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私了公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02章 私了公了?

夏日炎炎、烈阳高照,七八月份的天气就是燥人,天上挂着的烈阳就跟火球似的炙烤着大地,往地下撒泡尿估计都能当场冒烟。 可即便天气再热,也阻止不了街上行人为了讨生活的辛勤步伐。 “叮铃铃。”半下午,一个穿着单薄汗衫、踩着一双军用解放鞋的青年正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在大街上晃荡。 三轮车的龙头上绑着一个铃铛,车斗内堆着一些烂七八糟的纸板与废品,车身上贴着一块大招牌。 “收废品”三个字写的是歪歪扭扭不堪入目,用陈六合自己的话来说,这特么的就是龙飞凤舞,活生生的文字艺术。 在这三个大字的下面,还有跟蚯蚓般的一行小字,“全方位家政小能手,支持上门服务,热线电话xxxxxxx。” 这无疑成了繁华都市内一道惹眼的风景线,当然,投过来的目光大多都是嫌弃鄙夷居多,很难想像一个身材高大年纪轻轻、再加上长得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会在大好年华选择这种活法。 说好听点,这也算吃苦耐劳辛勤奋斗,可说难听点,这特么简直就是毫无梦想自甘堕落啊。 干了半个月这行当的陈六合自然不会去在乎旁人的目光,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我行我素、笑看世间百态的人。 经过一番唇枪舌战斗智斗勇的艰苦博弈,在陈六合短斤少两的惯用手段下,成功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一位大妈手中的废纸。 正当他美滋滋的要装货上车的时候,突然旁边的街道上发生了一起事故,只见一辆红色的5系宝马车急停在街道中央,在车头前,躺着一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贼眉鼠眼的男子。 撞人了!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很快事故点就围上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宝马车门打开,先出现的,是一双白色的水晶绑带高跟凉鞋,紧接着,是一双白皙嫩滑纤细修长的美腿,美腿在超薄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更加显得光洁透亮,荡人心弦。 很快,一名女子钻出了轿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车主是一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妙龄女子,明眸皓齿美艳动人,五官端正精致,配上那妖娆惹火的身段,无比性感与迷人,绝逼属于那种让屌丝满嘴口水,让高富帅目不转睛的级别。 再加上那一头染着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这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丽人散发着一股子成熟的妩媚,就像是一枚熟透了的桃子。 在大热天看到这么一个极品货色,不得不说容易让人口干舌燥,雄性激素是直线飙升。 “又是一个足以打上九十分的极品。”陈六合在心中下了个定义,要知道陈六合的审美眼光非常苛刻,能让他打上九十分的女人简直凤毛麟角。 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内就碰见了两个,一个是半个月前在缜云监狱看到的那个苏婉玥,一个就是眼前这位遇到麻烦的女人了。 “哎哟,痛死我了,撞人了,我的腿快断了。”躺在宝马车前的男子正在哀声嚎叫,看到女人下车,他叫的更加欢实了。 陈六合扶着三轮车,懒懒散散的叼起一根烟,轻轻摇了摇头,给出了一个点评:“演技太浮夸,不够专业。” 这明显是一起碰瓷事件,但陈六合可没有什么英雄救美拔刀相助的侠客心肠,他还没闲得蛋疼呢。 眼神不由自主的又在那女车主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胸前的壮阔与臀-部的凸翘让他多看了两眼:“奶-子大、屁-股圆,不是小蜜就情人。”陈六合对自己一针见血的点评很是满意。 不是谁都有陈六合这种火眼金睛的,那位美丽动人的女车主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即便是知道对方是故意往她车上撞的,一时间也是有些慌了神。 “大哥,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美丽女人紧张的说道。 “没事?我的腿都断了,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啊?你说现在怎么办吧?我站都站不起来了。”男子躺在地下撒泼哀嚎:“你说是公了私了。” 女车主倒也不算太笨,一下子就知道对方是故意碰瓷,顿时气得俏脸微红:“我看还是公了吧,先报警,然后再去医院,真是我的责任,我负责。” 这男子明显是个老手,一点也不惧怕,嘴硬道:“那好啊,报警啊,去医院检查啊,我要做个彻彻底底的全身检查,再去做口供啊,我看没有一天那时间也下不来。” 闻言,女车主脸上满是气急与无奈,她可是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哪里有时间陪这个无赖干耗着?就算知道对方是故意讹她,也没有一点办法。 “好,那你说,私了怎么了?”女车主跺脚道,这一个气恼的动作也不知道让多少牲口口水直流。 “好说,你拿钱,我自己去医院检查,我这腿断了,怎么着也得要个万儿八千的医疗费吧?”男子狮子大开口。 女车主咬牙切齿,但显然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去处理,不想浪费时间了,当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沓钱来丢给男子。 不过她也没那么笨,可不会让这个男子干拿这些钱,她目光四处扫视了一圈,无巧不巧的落在看好戏的陈六合身上,道:“这位大哥,我现在没时间,能不能劳烦你帮我送他去医院?一定要做检查,做一个全身检查。” 陈六合没想到事情会烧到自己身上,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摇头:“哥们没时间,你没看到我正生意兴隆吗?一分钟好几块钱上下呢。” 换来的是无数鄙夷目光,特么的就你那收点破烂还生意兴隆呢? 美女车主显然也没想到陈六合会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解风情,这让她更加气恼,不知道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当即瞪着美眸道:“我补偿你!”说着话,又掏出了几张红票子,有四五张。 陈六合换脸比翻书还快,登时眉开眼笑的扶着三轮车上前:“好说好说,助人为乐是我辈应当尽的一份义务。” 没脸没皮的接过钱,不理会美女车主那鄙视的目光,陈六合来到碰瓷的男子身前蹲下,笑眯眯道:“钱都到手了,还躺着干什么?赶紧收工吧。” 一句话,让美女车主怒急,质问陈六合:“你知道他是故意碰瓷的对不?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帮我说句公道话?” 陈六合愕然,无辜道:“我不知道啊。” “还说不知道?那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钱到手了,可以收工了?”美女车主死死盯着陈六合,秋水般的眸子都快喷出火星了:“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陈六合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个娘们耳朵还挺尖的。 “哎哟,疼死我了,没天理没王法了,撞到人还敢反咬一口,谁讹你了啊?我这条腿是真的断了啊。”碰瓷男的苦声哀嚎帮陈六合化去了尴尬。 陈六合连忙点头,抓过他那条看似红肿其实完好无损的右腿,用两根指头捏住,也没见怎么用力,只听一道及其轻微的“咔嚓”声传出,紧接着碰瓷男浑身颤抖,口中传出杀猪般的嚎叫,满地打滚,冷汗都流出来了。 现在,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断了骨头,不过不是被撞断的,而是被陈六合捏断的。 陈六合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但对于这样比他还没有追求的人,陈六合还是很痛恨的,既然你想白赚别人钱,那多少总得付出一些代价吧?凡事一定要专业,做戏做全套。 “看到没,他真的没骗你,他的腿真的断了。”陈六合对美女车主说道。 美女车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那碰瓷男的痛苦表情还是很瘆人的,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狠狠瞪了陈六合一眼,上车前,还看了看陈六合那辆破三轮,丢下一句话:“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才发动车子离去。 反正陈六合在她心中,已经跟不是好东西这几个字挂钩了。 “好了,人都走了,别死叫,拿着这一万块钱自己打车去医院吧,治好你这条腿估计还能剩余个几千块钱,足够买些营养品。”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碰瓷男疼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口齿都在颤抖,恶狠狠的盯着陈六合:“小子,你是混哪条道上的?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陈六合不紧不慢的掏出兜里那三块五一包的红梅,叼上一根,道:“我知道围观的人里面有三个是你的同伙,你想划出什么道道呢,我都可以接着,不过我还是想友情提醒你一声,我能捏断你的腿,同样也能捏断他们的腿。” 顿了顿,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我劝你今天的事情还是见好就收吧,以免事情闹大了,对你也没啥好处,还有,赶紧让你的朋友带你去医院接骨,不然再耽误下去,我不保证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说罢,陈六合潇洒的弹了弹烟灰,蹬上那辆独具一别的破旧三轮车拉风离去。 就在他刚走,人群中就有三个青年围到了碰瓷男身边:“大哥,就这样算了?发句话,我们跟上去找个没人的地儿弄死那小子。” “少他吗废话,赶紧送我去医院,山水有相逢,这个仇老子以后再报。”碰瓷男哀嚎着。

上一篇   第0001章 重犯监狱

下一篇   第0003章 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