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 栽了也认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797章 栽了也认命

“说不定,他这是在为黄家准备一个惊天阴谋,这样做,是为了引黄家入网?”曹老不确定的说道。 杜月妃洒然一笑:“也只能这样想了!我们两都一样,不相信陈六合有斩杀张天旋的本事!所以只能但愿陈六合不是真的在发疯!” 沉凝了一下,杜月妃开口道:“按照陈六合的意思去做吧,把消息传给黄家!” “至于其他的,我们就不必多管了!路是陈六合自己走的,真是自寻死路,也不得怨天尤人!” 杜月妃轻声说道:“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但愿不是惊吓......” ...... 陈六合的出院,自然不可能是冷冷清清的画面! 朱晴空跟王江巍早就在中海最豪华的酒店,准备了最丰盛的一桌酒席,为陈六合接风洗尘去去晦气! 正临午时,刚刚从单位下班的秦默书自然也是冲冲赶来。 打量着神清气爽精神头十足的陈六合,秦默书一拳锤在了陈六合的肩膀上,笑道:“你小子,真是铁打的身子啊!这么快就出院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里头躺个一年半载呢。” 陈六合哈哈一笑,回了一拳过去,旋即又跟朱晴空与王江巍拥抱了一下。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赤足帮事件后,陈六合跟朱晴空和王江巍这两位中海顶级公子的关系,是越走越近,两者之间俨然已经有了牵连! 再加上秦默书的关系在内,就更加不必多说了,这两个资源,陈六合算是彻底掌握在了手中,能成为他以后在中海很重要的王牌! 今天这顿午宴,陈六合多了个心眼,把蓝海星也喊了过来。 蓝海星虽然是中原省的顶级公子爷,但在中海,顶多只能算的上的二流拔尖! 猛的跟朱晴空、王江巍这种级别的公子哥接触,自然是兴奋不已,心中对陈六合也是多了几分感恩戴德的意思! 要知道,这就是圈子,这就是资源,一旦攀附上了,以后的路就好走多了! 饭桌上,自然是气氛热闹其热融融,蓝海星也没有丝毫拘禁,很快就跟朱晴空与王江巍还有秦默书三人混熟了! 蓝海星好歹也是家世背景雄厚的人,在这个饭桌上,至少身位和气势不会弱了下乘! 他现在可是万分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甚至都有点感激苏婉玥把陈六合带到他的圈子当中,不然他跟陈六合这个善于长袖善舞的大魔王,还真的不可能有所交集! 蓝海星现在也有种预感,只要牢牢抓住陈六合这根线,以后可能还会出现更大的惊喜! 酒足饭饱,已经有些醉醺醺的蓝海星跟陈六合勾肩搭背,聊得热火朝天。 陈六合较有兴趣的问道:“我一直很好奇,在中原省如日中天的你,干嘛不在那里作威作福,跑到中海来受什么窝囊气?” 蓝海星笑道:“人嘛,总是往高处走的!中原省是大,但相比起中海这个经济中心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股子的规格!” “况且在中原省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成天的前呼后拥,不可一世,未免太过无趣。”蓝海星说道。 闻言,陈六合笑了起来,道:“你倒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看样子野心还不小!怎么?想当纨绔中的极品?” “哈哈,这话还真说对了,不走出来,我永远也就只能窝在中原省。”蓝海星道。 陈六合笑着点了点头,忽然又问了句:“杨智群最近怎么样了?还怪我?” 说起这个杨智群,陈六合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愧疚的! 蛟龙会的事情以及他二叔杨家胜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陈六合先有负于他! 听闻,蓝海星整了整神色,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道:“六哥有心了,难得心里还挂念智群的感受!不过我觉得你做的没错,归根究底,还是他二叔自毁自误,生活总是这么操~蛋的!” “放心吧六哥,智群会想通的,有些事情,时间一长,也就明朗了。”蓝海星道。 陈六合失笑了一声,道:“看样子杨公子还是过不去这道坎了?也实属正常!” 顿了顿,陈六合说道:“这样,杨智群那边呢,你给只眼睛多照看一下,能有什么好处给他,就多给一些,他若是想进入中海纨绔的顶层圈子,你拉他一把就是了。” 蓝海星对陈六合不由的更加敬佩三分了,点头道:“这点六哥尽可能放心。” 陈六合点点头,便没再说什么了! 这样做,倒不是说陈六合有多妇人之仁,只不过是不想让人寒心罢了,杨智群的初衷,是为了帮他陈六合,这一点,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饭后,一行人散场离开,临别前,朱晴空跟王江巍两人对陈六合说道:“六合,近段时间慕容青峰的态度有些让人琢磨不透啊,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要多注意一些,别让慕容青峰给使了阴招!” 王江巍说道:“慕容家的实力,不论是在中海还是在京城,都是毋庸置疑的!你切不可掉以轻心!” 陈六合笑着点点头,道:“我心里有数的,不必担心。我比任何人都了解青峰,我不怕他跟我玩什么阴谋诡计,即便有一天真的会栽在他手下,我也认命。” 闻言,几人都是一楞,朱晴空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看样子你们两之间,还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情仇啊!” “好了,既然你清楚,那我们也就不多嘴了,散了,下次再聚。”朱晴空摆摆手,率先离开,王江巍也跟着走了! 蓝海星同样也后脚离开,转眼,就还剩下陈六合跟秦默书! “走吧,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我送你。”滴酒未沾的秦默书对陈六合没好奇的说道。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道:“我说大舅哥,咱好歹是一家人,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温柔点?你怎么就没有墨浓一半的贤良温柔呢?” “少在那油腔滑调,先进了我秦家的们再说一家人吧。”秦默书笑骂了一句。

上一篇   第1796章 狂到极致

下一篇   第1798章 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