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3章 惊人突变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83章 惊人突变

赵如龙梗着脖子叫嚣道:“我爹当官的,勉勉强强混到个副厅,你们今天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保证不用天亮,老头子肯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们一锅端掉。” “呵,刚才不吓得哭爹喊娘吗?现在这么有义气?”陈六合失笑问道。 “陈大爷,也别把哥们看扁了,风紧扯呼是没错,但被逼到死胡同了,硬着头皮也得干啊。”赵如龙咋咋呼呼的说道。 “你演的戏我看到了,现在还是赶紧滚蛋吧,跟你老师一起先回去。”陈六合笑骂了一声说道,这家伙的小九九他哪里会不清楚? 想趁着这个机会表表衷心义气呢。 被看穿心思,赵如龙也不难为情,嘿嘿笑了两声,很不客气的屁颠颠退到沈清舞身旁。 陈六合回头道:“你们先回家,我等下就回去。”他对沈清舞说。 沈清舞也没什么波澜,她只是淡淡扫了眼王金彪,就点点头,抬头对秦墨浓道:“墨浓姐,我们走吧。” 秦墨浓都有点搞不清楚这兄妹两的相处方式了,明明一个比一个更在乎对方,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一点也不担心对方。 “真走?”秦墨浓问了句。 沈清舞点点头:“走吧,不会有事的。”秦墨浓这才推着沈清舞,走出了人群的合围圈,不忘回头多看了陈六合两眼。 “陈大爷,您多多保重,打不过就吱一声,也好提醒我们提前跑路。”赵如龙这个倒霉孩子丢下这句话,就飞一般的追上了沈清舞,生怕被留下来。 人走后,陈六合才笑吟吟的对王金彪道:“其实你跟我讲不讲道义,都没有什么区别和影响,即便她们在这里,你们也动不了她们一根头发。” “能不能保护她们是你的事情,放不放她们走,是我的事情。”王金彪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道:“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速战速决,晚饭没吃太饱,有点饿,还赶着回家下面条!” “进胡同?毕竟在大街上人多眼杂,今晚总要死人和见血,太扎眼不好。”王金彪舔了舔嘴唇说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要死人的事情还是别太高调。”说着话,陈六合率先走进了阴暗的胡同内。 “留一半人在外面给我守着,一半人跟我进去。”王金彪阴冷的目光在小弟的身上一扫,很快就分出了一部分人,带着走进了胡同。 “给我剁了他!”刚进胡同,王金彪就凶怒的挥了挥开山刀,身后那些小弟也都是跟着他久经沙场的狠角色,当即就跟一群饿狼似的向陈六合冲了过去。 看着二十多人气势汹汹的挥着砍刀一窝蜂冲来,陈六合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悠悠然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就在等着他们到来。 就在他想着,今晚到底要不要留活口的时候,突然,眼前的形势发生了一个惊掉眼球且出人意外的转变。 只见落在人群最后的王金彪徒然挥动砍刀斩下,把他身前的一个“自己人”砍翻在地,鲜血都溅了他一脸,但他不为所动,脸上的凶狠劲更是毕露无疑。 “给我砍死他们!”王金彪大吼一声,猛然间,那二十多个手持砍刀的壮汉中,有一半左右的人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般,直接调转了刀口,在人群中有目的性的寻找着目标砍去。 这一幕转变得太突然了,也让人毫无防备,那十几个壮汉还没搞清楚怎么个情况,就被人一刀刀的砍翻在地,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因为他们的脑子都是蒙的,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在转瞬之间,就被自家兄弟刀口相向。 陈六合也是被惊了个莫名其妙,他满脸古怪的看着眼前的血腥场面,没有动弹,眼神扫到正在疯狂挥刀,一连斩下三四人、显得异常勇猛的王金彪时,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眼中闪烁着莫名神采,似乎在琢磨这家伙玩的是哪一出。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地下就淌满了鲜血,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当中,很是难闻,而地下,也倒了十多个人。 王金彪面色阴鸷的一刀扎下,把身前一人刺了个透心凉,好不眨眼的环视了一圈,发现没有漏网之鱼后,他在露出了一个阴阴的笑容。 一步步上前,来到陈六合面前,王金彪的表情仍旧阴鸷,他道:“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吗?” 陈六合悠悠然的掏出一根烟,是苏小白那家伙孝敬上来的特供熊猫,没有散给王金彪,他自己点燃,吸了口,笑道:“你这是玩的哪一出?连我的思维都快跟不上你的节奏了,恕我眼拙,看不出来。” “看没看出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没有受到伤害,我们两之间也没结仇结怨。”王金彪冷漠的说道。 吐出一个烟圈,陈六合笑了,笑得耐人寻味,他似乎有点琢磨透彻了。 “老大,你......你这是干什么?你疯了吗?”这时,一个黑衣青年站在王金彪的身后惊呼道,他满你连的惊骇之色,显然也没料到事态的发展。 “有什么不对?”王金彪回头看了对方一眼,被王金彪一看,他的身体顿时吓了个哆嗦,咽了咽口水,他低声道:“大哥,你事先安排了这一出,怎么都不跟我打个招呼?这可都是跟我们出生入死的兄弟啊,就这么被自己人剁了?” “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要事先跟你打招呼?”王金彪冷冰冰的说道。 “呃......老大,你到底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这可是乔大少交代下来的死任务,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乔大少怪罪下来吗?”青年失声道。 王金彪没回答,而是问道:“你跟了我多久?” “五......五年。”青年呐呐回答,不明白为何有这一问。 王金彪点点头:“五年,我把你从一个地痞流氓带到今天这个地位,有钱有车有房还有玩不完的女人,你又是怎么报达我的?” 话音一落下,王金彪猛的一个前夸,手中的开山刀毫无征兆的扎进了对方的腹部,狠狠一捅,青年的表情都定格了,惊恐交错。 ---- 我擦,怎么鲜花还被越甩越远了......顶起来啊,胸弟们,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