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3章 那一首满腔热血的曲儿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983章 那一首满腔热血的曲儿

陈六合撕心裂肺的话语让得慕容青峰内心不为人知的狠狠一颤,刺痛难言。 “去你吗的,陈六合!这些都是你咎由自取,我当初已经让了你别冲动的,你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你就是不听,你这个王八蛋,老子不会原谅你!” 慕容青峰发狂的嘶吼,吼着吼着,竟然哭了起来,痛哭流涕,哭的是撕心裂肺! 这一幕,直接把周围的人给看傻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样的伤心往事,才能让一个男人哭成这个模样。 陈六合坐在慕容青峰的身旁,看着慕容青峰嚎啕大哭,他粗重的喘着气.......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老子会后悔,会痛苦,但绝不会一蹶不振,不会像你一样过不去那道坎!因为我更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该做什么!” 陈六合抬起手臂摸了摸眼睛,似乎是在把淡淡的湿气抹干。 半响后,慕容青峰的哭声停止,他似乎是哭累了,躺在地下怔怔发呆。 “陈六合,你说再多都没有用!我们回不到过去了!我慕容青峰这辈子与你为敌!”慕容青峰吃力的撑起了身躯,神色冷漠的说道,那是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 陈六合眼中闪过了一抹痛苦之色,道:“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挽留,也不会强求!但是,从今以后,慕容青峰,你不要再不依不饶,我不会再纵容你了!” “陈六合,你欠我的,这辈子都欠,你还不清。”慕容青峰说道。 “我不欠你的!我欠青鸾的,我这辈子会还,还不清我下辈子再还!” 陈六合说道:“等我回京,我会把当年害死青鸾的人给揪出来,不让他流尽最后一滴鲜血而亡,我陈六合这辈子都枉为人!” “你们慕容家顾全大局,你们不敢报的仇,我来报!我陈六合是疯的!我谁都不怕!大不了就是准备一百副棺材,一副留给我自己,九十九副为我陪葬!!!”陈六合声音低沉。 “哼!疯子,你北上只能寻死。”慕容青峰轻蔑的说道。 “但也比你这个孬种强了千百倍!看看你自己,曾经京城最风光最有前途的青年之一,如今只能在中海当个什么第一公子!京城你还敢去吗?”陈六合嗤笑的说道。 慕容青峰的眼睛狠狠一凝,道:“要不是小妹,陈六合,我早就弄死你了!你连长三角这一某三分地都插足不进来!” “要不是青鸾,你以为你算个屁?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陈六合说道。 慕容青峰点点头,从地下站了起来,他抬手摸了摸嘴角的血迹,那张鼻青脸肿的脸蛋俨然没了往昔的气派和风度。 慕容青峰居高临下的低睨着坐在地下的陈六合,道:“陈六合,你好自为之,从今往后,我们彻底撕破了脸皮!我们就是仇人!” 陈六合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当我的仇人,就要做好偏题鳞伤的下场!你从小就跟着我,你清楚我的手段!” “那我们就走着瞧!”慕容青峰冷哼了一声,旋即毫不留恋的转身,带着人大步离开了这家食府,没有再执着于让陈六合滚出这里了。 看着慕容青峰离开,看着那食府的玻璃大门还在摇摇晃晃,陈六合眼中再次闪过了一抹痛苦与自嘲的神情,他的内心没人读懂,更没人知道他有多么痛彻心扉! 忽然,陈六合笑了起来,笑得是那般的让人触目惊心,极度的自嘲让人会忍不住的为他感到心疼,会对他产生极强的怜悯之心。 似乎谁都能体会到陈六合此刻的心境,滴血般的苦楚。 陈六合就这样坐在地下,怔怔的看着大门处,嘴唇轻哼,竟低低哼唱起来了一首京剧,他声音低弱,但字正腔圆,这是一首《闯王令》。 腔调如虹,字句之中透露着一股豪气万丈不可一世的熊熊气盖! 这是陈六合跟慕容青峰小时后最喜欢听的一出戏,他们还曾经向往,人生就要如这首京剧一样,快意恩仇霸气如虹....... 可一转眼,物是人非,曾经最铁的兄弟,彻底的反目成仇,陈六合的隐忍没有得到挽回,慕容青峰对他的怨念,也无法释怀! “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陈六合自嘲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笑掉了大牙!” 朱晴空等人看着这种状态的陈六合,心中也是一片哀伤! 秦默书走上前,蹲下身子,抱着陈六合的手臂,把他拉了起来,道:“你自己说过的,人活着,要往前走,过去的事情,只能是回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我还说过这么有哲理的话?”陈六合歪头看了秦默书一眼。 秦默书说道:“刚才你还对慕容青峰义正言辞呢,现在自己就忘记了?” 陈六合失笑的摸了摸鼻子:“说别人,总是长篇大论道理泛滥,真发生在自己头上,又有几人能够瞬间释然的?” “陈六合,你可不能倒下啊!你脚下的这条路,坑洼与荆棘太多!你身后,也跟着一帮人为你摇旗呐喊。”秦默书语重心长的说道。 “六哥,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慕容青峰之间有什么过往,但我觉得,你心里一定比任何人都要苦!所以,你没有必要再迁就别人!或许你真的做错了什么,但这不是你就要倒在慕容青峰脚下的理由!”蓝海星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没事!要论起没心没肺,还真没几个人比得上我!” “那就好,来,我们继续喝酒?刚才的不快,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今天,不醉不归!”朱晴空大手一挥的说道。 在陈六合的应允下,众人再次坐上了酒桌,喝得更加猛烈! 当一行人离开食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一顿饭,楞是吃了将近四个小时。 几乎所有人都醉了,包括唯一的女人周晓若,醉醺醺的缠着陈六合说个不听,一度让仍然无比清醒的陈六合有些哭笑不得。

上一篇   第1982章 痛到窒息

下一篇   第1984章 辉煌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