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7章 如何是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997章 如何是好?

因为陈六合把资料到手的这个消息告诉了郝家后,那无疑,郝家的注意力就不会在吴中阳的身上!而是全部转移到了陈六合的身上! 弄不弄死吴中阳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应对他陈六合接下来的出招! 吴中阳自然也知道这些,对陈六合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 在他看来,这是陈六合不惜打草惊蛇也想让他吴中阳变得更安全,牺牲了不少! 也让吴中阳对陈六合的人品更加信服,认为自己没有做错选择! 打了个电话给王金彪,陈六合让王金彪派几个好手一起来医院保护吴中阳! 随后,陈六合才对吴中阳说道:“吴董,你现在医院好好修养,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多管了!你的安全有人会保护好的!我想郝家也不敢太肆无忌弹,这点你大可放心!” “多谢了陈公子!你去办你应该办的事情吧,我这里不用担心!”吴中阳说道,顿了顿,又道:“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是以如此,我义不容辞!” 陈六合点了点头,道:“好的,只要用得着你,我肯定不客气!” 说罢,陈六合拍了拍吴中阳的肩膀,带着徐从龙一起离开了病房! “六子哥,咱们现在怎么搞?直接弄吗?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接下来的好戏了!” 徐从龙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他双眼放光的搓了搓手掌,道:“郝家可是中海三大家族之一,怎么也算得上是牛逼世家了!把他们弄沉可是大手笔,够刺激!” 陈六合似笑非笑的斜睨了徐从龙一眼,道:“接下来你不是应该回京南吗?你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闻言,徐从龙登时炸毛了,苦兮兮的说道:“六子哥,您可不能这样啊,卸磨杀驴的事情可不能做!我先跟你说好,我这次来了,一时半会儿可不走了,你踹我也没用!” 徐从龙唯唯诺诺的说道:“我还要跟在你屁股后面轰轰烈烈呢,你现在什么事情都不带我玩,已经让我心存怨念了,反正这次说什么也不走,你要打就打要骂就骂。” 听到这话,陈六合失笑了起来,道:“你小子,化身狗皮膏药了不成?还甩不掉了是吧?” 更可笑的是,徐从龙还一本正经的大点其头,让得陈六合愈发的哭笑不得! 有谁能够想象得到,堂堂魔王级大少爷徐从龙,还会有这样让人跌破眼镜的一面...... 翻了个白眼,陈六合道:“你要待在中海也行,我正好缺个伴,一个人怪无聊的!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没有我的批准不准给我到处惹是生非,知道吗?” “那必须的,六子哥,我不跟你吹牛逼,在长三角,我徐从龙要横着走,还真没几个人拦得住我,我四十四码大脚走到哪踩到哪,再大的虾米也不够看!”徐从龙嚣张到。 陈六合嗤笑了一声说道:“反正吹牛又不上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京南你都吃不开吧?在中海更是够呛!” 徐从龙咋咋呼呼道:“哥,这你可就错了,现在的京南,就没有敢不给我徐从龙面子的人,谁敢跟我瞪眼我都敢大嘴巴子呼过去!牛着呢!你以为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了?” “呵。”陈六合斜睨了徐从龙一眼,露出了一个鄙夷的笑脸。 徐从龙讪讪的挠了挠头,道:“当然,我能这么牛也是借了六子哥的光,要不是六子哥在京南牛气冲天,我也没这么高的段位,嘿嘿......” 陈六合懒得去搭理徐从龙,走出医院,徐从龙屁颠颠的跑去停车场开车,接到陈六合后,油门一踩,冲出了医院大门,那种车毁人亡的狂妄架势,委实让陈六合无可奈何。 “哥,咱们现在去干什么?要我说,那些罪证足够让郝家完球了,直接丢出去,先炸一炸郝家,等着看他们自生自灭。”徐从龙大喇喇的说道。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可就真把郝家看的太轻了!你以为郝听风在体制内经营了那么长时间,后来又调到了京城,是白混的?虽然现在退了下来,可往前倒数五年,好歹也是大佬级人物,资源人脉和余威还有的。” “把这些东西直接丢出去,我保准,顶多掀起一时风浪,不出三天就石沉大海。”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说道。 “也对,郝家应该不至于那么不中用。” 徐从龙没心没肺的笑了几声,跟他六子哥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不动脑子,哪怕他其实粗中有细也很聪明,可他已经习惯了充当六子哥身边一个莽夫的角色! 这种感觉是深入骨髓的,一时半会儿别想改过来,可能这辈子也改不过来! “这件事情,还是要好好运作啊,不能给郝家找到半点化险为夷的机会。”陈六合轻轻敲打了几下脑袋,这是他目前最需要考虑的事情! 东西在手,只能说他手里有了能够扳倒郝家的筹码,但这个筹码怎么去用,是一门学问,特别是面对郝家这种底蕴深厚庞然大物的家族! 在脑中盘算了一下,陈六合掏出电话给吴久洲拨打了一个过去! 随后,陈六合对徐从龙说了个位置,徐从龙借助导航向指定地点开去。 一家茶楼,雅间内,吴久洲风风火火赶来。 “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约出来有什么事?”吴久洲坐在陈六合的对面,端起桌上的茶水就一口饮尽,显然是渴的不轻。 他的眼神落在了徐从龙的身上,打量了一下,有些好奇,但是没有多问什么。 而徐从龙也是轻描淡写的瞥了吴久洲一眼,他显然是知道吴久洲的身份的,但对于徐从龙这个级别的大纨绔来说,并不觉得吴久洲有多么了不起。 陈六合也没有给两人做介绍的打算,他拿起茶壶,帮吴久洲续了杯茶水,才道:“把吴局喊来,肯定是有大事的。” 说完,陈六合露出了一个神神秘秘的笑容。

上一篇   第1996章 正式通知

下一篇   第1998章 烫手山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