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第一次接触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865章 第一次接触

枪声不断,弹痕四溅,陈六合在半空飘摇,不断的在四根绳索上来回腾跃,每一个瞬间,都充满了危险到让人心脏抽搐的气息,饶是杜月妃,都吓的浑身发颤! 此刻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紧的闭着眼睛,用力的抱着陈六合,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身前这个男人! 这似乎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交的这么彻底! “枪法这么差,怎么当杀手?还妄称杀神级别,我看你们所谓的杀手榜,也都是一帮沽名钓誉的草包之流!”在这种情况下,陈六合竟然还有闲工夫出言讥讽! “找死!”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续数枪都没能命中陈六合,委实让杀手怒火中烧! 当然,并不是他的枪法真的太差,而是陈六合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明显要快过了子弹! 陈六合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战栗,谁敢相信,一个人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样敏捷迅猛的身手与速度? 要知道,他的怀里可还抱着一个女人呢! 这个家伙还是人吗?杀手的脑中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砰砰砰!”又是连续的几枪,子弹打在钢索与墙体上,发出了铿锵的声音,火星炸起,很是恐怖! 终于,陈六合的速度还是慢了半拍,有一枚子弹打在了陈六合的肩头上,炸开了一跺绚烂的血花,血水都溅在了杜月妃的脸颊上,惊得杜月妃瞳孔收缩! 但惊鸿之间,她撇到了陈六合那张无比刚毅的脸蛋,在这一刻,他显得是那般的巍峨与刚强,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中只有坚毅与不屈! “没子弹了吧?”陈六合冷笑一声,单手攀爬钢索,速度奇快,眼看就要攀上电梯钢架! 杀手换弹夹的速度很快,行云流水,没有丝毫迟疑! 不过,陈六合终究还是比他快了那么半拍,当杀手把弹夹换好的时候,陈六合单足在墙体上奋力一蹬,抱着杜月妃的他腾空而去,重新跃上了电梯之上! “砰!”杀手抬手就是一枪,近距离之下的陈六合脑袋狠狠一偏,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快要把陈六合的耳膜震裂了! 陈六合单手探出,钳住了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拧! 杀手干净利索,很果断的放弃了手枪,把手掌抽回,同时间,他左手的匕刃从下而上的扎向陈六合腰间! 陈六合脚下一错,躲开了这刁钻一击! 单手抱着杜月妃的陈六合,就站在电梯之上,单手与杀手搏杀了起来! 事实证明,能排进杀手榜前列的人,绝对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之辈,这个杀手的实力很强悍,速度与攻击手法都只能用凌厉两个字来形容。 一出手就是杀招,奔着取陈六合性命而来的! 由于陈六合伤势未愈,又是单手作战,还有时刻注意杜月妃的安全,所以难免有些畏首畏尾,限制了他很大的发挥空间! 短时间内,两人在这狭小的电梯铁板上的空间上,斗得你来我往,异常激烈! 电梯在半空晃荡,看起来惊心动魄,仿佛随时都会自由坠落一般! 终究,两人之间的实力还是相差太大,杀手久攻不下,还被陈六合抓住破绽,一拳把对方给轰飞了出去。 杀手腾空而出,双手抓住铁索,心惊之下的他知道今晚留下来只会凶多吉少,当即便毫不恋战,顺着绳索就往高空攀爬而去,想要离开此地! “现在还想走?活在梦里!”陈六合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杜月妃,他足下狠狠一跺,整个人跃起了两三米之高,伸手抓住了杀手的脚腕,低吼一声,就把对方给拽了下来! “滚!”杀手惊慌失措,一脸凶怒的怒喝一声,手中匕首挥斩,要抹断陈六合的咽喉! “螳臂当车,你以为你这点本事真的可以在我面前抗衡吗?”陈六合嗤笑一声,脚步微微后移几分,差之毫厘的堪堪躲过匕首! 旋即陈六合脚步猛然跨前一步,速度极快,还不等杀手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陈六合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直尺范围! 陈六合露出了一个无比凌冽的弧度,双掌一推,就把杀手推了出去,然后凌空一脚正中对方的胸口! 杀手大口喷血,身躯飞出了电梯范围,狠狠的砸在了墙体上,然后,便直接惨叫着向漆黑入深渊的升降道下放坠落而去! 两三秒钟后,“砰”的一声巨响传来,杀手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数十米深的地面上,绝对粉身碎骨,毫无生还的可能性! “早就给你做出了两个选择,即便挣扎,你也不可能会有第三种可能性出现!”陈六合嗤笑了一声,一脸的冰冷笑容! 做完这一切,陈六合轻轻呼出了口气,剧烈的激斗让得他体内的伤势受到了的牵动,锥心的疼痛再次袭来,陈六合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几分! 只能说,那一战给他带来的重创实在是太大了,史无前例的! 来到杜月妃身边,陈六合不由分说的弯腰抱起了杜月妃! 此刻的杜月妃,虽然发丝凌乱衣衫不整,两条裹着肉色超薄丝袜的大长腿无比惹眼,散发出致命的媚人气息! 但这娘们也当真了得,经此惊吓,也没有出现花容失色的神情,很快就重新镇定了下来!这份心智,饶是陈六合都不得不暗自赞叹! “今晚这份情,就算是让你以身相许,一点也不为过吧?”陈六合还有闲工夫打趣杜月妃,委实是想看到这个娘们这般狼狈,实在是太过不容易了,这还是第一次! “先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杜月妃没有因为跟陈六合的亲密接触而动怒,她很踏实的待在陈六合的怀里,双臂抱着陈六合的脖颈! 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话说起来,你这个娘们真是命大,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今晚指定够呛,就算不香消玉损,最好的结局也是成为别人的阶下囚,还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羞辱与折磨!” 陈六合轻笑的说道,有种暗自庆幸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