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肺腑之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798章 肺腑之言

陈六合屁颠颠的跟在秦默书的身后,哈哈一笑的说道:“说的好像秦家的门槛有多高似的。” 陈六合厚颜无耻的说道:“哥们还就把话撂在这里了,我这个便宜女婿,秦家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你们秦家的门槛就算是一堵高墙,哥们也能爬进去!”陈六合说道。 秦默书拉开车门,哭笑不得的横了陈六合一眼,道:“脸皮还能不能再厚一点?真不知道墨浓到底看中你哪一点!” “所以说,秦家上下,唯独就只有我家墨浓最有眼光,天生慧眼,慧眼如炬!能在茫茫沧海中发现我这颗举世无双的明珠。”陈六合得意洋洋的钻进了副驾驶位置。 秦默书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去搭理陈六合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 车内一片沉默,陈六合翘着二郎腿在那闭目养神,那模样,完全就是一个二赖子,哪里有半点青年才俊的意思? 秦默书失笑的摇了摇头,对陈六合,当真有点难以评价的意思! 这是一个深不可测深如幽潭的家伙啊!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或许说的就是陈六合了!永远没有人敢对陈六合以貌取人! 秦默书细思了陈六合从出狱以来,这短短一年半不到的时间内所做的一切事情! 简直是细思极恐,身旁这个比他年纪还小了好几岁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足以让任何人都惊为天人的家伙! 短短时间内,他都做了些什么?都做到了些什么? 完成了一件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用最短的时间在杭城站稳脚跟,然后在长三角发展,更是把洪门都搅得天翻地覆,成为最大的赢家! 现在江浙地区与京南,这个家伙绝对可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资源几乎被他握尽手中! 来到中海还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让中海格局动荡风云变换了! 更是直接对黄家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试问,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放眼华夏,有几个人具备? 恐怕除了陈六合之外,很难再找出第二个了吧? 陈六合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创造奇迹的一把好手,不可置信的代名词! 每一次遇到危机,世人恐怕都以为陈六合必定栽倒! 可他就跟一个不倒翁一样,一次次在世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牢牢站立着,并且愈挫愈勇,越来越强! 直到现在,再没有一个人敢对他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小觑! 论谁提起陈六合这一年多所做出来的事情,都会感到匪夷所思吧? 简直可以著作成一本厚厚的传奇史!说他是一个传奇人物,也不为过! 就连家里的老头子,偶尔提起陈六合的时候,眼中都会闪烁出极度赞许的目光,就凭这一点,足以看出陈六合有多惊艳了! 曾经在京城老一辈口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当真不参杂丝毫水分啊! 生孙当如陈六合,有此一孙不枉生! “陈六合,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挺好奇,以后你能走到哪一步了!真到了北上入京的那天,又能造成多大的轰动!”心生感慨,秦默书由衷的说道。 他对陈六合,内心是充满了惊叹与钦佩的,至少他自己认为,十个秦默书,恐怕都比不上一个陈六合吧...... 陈六合缓缓睁开了眼睛,斜睨了秦默书一眼,笑道:“好奇啊?那就睁大眼睛看着嘛,反正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北边那座古城,我肯定是要回去的!” “我挺担心的,九死一生啊。”秦默书说道:“其实有时候,我倒是想让墨浓劝劝你,让你别执念太深了!活着不比什么都强吗?” “活着是很好,但活着的等人总得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陈六合从来就不是个容易认输的人,更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人,更不会让老沈家吃亏!就算死,我的墓地也一定是在京城!” 秦默书摇摇头道:“你这个人啊,自私也无私,让人钦佩也让人痛恨,真的很难说你是好,还是不好,一个非常矛盾的人,唉.......” 陈六合歪过头,道:“怎么说?” “说你自私,是因为你可以不用在乎任何关心你的人的感受,执意要去做一件几乎世人都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乃至可能搭上自己的小命!这一点是自私,也让人痛恨!” 秦默书道:“说你无私,是因为,你可以为了沈家的名誉与招牌,不顾一切不惧艰险荆棘的迎难直上,甚至不惜赌上自己的小命,也要让沈家风光无限!” “这一点,是无私,让人钦佩!”秦默书道:“这样的你,还不矛盾吗?” 听到这种评价,陈六合笑了起来,笑得无比灿烂,但看上去又有些自嘲。 陈六合说道:“人呐,活着本来就难,我常说,有所为有所不为!” “特别是个大老爷们,就该顶天立地!我活着,若连自家的天都撑不起来,我还活着干嘛?” 陈六合砸吧这嘴唇,慢悠悠的说道:“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这辈子,就哭过三次。” “第一次,是我爷爷临终的那天!第二次,是我看到我小妹坐在轮椅上的那天!第三次,是我第一次抱着我爷爷灵牌忏悔的那一天!” 陈六合说道:“这三次,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嚎啕大哭!” 说着话,陈六合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掏出了兜里的烟,点燃,狠狠吸了口。 才说道:“前两次,我都没能陪伴在我最在乎的人身边,我无法帮他们抗下任何风雨!这种悔恨,会让我这辈子都无法赎罪!”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什么?”陈六合看着秦默书,道:“你告诉我!这个仇,我该不该报?该死的人,该不该死?” 饶是秦默书听到陈六合这席发自肺腑的话,抓着方向盘的手掌都禁不住用力了起来。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他似乎能清晰的感受到陈六合内心的痛苦与无奈! 还有那万丈难言的怒火与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