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8章 危险气息!(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98章 危险气息!(求鲜花!)

陈六合这个逼装的足以给上满分,他大咧咧的揽过徐晓晓,在她粉嫩的脸上捏了一把,满脸轻佻:“你还是个小辣椒啊,脾气不小。” “公子,把女人拱手相让,可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事情,我也没那么轻贱。”徐晓晓笑盈盈的说道,不温不火。 “这个牌坊立的不错,有赏。”陈六合点点头,很粗鲁的把几枚筹码塞进了徐晓晓的胸口之内,动作之大,让胸前那两肉球都在颤动,很是惹火。 “大叔,有七百多万利润了,见好就收,我们撤?”慕青烈询问道。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咱能不能再稍微有点出息?就你这样的人还成天想着来砸场子吗?这才哪到哪,今天说了把乔家的裤衩子赢走,你以为是闹着玩呢?哥们可是个说话算话的人。” 陈六合眨了眨眼睛道:“砸场子的方法可是有很多种,并不一定要舞刀弄枪的干嘛。” 慕青烈愣了一下,旋即拍了拍脑门,道:“大叔,你已经膨胀了,赢了两把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里面的水深着呢,现在咱赶紧抽身,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说你胸也不大啊,怎么还无脑了呢?你不是胆子挺肥的吗?这就不敢玩了?”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 慕青烈说道:“我这不是怕你从天堂跌到地狱吗?真的,听姐们一句劝,见好就收才是王道,你想以这种方式砸乔家的招牌,基本不可能。” 慕青烈这倒是实话,并没有看不起陈六合,她也压根没认为陈六合会有多么高明的赌术,赢的这两把,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的稀有几率,一个人不可能每一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陈六合不为所动,散漫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反正我们现在是大赢家,等下就算输了,也顶多输个光屁股,我这一身行头也不值钱,到时候你只要把你的罩罩摘下来给我遮挡一下关键部位就成。” 慕青烈嗤笑道:“你要是真能输的一丝不挂,姐们还真就有胆量把罩罩摘下来给你系在胯下。” “妥了。”陈六合笑了一声,没有离开,继续赌局。 接下来的所有牌,陈六合都是有输有赢,甚至是输多赢少,但周围的人都能惊奇的发现,陈六合身前的筹码,竟然越来越多,越堆越高,等发牌器中的四副牌发完以后,他身前的七百多万筹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慢慢回味,众人的心中只剩下惊奇,因为虽然陈六合输多赢少,但基本上他每次的梭哈,都是必赢局面,无论过程多惊险,但最后,他都赢的很稳! 最开始,众人基本上都把他当成一个赌场菜鸟来看待,顶多就是运气逆天一点罢了,但现在,众人不得不去怀疑这是一个故意在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在赌桌上,赌对一次两次三次,都能说是运气,但是四副牌下来,都如此的稳扎稳打,恐怕运气成分也有,但不是那么高了。 一千五百万啊,不到一个小事的时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即便是在乔家的这个赌场来说,也足以算得上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连发牌的荷官,都是脑门冷汗直流。 不到四十分钟,陈六合在她这张赌桌上足足赢了一千多万,这种损失,就算是把她丢到西湖去喂鱼,都不算蒙冤了。 而坐在陈六合身旁,一直在细心关注陈六合赌牌方式和手法的徐晓晓,也是禁不住深深皱起了眉头,眼中满是凝重,她看了这么久,竟没看出陈六合有丝毫出老千的嫌疑。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家伙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在最开始验牌的时候,他就已经把大部分牌甚至是整整四副牌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每次的梭哈,才能做到有惊无险的必赢!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要知道那可是四副牌啊,去掉八张鬼牌后,都有足足两百零八张!并且验牌之后还会被荷官打乱顺序,这如何去记?又要有多么变态的记忆力才能把这两百零八张顺序混乱的牌记下? 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就算找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千术高手来,恐怕也难以做到这一点,她不相信身旁这个玩世不恭的青年能够做到。 难道真的是运气?这似乎又解释不通,运气虽然是实力的一部分,但不能完全代表实力,陈六合展现出来的泰若自然,她敢断定是实力带给他的自信! “这个世界简直太疯狂了,大叔,我爱死你了!”慕青烈恨不得抱着陈六合的脑袋狠狠亲上几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在输输赢赢之间,筹码就越来越多了,她只觉得陈六合简直太厉害了,她发现这个让她一点都看不懂的神秘大叔太高深莫测了,她也不知道陈六合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又厉害在哪里。 但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六合一直在赢,这就足够了。 一个小时不到,换了两张赌桌,赢了一千五百万,这对于赌场管理层的人员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度重视的事情了,早在十几分钟前,就已经有很多人在注意着陈六合。 他每一次摸牌的手法,和下注的时机,都在监控器里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反复琢磨,但竟没人能看出丝毫端倪,一切都那么正常。 神情平淡的扫了眼桌台上的成堆筹码,陈六合伸了个懒腰,旋即点燃了一颗香烟,吸了口,才意味深长的抬头看了眼周围。 他有些索然无味了,歪头对身边的徐晓晓说道:“徐大美人,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派去报信的人怎么还没有消息?乔云起还没到啊?这样就有些没意思了。” 闻言,徐晓晓的娇躯一颤,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她现在可以万分肯定,身旁这个青年太不简单了,从最开始的看走眼,到渐渐的高看,她发现她还是小瞧了陈六合! 这一刻,陈六合竟让她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这让她有些心慌! --- 四更到,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