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勾心斗角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818章 勾心斗角

“靠!可是你现在在拿我当枪使,这样就好吗?”陈六合狠狠等着杜月妃,无比愤懑的说道。 “陈六合,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从头至尾,你都是自愿充当这把枪的!我可曾逼过你?” 杜月妃笑吟吟的说道:“没有吧?你再想想,你在中海得到了多少?得到的越多所要承担的风险与压力就越大,这很公平!” “你现在在中海站稳脚跟了,就想让我杜月妃替你冲锋陷阵?你的如意算盘打的未免也太好了一些!不过你想这般利用我,显然我的智商不如你想象中的那般低劣。” 杜月妃话语平缓无波,云淡风轻,嘴角还挂着些许轻微的嗤笑! 听到杜月妃的话,陈六合差点没被憋出内伤来,只感觉眼前这个娘们太难缠了! 他陈六合把局势看得透彻,杜月妃把局势看得更透彻,心思缜密到了极点,想让这个娘们多付出一份,显然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沉凝了半响,陈六合苦笑的哀叹了一声,恼火道:“跟一个聪明人在一起谈话,真是让人头疼啊!特别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所以,收你你的小心思吧,陈六合。”杜月妃淡淡说道。 陈六合不甘心的说道:“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别忘了,我们两现在是合作伙伴,我们共同的目的是打掉黄家!这对我们都有着极大好处!”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而且时刻都很清楚!” 杜月妃很坦然的承认,旋即话锋一转,又道:“但是,黄家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不能盲目冲击!一旦尺度没把握好,把中海搞得乌烟瘴气,这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 陈六合气笑了,道:“说来说去,你这娘们就是想继续躲在身后坐山观虎斗,巴不得我跟黄家都得个两败俱伤,然后你好坐收鱼翁呗?” 陈六合忿忿:“杜月妃,你就算抱着这样的想法,能不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你就不怕把我惹火了,我心里记恨你?” “你敢吗?”杜月妃不以为然的斜睨了陈六合一眼:“你要是敢的话,你今晚就可以滚出中海了!” 陈六合被呛的胸口发闷,当真有喷出一口老血的冲动,他只感觉跟杜月妃对话,很可能有被活活气死的几率。 “陈六合,大家都是狼,不用装绵羊!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清楚!”杜月妃说道,始终气定神闲,稳坐钓鱼台,一点也没有因为两人间的言语相冲而出现剑拔弩张的意思。 “那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不能给黄家造成根基动摇的冲击,所有的一切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陈六合盯着杜月妃说道:“而在中海,能有这种能量和本事的,也就只有你杜月妃有这个实力!你不出手,我们的共识很难达成!黄家仍旧不会出现太大危难!” 杜月妃深深看了陈六合一眼:“你还知道我在中海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我还以为,你会觉得你战力恐怖,就可以为所欲为呢。” “我从来就没有这么觉得,有些时候,实力再强,也派不上决定性的作用。”陈六合很坦诚的说道,心中的憋屈跟窝火只能抑制下来,隐忍不发。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杜月妃冷笑的说道。 陈六合深吸了口气,再问:“说吧,现在可以透个底了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迟迟按兵不动,有什么考量?” “我希望我们两之间,是金诚合作,只有这样才能金石为开。” 陈六合正色说道:“如果一旦我出现了危机,对你恐怕也不是一件好事,没了我这根搅屎棍,中海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你跟黄家平分秋色,乃至略逊半筹!” “这样的发展事态对你可不好!持续下去,你逃避不了被黄家打压甚至蚕食的下场!”陈六合盯着杜月妃说道。 “这点我自然也清楚!但我并不是不想动手!只不过现在时机还不到罢了!” 杜月妃轻描淡写的说道:“一旦我动,我们就必定要有着能把黄家一举击垮的能力,决不能给黄家多余的喘息时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而显然,现在还不是时机!凭我一个杜月妃,想让黄家覆灭?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即便再加上你一个陈六合,想做到这点也不可能!” 杜月妃说道:“黄家在中海的根深蒂固以及底蕴,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想把他连根拔起,必须要占据很多有力因素才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如果不能一鼓作气打掉黄家!那么我们就算费了再大的力气,到最后也只会成为雷声大雨点小的热闹笑话而已!这点就得不偿失了,还要为此承担风险,划不来!” 杜月妃道,她心里的算盘,一直都打的比任何人都精明! 人情上,她可以一个个的卖给陈六合,可一旦牵扯到能直接影响她地位与现状的关键性问题,她绝不会鲁莽行事。 “那按照你的说法,什么时候才是时机?” 陈六合冷笑道:“你未免小心谨慎的过头了一些吧?巨大的利益必然是存在巨大的风险!这个世界得失并存,在这一点上,一直都很公道!” “你这边又想吞掉黄家,坐上中海的头把交椅,那边又不愿承担任何风险?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天上掉馅饼下来吗?”陈六合嗤笑连连。 杜月妃仍旧云淡风轻的坐在那里,对陈六合的嘲讽与嗤笑不温不火。 她道:“局势我看得比你清楚,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动什么时候不该动!起码现在不该动!” “至于时机......”杜月妃沉凝了一下,说道:“那自然是等你陈六合真正拥有了资本的时候!到时候我们两方合力,吃掉黄家的可能性才大!” “你觉得我现在没有资本吗?”陈六合横了杜月妃一眼,一脸的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