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7章 步步杀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867章 步步杀机

陈六合脚步不停,没好气的说道:“靠,现在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你还有心思去在乎曹老头的安危?” 陈六合目光如电的在漆黑的四周打量,这是他每下一个楼层都会不能观察的一件事情! 顿了顿,陈六合说道:“放心吧,曹老头好歹也有天榜高手的实力!如果这点小风小浪都趟不过去,那也太不中用了,死了倒也白瞎!” 忽然,杜月妃发现手中有些粘稠,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掌一看,昏暗中看到自己的掌心之中全是猩红的血水。 她脸色微微一变,再低头看向陈六合的胸口衣衫,已经红了一大片,被鲜血浸湿! “陈六合,你受伤了?”杜月妃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旧伤撕裂,不碍事。”陈六合言简意赅的说道,脚步声很轻,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很多事情往往都是在阴沟里翻船,陈六合可不想在自己身上出现这种悲剧! 他断定,黄家既然敢对杜月妃设下这种杀局,那肯定就是计划周祥缜密,必定不想给杜月妃丝毫翻身的余地,不然黄家的境况会很难办! 所以黄家绝对不可能只是这么一点手段,或许还有埋伏在等着他们! “旧伤?”杜月妃的美眸微微一闪。 陈六合低声说道:“上次那一战,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惨烈,你以为哥们是神啊?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全身而退?” 杜月妃情理之中的点点头,道:“果然,你这段时间是在躲起来养伤!” 陈六合撇撇嘴没有回答,当楼层越下,陈六合的警惕性就变得越高,也越发的小心了起来! “这里是我的办公楼,大厅有我的人守护,不可能还存在什么意外吧?” 杜月妃凝眉说道,她觉得陈六合有些小心过了头:“如果真出了什么差池,我早就受到了消息!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 陈六合不以为然道:“你懂个屁,是不是这么多年的安然无恙让你连最起码的警惕性都丧失了?你那些草包保卫,全都是一帮中看不中用的废物!碰上真正的高手,要无声无息的解决他们太容易!连通报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被陈六合这么一说,杜月妃乖乖闭嘴,毕竟在这方面,陈六合才是行家,道行肯定比她杜月妃要深了不止是一星半点! “如果你是黄家的话,你会怎么做?”陈六合忽然问道。 杜月妃微微一怔,蹙眉凝思,几秒钟后道:“要么不动,要么就一击必杀,绝不会给我侥幸的机会!因为他们很清楚,给我设下必杀局又没把我杀了的后果是什么!” “那不就对了?你杜月妃聪明,别人黄云霄也不蠢!毕竟是条老狐狸!没有十足的把把握,怎么可能对你痛下这种级别的杀手?”陈六合理所当然的说道。 “哼!就怕他们这次的如意算盘要打散了。”杜月妃冷哼了一声! “那是自然,哥们是谁?我可是一切邪恶与宵小的克星,当世的正义使者,有罪恶的地方就有我的出现,我就是光明与正义的化身!” 陈六合咧嘴笑道:“在我面前玩这些杀人越货的计量?黄家太天真了!他们千算万算百密一疏,唯独算陋了小爷的存在!谁都想不到我会突然回到中海,来的这么恰到时机!” “我觉得你应该要在把我安全带离后,再吹嘘,说不定我能给你倒上一杯红酒,给你一些时间让你自我陶醉。”杜月妃说道。 “外加两分奉承三分夸赞五分马屁!”陈六合说道。 “容我考虑考虑!”杜月妃嘴角翘起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浅浅弧度,她第一次觉得,陈六合竟然是这般的有意思! 来到二楼,陈六合看到了有灯光袭来,他猛的对杜月妃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放目望去,二楼的楼道外,有人影闪动,传出异响,陈六合脸色微微一凝,低喝道:“什么人?出来!” 紧接着,一个穿着保洁衣服的中年妇女拿着一块抹布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她有些奇怪的看着陈六合跟杜月妃,道:“你们是什么人?这么晚了,这栋大楼都歇班了,你们怎么还没离开?” 看到眼前保洁,杜月妃跟陈六合两人的神色再次微微一凝,杜月妃不动声色的说道:“加班。” 保洁阿姨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陈六合眯了眯眼睛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保洁都是深夜做事的吗?” “哦,没有,我明天有点事情要请假,所以就趁着晚上抓紧把活儿干完,省的明天耽误事情要被扣掉薪水。”保洁阿姨说道。 陈六合跟杜月妃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心里的那丝警惕心,也放松了下来。 陈六合笑道:“那行,阿姨您先忙,我们得赶紧回家冲凉滚床单了!”杜月妃眼角浮现一丝寒气,似乎对陈六合的放肆话语非常不悦,但也没说什么。 打了个招呼后,陈六合就背着杜月妃转身继续下楼! 然而就在两人刚刚转身的时候,刚才那个还朴实无华看似老实的保洁阿姨,眼中就徒然闪烁出了一抹与之气质完全不符合的阴戾杀气! 她手中的抹布脱落在地,露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指着陈六合跟杜月妃就要扣动扳机!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可以说让人毫无防备,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朴实的女人,竟然会是乔装而成的杀手? 可就在眼看女杀手就要扣动扳机,要把陈六合跟杜月妃射杀当场的时候! 徒然,陈六合手掌猛然一甩,一枚银色的光影如闪电一般的飞驰而过! 下一秒,女杀手整个人都定格了,脸上浮现出了惊愕的表情,脖颈处有鲜血飞溅而出! 只是一个眨眼的工夫,她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直挺挺的栽倒在地,直到死,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是什么东西杀死了自己! 背着杜月妃的陈六合顿足回身,面无表情的看了血泊中的尸体一眼:“凭你这点道行也想骗过我?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