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疯子神经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895章 疯子神经病

“在我面前,你们两都没资格站着跟我对话!跪下再说?”陈六合在郝旭东跟黄啸远的身前一米处站定,语气平缓,不具备什么摄人心魄的杀伤力! “跪你姥......”郝旭东张口就是怒骂。 但还不等他最后一个字吐出,陈六合就一个简单直接的巴掌盖了过去,结结实实的抽在了郝旭东的脸颊之上! 这个耳光力道十足,把郝旭东抽的栽倒在地,整个人都蒙了! 郝旭东跟黄啸远,以及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大纨绔,全都傻眼了,没人想得到,陈六合既然如此霸道,说动手就动手,毫无拖泥带水! “陈六合.......”回过神来的郝旭东跟疯了一样,斯声怒吼。 可同样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陈六合一脚给踹飞了出去,在地面拖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整个人撞击在墙角处,七晕八素! 看都没多看郝旭东一眼,陈六合目光冷冰冰的注视在黄啸远的身上:“跪下?” 黄啸远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神,可怕到足以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脏史无前例的跳得极快,像是要跳出了嗓子眼一样。 “陈......陈六合,你想......干什么?你别,别乱来......”浓郁的恐惧干扰下,黄啸远只感觉说话都在舌头打卷。 陈六合抬起手掌就是一个耳光扇了下去! 这个耳光陈六合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只让的黄啸远跌退了几步,并没有直接栽倒。 陈六合看着对方,道:“我没有那么多耐心跟你们浪费时间。” “陈六合,你......你敢打我?”黄啸远骇然的看着陈六合,一手捂着脸颊,只感觉那火辣辣的疼痛让他的脑袋都快要一片空白! 陈六合二话不说,又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这一次,更加响亮,让得黄啸远一头扑倒在了地下,口鼻喷血,牙齿都脱落了一颗! “刚才没感受清楚,现在感受到了吗?”陈六合居高临下的问道。 “陈六合,卧槽你吗,我要杀了你!”黄啸远疯了一般的吼道,爬起来就扑向陈六合。 然而陈六合一掌伸出,就掐住了对方的脖颈,把他硬生生提在了半空! 黄啸远只能胡乱的挥舞手足,却连陈六合的衣衫都碰不到,只感觉无法呼吸,脸色惨白,随后发紫,最后眼球都在泛白! 陈六合手臂一甩,就把黄啸远丢了出去,砸在了不远处的郝旭东身上! 陈六合看着他们,开口道:“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打你们还需要商量吗?今天别说是你们动手在先!就算没有朱晴空这档子事,我要抽你们,都不需要顾忌任何因素!” “陈六合,你疯了,你会为此付出惨重代价!”郝旭东嘶吼道。 陈六合神情冷漠的来到两人身前,就蹲在两人的面前,他侧过耳朵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大点声音!” 两人的神情都狠狠一颤,心脏都在颤抖,看着近在直尺的陈六合,他们只感觉胆子都快吓破了,张了张嘴巴,郝旭东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今晚的遭遇,又让他回想起了在杭城那一晚的凄惨,同样是在陈六合面前,他受尽了屈辱,被踩的体无完肤! “哼,就你们这点胆子,怎么跟我玩?”陈六合满脸讥讽的嗤笑了起来:“两个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煞笔,你们在我的眼中,真的连个屁都算不上!” “陈六合,你今晚已经闯下了弥天大祸,你完蛋了!不管是黄家还是郝家,都不会放过你!这样做,只会加快你在中海的灭亡速度!”郝旭东颤颤巍巍的说道。 陈六合满脸戏虐的说道:“你们两个草包,根本就看不透中海的形势,根本就摸不透头脑状况!黄家怎么了?郝家又怎么了?我陈六合要是怕了你们,我不会动你们!” 顿了顿,陈六合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敢动你们,就代表我并不怕你们!” “是吗?你这个不计后果的疯子,那我们就走着瞧!我睁大眼睛看清楚,我看你怎么度过今天晚上!”郝旭东厉声说道。 陈六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两手伸出,分别抓住两人的头发,在两人的痛叫声中,陈六合把他们拖到了朱晴空等人的面前。 “今晚你们不想多吃苦头的话,老老实实跪在这里,跪在他们的面前。”陈六合低睨着黄啸远跟郝旭东,抬手指了指身旁的朱晴空、王江巍、蓝海星等人! 陈六合这一连串的强势表现,委实把朱晴空等人都惊的不轻! 周晓若那双水盈盈的大眼睛中,更是冒起了星星,一脸崇拜,只感觉陈六合太帅气了,简直神勇无双! 在中海,敢像陈六合这么胆大包天的人,有几个?估摸着一个都找不出来!!! 看着郝旭东跟黄啸远两人的惨样,实在是太解气了!!! 郝旭东跟黄啸远两人跟死狗一样的跌坐在地下,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他们心中的怒火跟恨意是无法言喻的,只不过,碍于陈六合的实力与疯劲,他们不敢发作,现在更多的,则是令他们胆寒的恐惧! 在陈六合这样如此强大且有有胆魄的对手面前,他们当真感觉到了一股无力感! 似乎背后的背景,在这个时候已经起不到作用了!无法震慑陈六合,无法吓住陈六合! “不说话?看来你们的膝盖还真值钱!不错,我就喜欢有骨气的人!” 陈六合笑吟吟的点了点头,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桌台上就一个钢化的烟灰缸。 他走过去,把烟灰缸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实心的,还挺重! 陈六合满意的点了点头,从新来到郝旭东跟黄啸远的身前:“你们的机会不多了,这玩意如果砸在你们的脑壳上,我不保证会不会砸开你们的脑袋,但敲碎你们的头骨应该没问题的!” 闻言,两人的神情猛然一颤,都变了颜色,黄啸远道:“陈六合,你别发疯了!你别吓唬我们!你敢杀人?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