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6章 我揍人,你背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76章 我揍人,你背锅!

“先生,这里是公共场合,请您注意下您的言行举止。”很快,酒店的服务生和保安就连忙赶了过来,一个挂着经理胸牌的青年男子说道。 陈六合不为所动的扫了他们一眼:“你们这帮孙子现在出来的倒是很快,刚才这混球在欺负人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积极?难不成你们也会狗眼看人低?看到这混球一身名牌不好惹,就睁只眼闭只眼,看到他被揍,就要出头?” “先生,您的心请我们能理解,但这里是公共场合,还请您不要大动干戈。”经理蹙眉的说道。 陈六合摇摇头,道:“今天别说你们这几个小喽啰,就算是喜来登的老板站在我面前都不好使,这事儿你们管不了,最好就不要管了。” “先生,人也被你打了,现在停手你也不吃亏吧?你要是不听劝告的话,可别怪我们采取强制措施了,总之我们不允许在我们的餐厅发生任何暴力事件。”经理的态度也渐渐变得强硬了起来。 “人呢,我今天是揍定了,至于你们想怎么办,那是你们的事情,请随意。要我说,开始你们不派人来制止,那就最好当个旁观者,别自找麻烦。”陈六合道。 经理眉头深蹙,脸色不悦,对身后的保安道:“这位贵宾有些不冷静,你们先把他带出去,以免打扰了其他客人用餐。” “先生,走吧。”两名保安伸手去架陈六合,只见陈六合双足不动,双臂随意一摆,两名保安就无比狼狈的摔倒在地,他们自己都没搞清楚什么头脑。 “这是暴力行凶,报警,让警察来处理。”经理对手下服务员说道,反正他已经出面干预了这件事情,如果干预不了,他也没办法,反正有监控,到时候真出了什么大事件,他们餐厅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 陈六合无所谓的耸耸肩,再次看向章鑫,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缓劲,章鑫总算是头脑清醒了一些,他用力拍了拍疼痛迷糊的脑袋,一双眼睛重新聚焦,无比怨毒的看着陈六合:“王八蛋,你敢动我?” 陈六合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笑吟吟道:“我会让你知道,今天我不但敢动你,我还敢玩死你!”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爸是厅级局长一把手,你动了我,我让你掉脑袋!”章鑫恶狠狠的怒吼道,他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简直让他怒火中烧。 放在一分钟之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陈六合这样的人敢对他动手,而且还下手这么狠,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惊怒交加的同时还有些无法接受。 “你爸就算是天王老子,今天在我这里也不管用!”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笑容森寒可怖,如一把冰锥,直刺人心。 陈六合一步步向章鑫走去,章鑫神情变得有些恐慌,他双手撑地,慌忙的爬了起来,身体紧紧贴着透明玻璃墙,说道:“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我劝你最好能冷静一点,动了我,你真的会死,你在我面前就是只蝼蚁,分分钟能踩死的蝼蚁!” 陈六合嘴角含笑的点点头,忽然,他停住了脚步,当然,他并不是被章鑫的话吓到了,在他心里,章鑫敢对沈清舞不敬,说出那两个他最无法容忍的词语,就已经是不可原谅了,没有什么外在因数能让他压下心中的杀意与怒火。 他转头看了眼神情复杂的秦墨浓,轻描淡写的问道:“这算不算是为你出头?虽然动手的原因跟你无关,但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却都跟你息息相关。” 陈六合这话说的很直接,秦墨浓也没生气,她审视了陈六合几秒钟,才点点头,道:“算吧。” “那好,给句敞亮话,这口锅你能不能背得起,今晚我又可以怎么玩?又能玩到什么程度?”陈六合笑问,这话说的很明白,其中意思就是人我来揍,这口气我来帮你出,但这口锅,需要你来背。 他相信秦墨浓能体会到其中含义。 “如果我现在说就这样算了,你会不会跟我走?”秦墨浓问道,她终究是为人师表,少不了宅心仁厚,没有陈六合身上的那股子铁血与狠辣。 “不可能。”陈六合直接摇头。 秦墨浓叹了一声,毫不意外的点点头,说道:“那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觉得,他罪不至死。” 得到这个回答,陈六合还算满意,没有再说什么,神经质的一脚踹出,让措不及防的章鑫脸色登时变成了茄紫色,捂着腹部疯狂干呕,跪在地下把晚上吃的饭全都吐出来了。 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走上前,一把拽起了他的头发,把他拉到近前,轻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些背景,就没人敢动你了?以为自己有个还算不错的老子就足以横行无忌的对吗?” 陈六合摇着头,道:“知不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跟个怂包一样任你凶斥?并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你这样的二世主我见了太多,已经麻木,也从没把你们这样的人太放在眼里过,所以没那闲心跟你一般见识,因为无趣。” “本来你这样的人我是不愿搭理的,即便踩了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感,本来你和秦墨浓之间的事情我也不会参与的,因为那跟我也没半毛钱关系,就算你今晚套个麻袋把她掳到哪个荒郊野外去霸王硬上弓,我都可以当做没看见。” 说道这里,陈六合的神情忽然变得阴狠了起来,他眯着眼睛,杀气凛凛:“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火烧到我小妹的头上,你没有资格对她评头论足,说出了你不该说的话,触碰到了你碰不起的红线,你的下场将会很惨!” 话音刚落,陈六合就猛然把章鑫的脑袋撞击在了钢化玻璃上。 “咚”的一声沉闷且厚重,让人的心都随之一颤,感觉那钢化玻璃都在震动,好像要被这巨大的撞击力给撞裂了一般。 而章鑫,就更不用说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裂开,鲜血如泉水般的流淌而下。