻找突破口啊!他很清楚,只要我这边的决心没那么大了,这件风波也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平息下去了!” “哥,那你怎么说?咱们去还是不去啊?”徐从龙问道。 陈六合想了想,道:“去,为什么不去?郝听风都敢给我出招了,我哪里有不接招的道理?等他还以为咱们怕了见他呢!我倒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能不能妙嘴生花!” 半个小时后,“观景茶楼”,陈六合跟徐从龙一并而来,在指定的包间中,找到了郝听风! 这个包间的视野很好,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刚好能看到江上夜景,很是绚烂! 陈六合打量着眼前这个年岁七十的老头,他跟郝家斗了这么久,但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郝听风!没什么特别,稀松平常! “你说这人啊,还真是好玩,以前有那么几次,我想见你,你都架子很大,就是不给我面子!这一转眼,就变成你低声下气的要见我了!” 陈六合大喇喇的在沙发上坐下,道:“郝老,你说人是不是溅骨头?给脸的时候不要脸,没脸的时候又想把脸皮给拾起来!” 郝听风也在打量着陈六合,那双老眼有些疲倦,但不缺少矍铄之意。 他没有因为陈六合的冷嘲热讽而生气,神情沉稳,几秒钟后,开口道:“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谈不上低声下气!只不过问题出现了,总要摆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态度!” “问题是现在想解决问题的是你,我并不想解决问题啊!”陈六合轻笑说道。 郝听风深深看了陈六合一眼,道:“年轻人,可以轻狂气盛,但不要没有尺寸!有些事情真闹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的!” 闻言,陈六合冷笑了起来,道:“你叫我来就是想说这些的吗?那我觉得我们之间完全不会有共同语言,这次见面纯属浪费我的时间!” 郝听风眯了眯眼睛,盯着陈六合道:“你既然会来,就证明你也有解决问题的意思!至少是有这个想法的!我们何不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呢?” 陈六合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更加浓郁了一些,他一露脸戏谑的看着郝听风,道:“你错了!大错特错!我来,不是因为想要跟你谈判,只是想看看一条老狗落水了,会是什么样子!” 这话一出,郝听风的脸色猛然下沉,眼角眉梢都在跳动着,显然怒火腾腾。 “你知不知道,看到你不爽,我就会很畅快!郝听风,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游戏已经开始,就是跪,也要给老子好好玩下去!” 陈六合厉声说道:“你们郝家不是很牛吗?当初一次次的给我下绊子,想把我陈六合狠狠踩进泥里!那么今天我就告诉你!出来混,是要还的!你们郝家这次找错对手了!!!” “但你不得不承认,郝家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要你偃旗息鼓,我保证,我们之间的恩怨到此为止,包括我孙儿的死,我都可以不与你计较!”郝听风深深吸了口气。 陈六合笑意盎然的说道:“对了,郝旭东现在还在棺材里吧?灵堂还没撤吧?你说说你们郝家,是有多悲凉啊?郝旭东还没下葬呢,父亲就被抓了,爷爷还不守着,可悲啊!”

上一篇   第2008章 情面

下一篇   第2010章 无人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