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不休局面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917章 不休局面

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的吴久洲脑中不由的回荡着陈六合刚才所说的话语,吴久洲的眼神惊疑难定...... 面对陈六合的军方背景,以及强大的军方资源,吴久洲真的力不从心,无能为力!!! 走出了会所,陈六合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对今晚的这个结果,他很满意,一切都在按照着他的规划进展,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这一切的确都是他设计好的,在他走进这家会所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 “你怎么亲自赶来中海了?”陈六合歪头看着徐庆宝道。 徐庆宝没好气的瞪了陈六合一眼,道:“你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我怎么可能不来中海?你得看看你得罪的都是什么人!” “这种救场的事情太得罪人,而且郝家跟黄家在中海的份量实在太重,保不齐中海军分区的人跟他们有染,交给他们还真无法放心!” 徐庆宝说道:“还是我亲自走一趟保险,这也是老首长的意思。” 闻言,陈六合嘿嘿笑了起来,道:“得,有心了!” 徐庆宝摇了摇头,指着陈六合说道:“你啊,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胆子太大了,什么事情都敢做,你就不怕真的引火烧身,把自己烧成灰烬?” “要不是我今天及时赶来,你的下场还真不好说!一旦落到了对方的手中,再想就你,可就无比困难了。”徐庆宝有些无奈的说道。 “呵呵,这不是有你们给我撑着吗?要不然我岂会跟他们玩这一出?”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哥们别的本事没有,但见缝插针、审时度势的能力还是有几分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又该怎么做!” “不得不说,你小子聪明是绝对够聪明的!”徐庆宝有些感慨的说道。 对这个评价,陈六合很欣然的接受了下来! 站在会所外,徐庆宝看着车祸现场的混乱和凄惨,对陈六合说道:“这真是出自你的手笔?” 陈六合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这个黄啸远,可不是什么好鸟,把他犯下的恶事全部翻出来,出一本书都绰绰有余!要不是黄家家大业大,他都不知道枪毙多少回了!现在死了倒也算是为民除害!” “你这家伙,总能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合理的解释跟说法,自我安慰吗?”徐庆宝笑骂了一声说道,黄啸远的人命,在他们眼中还真不值钱,一个该死之人。 陈六合淡淡说道:“我还需要自我安慰?人命在我眼中跟草芥一般,只不过我从不杀不该杀之人而已!我要谁死,谁一定该死!至少有该死的理由!” “呵,你倒好,这一不注意,就把自己说成惩奸除恶的救世主了。”徐庆宝说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 整了整神色,徐庆宝说道:“六子,你今晚算是把郝家黄家的脸都打肿了,不亚于踩着他们的脑袋起舞,以后要注意一点!行事小心,别轻易被人抓住把柄。” “本来就是不死不休,还有什么情面可留?”陈六合大喇喇的说道:“我跟黄家郝家之间啊,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就是他们家道覆灭,最次也得中落!” “要么,就是我夹起尾巴,灰溜溜的滚出中海!当然,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家族能力很强,给我接连带来了不小的麻烦,黄家更是有几次差点弄死我了!不过很可惜,一点点便是无法逾越的天谴!” 歪头看着徐庆宝,陈六合道:“你觉得,我跟这两家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从来就不会对要把我置之死地的人心慈手软!” “道理是这样没错,这里面的事情我都清楚,但你还是得收敛着一些,每走一步都要谨小慎微,这里毕竟是中海,是黄家和郝家的地盘!” 徐庆宝叮嘱道:“我能救你一次,不见得能次次保你啊!黄家郝家可都不是省油的灯,背后的资源大了去了!就拿这次来说,老首长要力保你,都接到了几通说情电话啊。” 闻言,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并不觉得意外,这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罢了! 要说黄家和郝家背后没有通天能量,陈六合才不相信了! 不过那都没关系,两强相争通常都是云动风涌的博弈,就看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 “怎么样?今晚留下来歇歇?哥们请你大排档走起。”陈六合对徐庆宝说道。 “呵呵,你小子就不能大方一次?请客就必须去路边摊大排档?”徐庆宝笑骂了一句。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俗气了?关键不是在哪吃,关键是看跟什么人在一起吃,你要是请我,就是蹲大马路边,我也能跟你喝个天昏地暗。”陈六合笑道。 “厚颜无耻这四个字用来形容你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徐庆宝指了指陈六合笑出声音。 顿了顿,徐庆宝收敛了笑容,又道:“今晚不行,改天吧!改天我一定要宰你这小子一顿大的!省的你一天到晚跟铁公鸡一样抠门!” “真的这么急?”陈六合问道。 徐庆宝点点头:“京南那边还有点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赶来这里都是因为你这小子才迫不得已的!” “那行,我就不挽留你了。”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嗯!老首长让我给你带句话,别一天到晚就想着在钢丝上跳舞、在火中取栗,能稳的时候就稳健一点。”徐庆宝说道。 “哥们艺高人胆大,只是看着危险,实则步步为营。”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果然,老首长一猜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徐庆宝笑着摇了摇头,对陈六合摆了摆手,道了声“回见”就带着人转身上车。 “呃......你就这样走了,把我丢在这里,不太好看吧?吴久洲他们还没下来呢。”陈六合叫住了徐庆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