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5章 伟大情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85章 伟大情怀

那么多人,那么大的阵仗,那么狠的形势,前后不到十几分钟,就这样没事了? 这又让秦墨浓诧异的多看了他一眼,在刚才那种情形下,陈六合还能完好无损的回来,并且看那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她怀疑,这家伙到底是在跟那些人谈天说地,还是在跟那些人大打出手呢? 她现在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沈清舞从头到尾都这么淡定自若毫不担心了,原来她早就知道陈六合压根就不会有什么意外,或者说她对陈六合的变态战力值有足够的了解,断定那些人不能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她暗自咋了咋舌,心中有点点涟漪翻起。 “陈六合,你是不是缺德事做太多了?让仇家都找上门来了,还是那么大的阵仗,恨不得剁碎了你,这得什么仇什么怨?”秦墨浓问道,当然,语气中少不了一丝半点的讥讽意思。 陈六合乐呵一笑,道:“嗨,现在的人就是小心眼,上次我去嫖-娼,正好碰上他们的老大,两个人还看上了同一个小妞,最后那小妞被我的英俊外表所折服,那老大不就记恨上我了吗?今晚还带人来砍我,你说我冤不冤?大家都靠颜值吃饭,我更胜一筹也很无奈啊。” 秦墨浓自然不会相信陈六合的鬼话连篇,当即翻了个嫌弃的大白眼,也懒得去追根问底,总之她发现,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渣男是她所看不透的。 “陈大爷,牛逼,你这不要脸的程度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绝对是我辈楷模,强烈要求放进教科书中让我们学习。”赵如龙毫不吝啬的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赞叹连连。 不等他继续马屁连天,沈清舞就投来一个不咸不淡的眼神,声音轻缓:“道德经抄的怎么样了?” 闻言,赵如龙那张还算五官整齐的脸蛋顿时垮了下去,跟个霜打的茄子般,焉声焉气:“还......还差十七章......” 抬了抬眼皮,沈清舞平淡道:“会背了吗?背一遍。” “呃......”赵如龙的小眼神那叫一个慌啊,局促不安,还是硬着头皮道:“那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呃......” 看赵如龙那显然背不下的样子,陈六合笑眯眯接茬:“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激。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一字不漏的补上了道德经第一章,陈六合笑骂道:“连道德经第一章你都背不下来,丢人不?就你这样的还充当装逼份子,充其量也就是个没文化的低级流氓,一辈子登不上大雅之堂。” “陈大爷,不带这么落井下石的,你说的轻巧,道德经全文1700字,你会背?”赵如龙不服气的说道。 陈六合耸耸肩,懒得回答,沈清舞却像是要故意打击赵如龙,淡淡说道:“不用跟他比,你还远远不够资格,他在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把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道德经都能被他胡拆乱凑的拿去泡妞唬人,他七岁时的境界莫说你现在,再过十年,你都不一定达得到。” 闻言,别说赵如龙被唬的一愣一愣,就连秦墨浓也是惊异的盯着陈六合多看了几眼,七岁熟背四书五经? 真的假的?要知道这可不是白话文,而是晦涩难懂的文言文,意义深奥莫名,蕴含着圣人的颇大情怀与思想境界,读起来都拗口难明,背起来自然极有难度。 但,这话从沈清舞的口中说出,也容不得秦墨浓去质疑,因为她深知沈清舞的性格,绝不会空口白话。 再想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熟读四书五经?貌似是十二岁还是十三岁?想到这里,她脸色不禁有些羞红,她这个教育界冉冉升起的教育新星,竟然比不过眼前那个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家伙...... 赵如龙崇拜的看着陈六合,就差没跪下来五体投地了,如果让他知道,陈六合当年苦读四书五经,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装逼泡妞,不知道又会做如何感想...... “无论你是励志要做杭城最顶尖的纨绔,还是励志要做杭城最大的败类,都记住,肚子里面不能是空的,金絮其外败絮其内的人,胸无点墨、经不起推敲,永远只会是下等人。” 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只有肚子里面有货了,才能在装逼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用我丰富的经验告诉你,简直无往不利,没有装不了的逼,也没有泡不到手的妹纸。” “别看哥们没读过几年书,连初中文凭都没有,但哥们肚子里的墨水,还是有那么几斤几两的。”陈六合颇为自得的说道。 秦墨浓惊愕:“这就是支撑你苦读四书五经的理由?” 陈六合翻了翻眼皮,理所当然道:“不然呢?我读这些玩意有啥用?” 秦墨浓鄙夷,陈六合在她心中刚刚建立起来的一些正面形象就这样崩塌了,她嗤笑道:“果然,一个人的品德决定了他的思想境界,出发点永远都这么阴暗。” “我可不是那些天天喊着口号弘扬文化、匡扶正义,在背后却做着龌龊之事、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哥们从不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伟大情怀。”陈六合洋洋洒洒道。 “就是做个有文化的流氓?身上沾着几滴墨水气去坑蒙拐骗?”秦墨浓撇撇嘴:“简直是谬论。” “不管是谬论还是真理,都不能否认我很牛逼的事实。”陈六合恬不知耻的说道。 秦墨浓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都懒得再跟陈六合多说什么,总之她发现,这个家伙无论是站在任何观点的任何立场,都有一副伶牙俐齿。 “陈大爷,高,简直是高,你就是我辈楷模,赶紧教我两招,让你英姿伟岸的光辉照射在我稚嫩懵懂的心灵上。”赵如龙很不要脸的抱着陈六合大腿。 秦墨浓无言以对:“真是误人子弟!” 陈六合也是没好气的一脚把赵如龙踹开:“赶紧滚一边抄书去,大爷饥肠辘辘,要下碗面条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